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67章 上门服务

“姑娘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刘奶奶没有进院的打算,还把拐杖也收了回去。有孙丽丽在,她觉得没必要深入虎穴,就能完成任务了。
“咱们那儿有厨师点菜你还经常叫外卖呢,你敢说你不爱吃?其实爱吃也没事儿,没人笑话你,你还怕笑话?”孙丽丽觉得洪涛百分百是在说谎,而且是睁着眼说瞎话,自己明明看见了,他却不承认。
“铃铃铃……铃铃铃……”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了很久,洪涛才算是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重感冒真的很难受,能睡一会儿也算是享受了。可他的气还没喘匀呢,院子里的电铃就开始叫唤上了,一声接着一声,催命一样。
“你又不是不抽烟,哪儿那么多事儿啊!来,让我看看,都带什么了。”洪涛不打算再和她废话下去了,伸手拿过纸袋子,里面真是麦当劳的外卖,还热乎着呢。自己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没吃东西,肚子饿得叫唤好几次了,先吃了再说吧。
“你不是属猪的吗?什么时候属鼠啦?……这位姑和图书娘是?”刘奶奶既然已经发现了敌情,那自然是不能放过的,人虽然站在门外,但拐杖却越过了门槛。这是防备洪涛关院门的招数,都是老战士啊,作战经验嗷嗷丰富。
“对,她是日本人,小鬼子的后代。您不是一直说当年没少挨小鬼子欺负嘛,我就琢磨着如何给您报仇呢。看见不?我打算把她娶回来,一天打三顿,让您老这个晚年啊,就在她的哭声中幸福的度过。但是今天不成了,我病了,胳膊还不利落,等我养好伤就是她的末日,您老就请好吧啊,回见!”
“孙子才爱吃这个玩意呢!不饿谁吃它啊!”洪涛指天发誓,真不是自己口味独特。
“孙奶奶,您这又是要干吗?要不给您打辆车把烘干机拉走,我吊着一只胳膊还发烧,您还有心情逼着我洗衣服?”把院门打开,一身黑色套装的孙丽丽俏生生的站在门外,左手叉着腰、右手提着一个大纸袋子。洪涛觉得那里面很可能是她需要去外面洗的衣服,自己家有烘干机她用和-图-书过,这是要连洗衣费都省了呗。
“大妈,我是他女朋友,上次来的时候还在胡同口见过您呢。洪涛不是病了嘛,我来给他做饭,要不您也进来一起吃点?我买的多,三个人都够!”洪涛还没想好该用哪套战术来对付刘奶奶呢,孙丽丽就笑盈盈的走了过来,叫人那叫一个甜啊,不光叫,还伸手去搀扶刘奶奶让她进院,就好像这里是她家一样。
她们习惯了那种每天在包房里想吃啥就点啥的日子,自己却还没适应呢。而且自己一干活儿就经常忘了饭点儿,有时候想起来也没用,必须要把手里的活儿弄到一个阶段才愿意休息,否则吃饭都不香。让自己单独一个人点菜坐在包房里吃真的很没必要,有舍脸费劲麻烦人的功夫,一个电话全解决了,何必呢。所以除非赶上和张媛媛、孙丽丽一起吃饭,洪涛自己很少去麻烦服务员和厨师。
“我数三下!谁要是再敢按门铃,我让他们家自行车永远泡在后海里!让他们家孩子出门就挨揍!让他们http://m•hetushu.com家房上的瓦没有一片是整个的!给我停……”这次洪涛真急了,门口爱是什么奶奶、什么大叔都不管了,张开嗓门用尽了浑身力气,冲着院子里就是一声大吼。
“……那您这是来看望伤号的?”洪涛马上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但是不太确定。
“小涛啊,家里来客人啦?”洪涛还没明白过来啥叫中午先吃,晚上还做好吃的,院门外又传来了刘奶奶的声音。
“张总听说你病了,估计你家没人伺候你,让我来给你送点午饭吃。这是我给你买的麦当劳,中午先凑合凑合吧,晚上我给你做点好吃的……你们家石榴挺大的,能吃不?”孙丽丽一直走到院子中间的石榴树下,才把她的来意说清楚,然后抬头望着树上的石榴,很向往的样子。
“我亲奶奶哎!您这是白天晚上不闲着啊,猫头鹰还得打盹呢,我这只小耗子不值当如此重视吧!”洪涛都快哭出来了,这怎么都连着啊,孙丽丽还没弄明白来意呢,刘奶奶怎么又摸过来了。
“厨和*图*书房冰箱里有果汁,劳驾给来一杯。”洪涛不打算再和她解释自己为啥不乐意在娱乐城下面的餐厅点餐而是叫外卖吃,说了她也理解不了。
洪涛算是看明白了,要是再让她和刘奶奶聊下去,说不定下个月就得结婚发喜糖了,还是当机立断吧!趁着刘奶奶还处于半迷糊状态时,先抛出一个更离奇的答案,然后借着老人家陷入沉思的机会,把院门一关,掐着孙丽丽的脖子一口气提回屋子里去。
“女朋友?我怎么没听小涛说起过啊?”刘奶奶浑浊的老眼里立马就闪出了精光,发现重大情况,一级警报!必须尽快搞清楚详情,然后去向街坊邻居们传达!
“你怎么爱吃这个玩意,真有这么好吃?”看着洪涛把一个鱼香汉堡三嘴两嘴就啃光了,又拿起第二个接着啃,孙丽丽觉得自己肚子好像也有点饿了。
“你才是小鬼子的后代呢!放手……哎呀,你这个屋子里是啥味道啊,就不能少抽点烟!”孙丽丽在洪涛含怒出手这一掐下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直到进了屋关了门和_图_书才获得自由,脖子还没活动舒服呢,又开始装大瓣蒜。
“……铃铃铃……咣咣咣……开门!你骂谁呢!恶霸呀你?怎么不烧死你呀!”铃声果然停了,但是只停了几秒钟,然后就变本加厉的响了起来。这次不光门铃响,还夹杂着踹门声和一个女高音的叫骂声,孙丽丽!
“哦,我一直都在外地工作,刚调回来不久,以后啊,我就经常来啦。”孙丽丽笑得更灿烂了,居然和老太太拉起了家常。
“你别张开狗嘴就说啊,一个破烘干机我没见过啊?个头长那么大,心眼真小,这件事儿你打算记一辈子?”孙丽丽翻着白眼推开了堵着门口的洪涛,迈步就往院子里走,就和回她自己家一样自然。
“孙贼!你就折磨我吧!我不就是上班钓个鱼嘛,至于这么不依不饶的?”洪涛都快哭了,自打哪天钓鱼喝酒断了片之后,自己的日子算是乱套了,烦心事儿一件接着一件。以前没这么点儿背啊,怎么现在想干嘛都会出问题呢?没有科学解释,那就只能怪老天爷了,这个黑锅它背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