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64章 还是梦

“哎呀,还是自己家舒服啊!”往沙发上一躺,连洗澡的兴致都没了,别看在单位里又唱又跳的啥事儿没有,但是一闲下来,浑身都累,眼皮不由自主的就打架。
至于说张媛媛会给自己派一个什么样的副手,现在根本不用想,爱派谁派谁。有了那个梦境的提示,自己不会再和任何人较劲儿了,如果学得快,自己就早点让出位置,要是学得慢就没辙了,不是自己不教。
“哈哈哈哈……洪大主管,你可是真让我意外啊!这舞跳的够味儿,没想到你的腰还挺软。来来来让姐姐摸摸,肚子上的腹肌呢,哈哈哈哈哈……”还没等头脑进入分析模式,控制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撞开,随着一阵放肆的笑声,满脸通红的张媛媛被孙丽丽和几个女孩子簇拥着跑了进来,一边给予了洪涛高度的评价,一边一屁股坐到了洪涛的大腿上,伸手就往工作服里摸。
“我操!大海!这是哪儿啊?”
八千块!这对洪涛来说也算是笔巨款了,忙活一年也不一定能捞和_图_书到一笔大的,上个月虽然在赌桌上损失了一大笔,但这不就赚回来了嘛,不光不赔还有富裕呢。再加上买光碟的回扣五千块,不算工资自己就已经迈上了年薪过万的阶层,可喜可贺!
进了自己的家,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子淡淡的霉味儿,也不是有东西发霉了,老房子如果好几天没有人住就会积攒下来这么一股子味道。不过洪涛并不在意,他挺喜欢这种味道的,就像是家的味道。
“怎么又是她!到真别说,女警穿上低胸礼服还真有点味道。不过我干嘛要给她跳脱衣舞呢?我和她很熟吗?为了逗她笑站在大雨里给她跳脱衣舞!!!”
此时洪涛没想去和别人一起庆祝,而是把自己的脏衣服收拾了收拾,悄悄的从后门消防梯溜下楼,开上车回家了。整套灯光音响设备初步算是调整完成了,再细节的地方还需要几天,但不急于这一时。自己也忙了快一个月,该好好休息两天了,有劳有逸嘛,等自己休息够了m•hetushu•com再回去进行最后的微调工作,然后就等着开业了。
“喝个屁!你们搞这么大动静傻子都能听见,连二楼的餐厅服务员都上来了。她们也累了快一个月了,今天就算让她们放松一下吧。你这个戏演得不错,我就是跟着你一起演的,怎么样,演得好不好?哎呀,我还真摸到腹肌啦,哈哈哈哈,走吧,让洪扒皮休息会儿,他还得调试设备呢,疯一会儿就成了啊,别没完没了。”张媛媛也假装和洪涛搂在一起,然后凑在他耳朵边上交代了几句。但脸上的神情一点都不像演的,那叫一个勾人,大眼睛里真是水汪汪的,这基本功,没谁了。
“啊!救命啊!”夜深人静的后海边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瞬间就有好几家窗户亮起了灯光,接着就有人影从不同的院落里走了出来。
“我操!这闪电都快赶上大树粗细了,也不知道人世间是谁缺德事儿干得太多,招惹上天如此发怒。嘶……你?怎么又是你!你干嘛咬我耳朵啊!别咬www.hetushu.com啦,闪电是来劈你的,你个二货!想死别拉着我一起垫背啊!”
“这尼玛是我的工资,红包在哪儿呐!!!”人都出门半天了,洪涛才反应过来,什么红包啊,自己又让他们这两个老家伙给忽悠了。
“不成,我也得摸摸……你让她摸,为啥我不成……”别的女孩子都笑呵呵的跟着张媛媛往外走去,顶多是冲洪涛做个鬼脸,唯有孙丽丽胆子大,也窜上来坐在洪涛腿上,把手伸进了工作服里。洪涛想拦,但让她这一问也没法拦了,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啊,摸就摸吧,反正也不掉肉,脱衣舞都演了,还不让摸了?这不符合逻辑啊。
“张总,您这是喝了吧?”如果要是别人,洪涛早就把她捏着脖子拎起来照屁股上来一脚了,但是对张媛媛就不能这么粗暴,她好歹也是自己老板,而且还当着其他员工的面儿。但是提醒得有,小声先在她耳边问问。
“哎呦,洪涛啊,你今天是金榜题名加洞房花烛啊,而且新娘还不是一个,是一大堆。来,这是和图书我们哥俩的红包,先恭喜了啊。设备效果不错,真是一分钱一分货。你也没白受累,在这儿好好享福吧,我们哥俩是没这个福气,一身骨头都快散了,这帮子小丫头片子可真能折腾。”孙丽丽还没走呢,汪建新和吴逸夫也进来了,一头一脸的汗,但精神挺好,一看就是还没玩透。还没等洪涛出口解释刚才的怪异行径,吴逸夫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一副你别说,我们都懂的表情,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放到了桌子上,又带着一脸奸笑和汪建新走了。
冷是自然的,因为洪涛进屋的时候为了放一放霉味儿把窗户打开了,现在都快11月份了,晚上的京都气温只有六七度,他躺在沙发上睡觉又没盖被子,让小风吹得都快缩成一团儿了。
这个脸可丢大了,虽然刚才就如同在梦里一般,可是发生了什么却一清二楚。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洪涛还是强打精神报了个幕,然后从窗台上蹦下来,先把墙上的工作服套上,这才点了一根烟坐下来好好琢磨琢磨自己刚http://www.hetushu.com才到底是怎么了。玩得再疯也不该去脱衣服啊,这尼玛不是自己的一贯作风,不该是看着别人疯自己偷偷乐嘛?而且刚才那些动作自己以前也没练过,怎么就和以前学过一样,做的那么顺畅呢?
“……免费表演到此结束,续集请晚上带着钱找我继续。”这种状态只持续了几分钟,然后洪涛就醒了过来,让窗口的小风一吹,立刻发现自己都快脱光了。
“洪涛,干了这杯酒,往后再想看见张姐我你就得去爱尔兰了。自己好好混吧,说不定哪天我叫你去那边帮我继续撑场子,咱们也挣一次英镑花花,哈哈哈哈……”
不过他的脸倒是红扑扑的,甚至还有点病态的感觉,表情更是怪异,一会儿笑逐颜开、一会儿又呲牙咧嘴、有时候两只手还不停的凭空抓着什么,这个觉睡的都快赶上哑剧了。
冷!湿漉漉的冷!洪涛忍不住把身体缩成了一团儿,可依旧无法阻挡透骨的寒意。下雨了?怪不得这么冷呢,深秋的雨,不冷才怪。不对,这雨也太大了吧,怎么床还晃晃悠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