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73章 江片儿警

“谁啊?”孙丽丽看了看屋里,洪涛刚进去洗澡,估计是出不来了。
“你不会不看啊!”孙丽丽睡了一觉情绪好多了,又变成了那个爱说爱笑、敢说敢笑的泼辣川妹子。洪涛作势又把脑袋往前凑了凑,结果孙丽丽非但没躲,还把胸脯挺了起来。这下没法再逗了,惹出来真火就不好玩了。
这次倒没把他惊醒,因为是个美梦。在梦里他坐在一大排电脑前面,正在和一大群人打游戏。游戏画面很美,自己的运气也很好,带着一大群人进了一个叫副本的地方,顺利把最终BOSS斩于马下,从BOSS身上掉出来一匹骷髅马,被自己拿到了。骑上这匹与众不同的骨头马,自己的人物在一座大城市里转来转去,四处接受着其他玩家的嫉妒眼神,心里这个美啊……不光有赞美,还有实际行动。一个玩家自称是美女,正在邀请自己下次带她一起下副本,如果也能得到一匹坐骑,会予以重谢……
江竹意也不是娇娇女,管片民警就管片民警,当下就和所领导提出了这个要求。所领导当然也不会拦着她,他们也明白,要想当好一个警察,先从管片民警做起是最正确的选择,于是江竹意就成了一名和*图*书管片民警。不过不是正式的,她只能算是个学徒,跟在老民警身边实习。别小看管片民警这个职务,要是由没经验的新人来做,照样会出事儿,搞不好还是大事儿。
“不看白不看……我先去洗个澡,身上都馊了。您也别闲着,该画画该描描,一会儿我请你去吃包子炒肝,然后一起回单位。”洪涛进卧室洗澡去了,孙丽丽连脸都没洗呢,也没法化妆,干脆就把洪涛的被子抱起来去了院子里。外面天气不错,这两床被子捂了洪涛一宿,需要晒一晒。她还真是个勤快人,眼里全是活儿,有她在也难怪张媛媛会变成个懒蛋,这都是惯的。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未婚同居还是个很敏感的话题。大部分人并不接受这种男女关系状态,不光不接受,还会把同居在一起的男女看做是不正经的人。一旦被街坊邻居发现就会被唾弃,赶上思想比较保守的老年人还会向居委会甚至派出所反映。
可是一看到这个年轻女人穿着这么随意的衣服出现在洪涛的院子里,江竹意就忍不住的生气。自己认识她,上次亲自上门来看洪涛时,就是她和另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在场,而且她还坐在和图书洪涛的腿上,两个人之间显得很亲昵。
“你梦见什么了,笑得这么恶心。”可惜洪涛还没来得急和这个女玩家多聊几句,就被人给捅醒了。万般舍不得的睁开半只眼,孙丽丽的脸离自己很近。她穿着一件自己的大汗衫,头发蓬松,一看也是刚起的样子。
他们住在一起了!这是江竹意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她不是个正经女人!这是江竹意心里的第二个念头。他们是非法同居!这是江竹意心里的第三个念头。
不管是否触犯刑法,居委会和派出所民警对这种情况进行询问、调查也是很正常,在当时这并不是侵犯个人隐私,而是叫做工作认真负责。啥叫隐私还不是特别重要的问题,也没什么人去关注这些。
“同事?你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单位工作?”这时女警察向前走了一步,提出了正式询问。
“就不能把扣子多扣两个嘛?你身材是不错,但也不用时时刻刻提醒我吧,这样做很不人道你知道吗?”除了孙丽丽的脸之外,洪涛还看见了一大片白花花。这次真不是故意看的,角度就这么合适,睁开眼就满眼。
都不是,来当管片民警是江竹意自己强烈要求的,说起来这也和洪涛有http://m.hetushu.com着很大关系。自从上次在地铁站门口抓到洪涛打架,接着又在派出所里被洪涛拱出真火,动手打了洪涛之后,江竹意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在什么地方。从学校里学到的那些东西,到了基层基本都用不上,要想当好一名警察,首先就得从点滴开始学。哪儿才能最快、最全的学到这些基本功呢?江竹意的干妈给她指了一条明路,管片民警!
今天江竹意是跟着师傅一起下片儿来做选票普查工作的,五年一次的市人大换届选举又要开始了,这个工作是重中之重,需要挨家挨户的去动员。按照江竹意师傅的意思,她刚来这片儿,对每家每户的情况还不熟悉,光看户籍资料是没用的,正好借着这次机会下来走动走动,进各家各户去认认人。如果连管片里谁家有谁都不清楚,这个管片民警当不当也就没啥意义了。
来洪涛家只是正常走访,这两位居委会的大妈就算是她的引路人。原本江竹意也没打算和洪涛做太多交流,事情都过去一个月了,如果不是因为工作需要,她恐怕再也不会主动来登洪涛家的门。哪怕自己很多次在梦里梦到这个讨厌的家伙,也得告诫自己那个人不是他和-图-书,而是一个和他长得比较像的人。
“洗澡?你是他们家什么人,也住在这里?”门外站着两个胳膊上带着红箍的中年女人,还有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女警察。看到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男人衬衫、光着两条腿的年轻女人,两位大妈都愣了一下,那名女警察更是眉头紧锁。
至于说处理办法嘛,一般来讲是没啥办法的,因为这时候未婚同居并不违反刑法。民法那并不是公诉案件,需要有人去起诉,还得是当事人,别人管不着。但是巨大的舆论压力也会让大部分本地人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谁乐意去当那个另类呢。当然了,这是指双方都是未婚的情况,如果一方已婚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我、我是他同事……昨天他发烧了,我来照顾照顾他……”别看孙丽丽平时看见谁都不怕,可是面前这三位都是她的天敌,气势立马就弱了三分,说话都不太利落了。
“他在洗澡呢……要不你们等等?”居委会!这个词儿让孙丽丽眉头皱了皱。在京都混了好几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基层组织,很多事儿没有他们的协助根本就没法在这座城市里生活。既然是这个厉害的组织上门了,那肯定是有正经事儿,孙丽丽www.hetushu.com也不敢敷衍,抱着被子开了院门。
“居委会,填选票……”院门外传来一个女声。
“铃铃铃……铃铃铃……”刚把一床被子放到院子里的铁丝上,第二床还抱在怀里,门铃又响了。
江竹意!她不是市局到派出所挂名的警察嘛,怎么又变成管片民警了?按说刚受了奖,理应升职才对,就算不升职也不该降职啊。管片民警在派出所里是最苦最累最不容易出彩儿的活儿,整天全是家长里短的琐事,又烦人又耗费精力。难道是她得罪了所里的领导?或者是洪涛和她之间的小猫腻被发现啦?
洪涛和别的女人亲昵江竹意管不着,也不该管,但却有一股无名火从心中升起,一想起梦中那个咬自己耳朵和被自己咬耳朵的男人居然被别的女人抱在怀里,江竹意的理智就开始下降。尽管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男人,却无法忘却他。现在这个女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她还穿着男人的衬衣、领口开得很大、抱着一床被子站在男人家门口,一副刚刚起床的样子!
“我叫江竹意,是这一片的管片民警,这是我的警号。”看到孙丽丽不太想回答自己的问题,女警察挺了挺胸,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和职务,然后死死盯着孙丽丽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