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58章 飞了……

“你开车能喝酒吗!”金月是好孩子,但她属于被洪涛污染过、但是没污染入骨的好孩子,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这个坏小子就骗金月喝过啤酒。
“哎,那、那我吃什么啊?”孙丽丽脸都绿了,被男人如此无情的抛弃,哪怕是两个人之间根本没啥,她也难受。
“大街上那么多馆子,吃啥都成!”洪涛连头都没回,拉着金月就往停车的方向走。
这顿饭吃得非常圆满,宾主双方频频举杯,欢笑声时不时从贴着窗户纸的房子里传出,让老板继续上酒的喊声也不止响了一次。两个儿时的玩伴时隔十多年又再次聚首,自然是有说不完的回忆、讲不够的现在。洪涛还少有的说了两个多小时的实话,没再信口开河,而是很谨慎、很负责任的借着聊天的机会,把自己的现状都给金月说了一遍。然后又从金月的言谈中大概把她目前的状况也给搞清楚了。
“你又乱说,谁是你女朋友啦!要不叫你同事一起去吃饭吧,麦当劳也不远,路口就是。”金月倒是没当着洪涛的面儿反驳什么,等孙丽丽和*图*书走了之后才隔着衣服在洪涛胳膊上使劲儿捏了一把以示不满。
“这是谁啊?你女朋友?”孙丽丽出现的很不是时候,这时金月正用手指头弹洪涛脑门呢,以惩戒他说谎。洪涛则是一脸呆萌的德性,好像挨一下弹是多么舒服的事情。这种场面孙丽丽能看懂,也很纳闷,自己刚进去挑了几张CD盘,洪涛就在外面得手啦?还是个质量很不错的女孩,这也太神奇了吧!
“这是饭馆?”金月到底还是没抗住洪涛那张嘴,被他给忽悠到了讲礼村,一进院子就有点蒙圈,她还是头一次到这种地方吃饭,看着哪儿都新鲜。
这家驴肉馆在当地很有名,但是规模并不大,而且还不是标准意义上的饭馆,更像一座农家院。天气好的时候就在院子的葡萄架下开桌,赶上坏天气搬进屋里也很有农家特色。在九十年代农家院还没有兴起,因为私家车还不多,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城市居民无法快捷抵达郊区的村镇。如果为了吃一顿饭,全家人天不亮就起来坐长途车,吃完了再踩着落http://www•hetushu.com日的余晖挤车回来,那就不是郊游了放松了,那叫一家子百分百纯度的吃货!
“那、那我怎么回去啊!”孙丽丽还不死心,又找出一个留住洪涛的理由。
“祝你有个幸福的未来……哥哥我还不如你呢,还得去接着找啊!”一段还没燃起来的情,只冒了两个多小时的烟,就连一点儿火苗都没了,就好像那几瓶啤酒不是喝到肚子里去了,而是全都浇在了心头。
“必须是,他们家的驴肉可好吃了。蒋老板,还有房间没?给来一个,带皮红烧驴肉、炒驴脑、卤驴肉、葱爆驴肉都要,再弄两个素菜,您看着办吧。对了,啤酒来一瓶不?”洪涛和金月来的还挺是时候,今天吃饭的人不多,于是就要了一个房间,然后把他上次和吴逸夫吃的菜名报出来几个,都是这里的拿手菜。
“少喝点没事儿,我的车是单位的,通行证特殊,一般交警不查。蒋老板,再来四瓶啤酒,不要凉的!”一看金月没拒绝,洪涛乐了,只要喝酒,这件事儿就好办了。倒不是想把金和*图*书月灌醉,而是人一喝酒话就多,话说多了自然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多。洪涛不怕话多的,就怕那种闷葫芦一样的女孩子,有啥她们都不说,顶多是拿眼神瞟你,让你猜,太费心思。
最终金月也没拗过他这个赖皮赖脸的作风,小手还是被他给拉上了,可惜没走五十米还得撒开,上车了。洪涛才不想去吃什么麦当劳,倒不是味道不喜欢,而是快餐这两个字儿太犯忌。现在他是千方百计的得和金月多待会儿、多聊聊,快餐显然不符合这种需求。所以吃饭的地方不仅要慢,还得远!最好连公交车和地铁都没有,这样吃完饭就得自己接着送她回家。古人说的好,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嘛!
这样的馆子有吗?必须有,洪涛就知道一家。它在北郊昌平,那里有个讲礼村,村里有一家讲礼驴肉馆,能做驴肉全席。这家馆子是吴逸夫带自己来的,他那个大吃货脑子全是饭馆地址,而且生命不息探索不止,对吃的热衷程度仅次于呼吸,为了一口吃不惜开车跑上百公里品尝。
“三个字儿,出租车!”洪涛依hetushu.com旧没回头,伸出三根手指头冲后摇了摇。
“你未嫁我未娶,不就是女朋友嘛!她还有其它工作要去做,走,拉着手走,这样比较亲密。”洪涛现在眼里已经没谁了,就像一条饿极了的野狗,咬上一块肉就不撒嘴,尤其是一块肥肉!
“幸亏不是冰镇的,哥们我还挺得住!”不过洪涛很会安慰自己,最后看了一眼金月走进楼群的背影,重新又把车发动了起来。不管自己高兴不高兴,生活还得继续,工作还得接着干。现在已经快下午四点了,如果抓点紧估计还能找到邱老板的那位大侠亲戚,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收获点惊喜,也好弥补弥补自己这颗哇凉哇凉的心。
洪涛觉得这个讲礼驴肉馆就很符合自己的需求,它虽然在郊区,但是离市区并不太远,尤其是市区北部就更近了。从新街口走,上二环出了德胜门,沿着新修的八达岭高速向北,半个小时就到了。自己和金月一边开车一边聊聊这些年的经历,转眼儿就到,根本感觉不出远。
“我……我!你等着,我饶不了你!”孙丽丽彻底绝望了,咬牙切www.hetushu.com齿的在原地一跺脚,吃力的提起两兜子影碟去路边拦出租车了。
“唉……知道那么多图什么啊,平添烦恼!”可惜对金月了解得越透彻,洪涛的心里就越凉。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是她的同事,每天朝夕相处不说,人家还有个当副局长的爹,还是金月的大学同学,想横刀夺爱的机会很渺茫。再说了,洪涛也不乐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就算拼死拼活的抢过来了又如何?这时候两个人还能平等相处、互相理解吗?这时古人又云了,强扭的瓜不甜!
“啊!哦,对,我女朋友,亲的!金月,这是我同事,影碟真是给单位买的,不过不是卫星公司,是我兼职的另一个单位。对了,咱们光顾着聊天,这大中午的,走,我请你吃饭,你点地儿,哪儿都成,哥哥我啥都缺,就是不缺钱!孙主管啊,今天的采购就到这儿吧,我女朋友都来了,你和张总说一声,我请假半天!”看到孙丽丽那张表情很不善的脸,洪涛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位在呢。但现在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有了金月这个主攻目标,孙丽丽是谁?我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