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71章 程序

“初步是什么意思?”女人这种动物的思维模式真是太奇特了,根本没有逻辑可循,一秒钟之前还乐滋滋的,一秒钟之后又眉头紧锁了。合算她们听问题的时候,都是先囫囵吞下去,只挑其中她们认为想听的听,其它的都先存着,然后再一点点的反刍。
是吗?孙丽丽也在内心问过自己很多次,答案是……不太确定。因为自己已经很久没尝试过这种正常人才有的细微感情滋味儿了,也可以说是尝试的次数太多而麻木不仁了。自己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必须每天都装成有这种感情的人,对每个客人放着电、抛着媚眼儿。哪怕他是个猪头一样、大腹便便、满脸皱纹、粗俗不堪的人,只要还想从他们兜里把钱赚出来,就得这么坚持着。
“初步的意思就是……我吃饱了,要不咱们去沙发上聊吧,这些碗筷一会儿再收。”洪涛汲取了刚才的教训,厨房里利器、硬物太多,这个女人随便拿起哪个来自己都得受伤。所以在回答她这个问题之前,洪涛打算先换换环境,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会让她暴走。
“你看,这就说明咱们俩还不够了解,你只看到了我平时嘻嘻哈哈的一面儿,并不知道我还有另一面儿,也m.hetushu.com不知道我到底是只有这两面还是有第三面和第四面……停!我喜欢!不管是原来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都能算得上喜欢。不过这种喜欢只是初步的,大部分来自于本能,理性的并不太多,因为我还不是很了解你……”洪涛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孙丽丽的问题,他觉得这个问题涉及的含义太多了,如果不能抽丝剥茧的分析清楚,自己的回答就是敷衍。可问题是他刚把汤盆按住,孙丽丽的手就抓起了饭碗,看来她是真不想听自己负责任的回答,那就只能不负责任了,这怪不得自己。
“豁出去了,你还能吃了我!”这才是孙丽丽的性格,有了张媛媛的鼓励和撑腰,这才把一堆顾虑都收了起来,借着探病的理由直接上门找洪涛来了。而且来了就得有成果,不管喝不喝酒,今天这个问题都是要问出来的。
还有一个问题孙丽丽也不敢确定,那就是洪涛怎么想。不管洪涛再怎么不务正业、油嘴滑舌、看不到光明的未来,他终归是个大城市里的正常年轻男人,哪怕就是个流氓,名声也比自己的工作好听不少。自己的优势就是姿色还成、有点小积蓄,但这个玩意糊弄糊弄涉世不深的年轻http://www•hetushu•com人还凑合,想找人玩玩也没问题,但是对于洪涛来讲,好像就有点不够吸引力了。
“别废话,要是开玩笑我也犯不着专门跑到你家里来和你单独开,谁能看见啊!”孙丽丽一身的勇气已经随着刚才的问题泄光了,现在她的心很虚,很怕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既想洪涛赶紧回答,又怕洪涛回答得太直接、太干脆、太无情。但是洪涛没回答,而是说了一大堆废话,这让她有点发怒了。
他是个在首都长大的孩子,父母还是知识分子,本身又是大学生,门当户对这一块儿就已经很不符合了。另外洪涛也不是啥也不懂、满脑子全是荷尔蒙的小伙子,他比同龄人显得更成熟、考虑问题也更理智。事实上他确实对自己有好感,这一点孙丽丽能感觉出来,不过这个好感是仅仅停留在欲望上呢?还是会更深一步发展呢?这个问题孙丽丽自己也回答不上来。
“然后就是加深相互了解,摸一摸对方的脾气、秉性,看看两个人在一起是快乐多呢,还是苦恼多。在这个阶段里双方最好能坦诚一些,一味的隐藏自己缺点、展现优点是没有意义的。”洪涛伸出第二根手指头,这些话都是他http://m•hetushu.com对恋爱、婚姻的理解,同时也是他对孙丽丽坦诚的开端。以身作则嘛,要想别人对你坦诚,你先要对别人坦诚。
今天这个机会并不是偶然,而是张媛媛给她创造的,或者说是指点的。当听说洪涛病了之后,张媛媛就鼓动自己来洪涛家看看,自己这点心思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她,两个人太熟悉了,每一个微小的情绪变化对方都能感觉到。从那天自己拿着两兜子影碟气呼呼的回到办公室之后,自己这位闺蜜加领导就直接问起了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们的洪主管了?
“……你确定这是你想问的问题,不是在开玩笑?我先声明一个事儿,在有些问题上我是个脸皮很薄的人,如果有人在这些问题上耍我玩,我肯定挂不住脸,后果就是我会把对方当成敌人,而且很难和好如初。因为我不光脸皮薄,心眼儿还小,特别记仇,瑕疵必报!”看着脸蛋都有些红了,两眼也不太敢和自己对视的孙丽丽,洪涛觉得她是真的想知道答案。不过在回答她这个问题之前,自己必须先讲明白,有些事儿可以开玩笑,有些事儿最好别这么做,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不光是在自我保护,也是为了大家以后还能和平共处下和_图_书去。她们这些女孩子身上带着非常重的职业病,很多在正常人看来非常严重的事情,在她们眼里却很无所谓,一概都能拿来逗着玩。
“尝尝我做的豆腐……”孙丽丽瞬间就喜笑颜开了,饭碗也放了下来,还亲手给洪涛布了一勺麻婆豆腐。
“你信不信我把这盆汤全扣你脑袋上!你怎么这么多话啊,能不能先给我个答案?”孙丽丽此时的感觉和洪涛以前听父亲长篇大论时基本一样,烦躁!
“我觉得吧,你这个问题问得太缺乏技巧了。太直接,把咱们俩放到了一个非是即否的绝对处境,只有两个极端可以选择。其实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很负责,喜欢、非常喜欢,讨厌、非常讨厌都是有条件、有过程的。一见如故、一见钟情这些话,形容的只是感性冲动,并不符合理性思维……”洪涛自己可能都没觉察出来,他此时点燃一根烟、皱着眉头轻声细语的模样,非常非常像他的父亲。每次父亲打算给他讲讲人生的时候,基本就是这个样子。哎,用手捏下巴的动作就更一样了,只是父亲有很浓重的胡子茬,他还没有。
对于她而言,现在就像是一个等着听宣判的死刑犯,洪涛就是法官。可到底枪毙不枪毙法官就是耗着不说,这种在死和*图*书和不死之间煎熬的滋味很难受,孙丽丽现在只想给自己一个痛快的,不管是生还是死。
“初步的喜欢就是说,我看见每个漂亮女孩子,只要符合我的审美观,都会产生喜欢的感觉。然后呢,如果有机会接触,觉得这个人本质还不错,喜欢的感觉就会再多一点,这时就算是初步了。”两个人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洪涛盘着腿面对面的开始给孙丽丽分析人类情感的产生、发展过程。
“我们不能干一辈子夜场,早晚要脱离的,也早晚要面临这种问题。去问问他吧,虽然我并不抱太大希望,但有点希望总比没有强。洪主管是个很有主见的男人,从心底并不特别排斥咱们的工作,说不定你会得到一个比较完美的答案呢。就算被拒绝了也没关系,我们姐妹平时被拒绝的还少吗?”这是张媛媛对自己的忠告和鼓励,只是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她那副表情坚毅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悲凉和无奈。她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鼓励自己走出这一步,可是她至今也没迈过呢。
“然后呢?”孙丽丽已经度过了最初的紧张、忐忑期,情绪平稳了下来,可以听洪涛这些废话了。虽然洪涛的回答并不是她最想要的,却也不是最不想要的,总体上讲结果还不算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