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75章 被耍了

“洪涛!洪涛!你给我开门!”被耍了!这是江竹意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她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自己第一次正式下片儿啊,他就敢这么对待自己,还有王法吗!而且那个女人肯定有问题,必须追究下去!
“卫生部那边……我说小涛啊,叔不是要多管事儿,可是咱们这边住的都是老街坊,你还是得注意点影响。”后院大叔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不过当他看到跟在后面走出院门的孙丽丽时,还是有点担忧,小声和洪涛交流了一下,显然他是听到了什么流言。
“她去哪儿了?”只需要一个电话,后面的街坊大叔就帮自己当了一次眼睛,确定江竹意已经离开了。
“哎哎哎……干嘛呢干嘛呢!你是警察,不是土匪,有这么砸门的吗?有事儿说话,没事儿就请回,我正在生病,需要静养,不方便接待,多包涵啊……”开门?那是不可能的,孙丽丽一旦被带走少说也得关半天,自己还没法儿托人去捞她,和图书因为没法说明她的身份,还有自己和她的关系。孟津孟队长可以帮自己,但他绝对不会去帮一个夜场小姐的,更不会因为她去得罪自己的同行儿。在他眼里,这些小姐就该抓,钱哪儿有这么好挣的啊。
“你就贫吧,昨天晚上我等了你半宿,也没见你进屋啊?你就这张嘴厉害,胆子就那么一丁丁点小!”让洪涛这么一搅合,孙丽丽也没法担忧了。
“她没有身份证!我要带她回所里调查!”江竹意的手都快拍红了,但院门依旧紧闭。看到附近的街坊们越聚越多,再这么对着院门一顿踢打肯定不合适,干脆还是说正事儿吧。
“放心吧,她拿我没辙……你说的也对,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成了,别撅着嘴啦,有大爷在谁也带不走你。怎么样,仗义吧?有没有献身的冲动?”洪涛还真是挺喜欢这个风尘女子的,她心眼其实很好,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还能替别人考虑,和*图*书光凭这一点就比很多人模狗样的人强。不过她说的也对,她没有自己这么硬气,再加上她的工作性质,肯定是不敢和警察硬顶啊,刚才是自己主观了。
“她是我同事,昨天我发烧了人家特意来家里照顾我,结果让她们说三道四,您说咱能这么做人吗?别听她们瞎得得,我是啥人您还不清楚,太好的事儿别找我,但是祸害街坊的事儿咱也不干。得了,您歇着您的,我上班了啊!”洪涛知道大叔说的话啥意思,他也不想看着自己学坏,这是好心,不能不识好歹。
“我不是怕你以后被她记恨嘛……我不是你们本地人,不敢和他们硬顶,顶来顶去,吃亏的还是我自己……”孙丽丽不是不懂法、也不是什么事儿都不懂,她接待过的警察恐怕比洪涛都多,她有她的难处。
和洪涛预测的一样,江竹意并没在门口多待,一看洪涛真不开门,她也没辙,总不能一天都耗在这里,自己还得去挨家挨户串呢。不和图书过洪涛并没掉以轻心,这个女警性子有点执拗,万一真和自己耗上了还真是麻烦。不过洪涛有办法,这里是他的主场,想对付一个外人分分钟的事儿。
“这么做成吗?要是她老不走,我不就出不去了……要不我让张姐把我证件送过来吧,别得罪警察……”再次回到屋子里,孙丽丽已经梳洗完毕了,正在换衣服。这时她也顾不上避着洪涛了,一边套裤子一边还在担心。
警察办案的程序他比很多新警察还明白,只要没有手续,进院抓人?还有没有王法啦!有手续?那是不可能的,谁会因为没暂住证就申请调查手续啊,分局法制科的人都是饭桶啊!没有领导的首肯,这种毫无根据的调查根本就没希望。别说申请了,你提出来一个试试,看看会不会被骂个狗血喷头。
“她是我同事,证件忘带了,我帮她作保。如果是协助调查,麻烦您把手续给我看看。如果不是,对不起,没时间去。这年头上班挣钱多忙啊,迟到http://m.hetushu.com一天要扣钱的,年终奖都没了,您给吗?要是每个警察都和您一样动不动就带人回所里,老百姓还咋活啊?别喊了也别敲了,否则我报警了啊,分局督察来了您和我都不好交代,您自己看着办!”只要不让江竹意当面抓住孙丽丽,那洪涛就啥也不怕了。
“得,我怂成了吧,您要不先去厨房活动活动?咱俩还没吃早饭呢,包子炒肝肯定是没戏了,凑合一顿方便面呗。”孙丽丽说的话洪涛压根儿就不信,还等自己半宿了,我呸!你是那种羞涩的人吗?我不进去你不会出来啊。光说便宜话儿糊弄自己,成,让你糊弄,弄早饭去吧,能出去吃也不去了!
“那你开门,人大选举的选票你得填一下!”江竹意心里也明白洪涛说得对,来硬的不成,那就来软的,只要院门开了,就轮不到他做主了。
“你啊真得好好普及普及法律了,干这个工作就更要熟悉警察的工作程序。你不是嫌疑犯她干嘛整天盯着你?再说了这里是www•hetushu•com东城区,你在朝那个阳还怕她跨区去找你?这个王八蛋,白费我一条浴巾!”洪涛撇了撇嘴,又拿过一条毛巾赶紧把脑袋擦擦。自己发烧刚好,刚才在外面这一受凉身上又有点不对付。但一拿起毛巾他又想起来了,刚才扔出去那条浴巾忘了拿回来,亏啦!
“啥玩意?选票!哈哈哈哈哈……我说江警官,选票上的人您认识吗?还填选票,您该不是第一天回国吧?我活了二十六年半了,从来没填过一张,不是该谁当选一点都不耽误嘛。省省吧您,我把我这个权利转让给您了,您帮我填吧。别再骚扰病人了啊,我多少也帮过您,您就算看不上我这种没啥本事的人,也犯不着专门和我作对吧,这么做人品就有问题啦。”洪涛差点没把鞋扔出去,真不要脸啊,居然拿这个理由糊弄自己开门,就好像缺了自己国家就崩溃一样。我呸!原本他对这个女警察还有那么一丝怀念,毕竟梦里的她真不一样,可是现在他开始后悔自己救她了,什么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