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79章 以德服人

“哦……我见过我见过,这东西是蹦迪用的,加重低音的对吧!”一听到洪涛的描述,董彩又觉得自己明白了。
“必须的……嘿嘿嘿……”董彩一听洪涛真的要教她学东西,很高兴,也很调皮,故意学着洪涛的口吻说话,把另外两个女孩子也给逗笑了。
调整均衡器,其实就是利用设备改变声场环境的过程,这也是调音师初到一个场所时,最繁重、最枯燥、最关键的工作,没有之一。他要根据自己耳朵对声场环境的判断、理解,来把两台均衡器上的六十二个频段逐一调整到最佳位置。而且这个最佳还是动态的,适合人声的最佳和适合音乐的最佳肯定不同,这时就要根据经验取舍了。是更偏向人声一点呢,还是更偏向音乐一点儿,或者就再细致一些,干脆弄出两套甚至三套方案,有偏向人声的、有偏向音乐的。
具体到这个大厅,洪涛总共找到了三处正反馈点,而且都在舞台上。这就说明那些吸音板起作用了,没有白装,钱没白花。一直弄到晚上,这三个点才算被确定完成。董彩就是那个拿着麦克风听着洪涛指令四处溜达的角色,苦活儿累活儿当然要徒弟干了,作为师傅的洪涛只管坐在控制室的调音台前面,用耳朵听、用手调。
当然了,要想当一个顶尖的调音师,或者想去当录音师,那就得要求耳朵的天赋了,光技术好没用。和图书人耳的理论听力范围是从二十赫兹到二万赫兹,这也是所谓的声音频响范围,低于、高于这个频响范围的声音人是听不见的。不过这是理论上的说法,一般人的耳朵感觉不到八十赫兹以下和一万四千赫兹以上的频率,只有少部分人能明确的听见,这就是天赋。
其实调音师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一双耳朵和丰富的临场经验,前者是基础,后者是保障。耳朵这个玩意是天生的,就像人的嗓音一样,通过后天练习可以提高一点点,但不能从根本改变,嗓子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没辙。不过对于一个在夜场里工作的调音师来讲,大部分正常人的耳朵都够用,只是要习惯把声音具体化、量化。普通人听到一段音乐,听的是它的旋律,调音师听到的则不止是旋律,还得听出来它在哪些段频率上有变化,这种听力就是靠后天训练得到的。
“看到这两个大家伙了吧?”洪涛倒是不在意别人和自己开玩笑,哪怕是徒弟也没事儿。他本身就是个碎嘴子没正行,喜欢说笑逗着玩,并不认为这算不尊重自己。要是大家都一本正经的交流,他反倒觉得很别扭。
“屁个加重低音的,你以前的师傅要不就是蒙你呢,要不就是他也不明白。我觉得啊,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他怕教会了你抢了自己的饭碗。听好了啊,它叫三十一段均衡器,为http://m.hetushu.com啥是两个呢?因为咱们是双声道输出,也就是左右声道,所以一个声道一个。它是干嘛用的呢?作用可大了,它可以把我们人耳朵能听见的声音频段分成三十一段,每个小推子管一段儿,调节每段的电信号放大量。不同的场合里,随着空间形状、材质、设备性能的不同,声场是不同的。比如说有的地方可能对五百赫兹的频段反馈量大,有的地方可能对五千赫兹频段的反馈量大,有些地方可能会多吸收一万赫兹的高频。这么一来,整个声场就变了,五百赫兹太强的地方,低音就很浑浊,老有嗡嗡嗡的回响;五千赫兹多了,人声会变得很硬,嘹亮过度特刺耳;一万赫兹的高频如果少了,人声和音乐都会显得不透亮。这时候咋办呢?看到上面这三十一个小推子了吗?它们就可以根据声场的不同,来大幅度调整这些频段的电平量。多了的咱就往下拉,衰减这个频段,少了的咱就往上推,加强这个频段。最终结果就是把声场环境的先天不足给弥补了,使得声音尽量饱满但不多余。”指着均很器说了一大堆,洪涛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旁边三个女孩子,得,六双眼睛三对儿迷茫,合算没怎么听懂。
听着好像很复杂,其实做起来也很麻烦。调整均衡器时需要有人拿着一个麦克风在大音量的情况下满大厅的转悠,www.hetushu.com一边转悠还得一边冲麦克风发音,寻找正反馈可能发生的点。找到这个点之后,还要凭借听力大致判断它在什么频段上,然后在均衡器上把相应频段的电平量下调,直到没有正反馈现象出现为止。
“以前我没见过这个设备……”董彩看到洪涛指着机柜上的两个设备,手指头又咬到嘴里去了,蹲在它们前面使劲儿的看,就好像能看明白一样。
“说对了一部分,啸叫的学名叫做正反馈,大概意思就是麦克风里的声音经过功放放大之后,又被麦克风给接收到了,然后又被放大,不停地循环,强度越来越高,最终就成啸叫了。对付这种正反馈不能靠摇晃,也不能调低音量,那样解决不了问题。今天我就教你如何把这种正反馈消除掉,一点儿都不能留!这是咱们干这行的规矩,谁把设备搞叫了,谁就是棒槌,会被懂行的人看不起。”看到这三个徒弟互相之间音响知识结构相差的比较多,洪涛也就不打算让她们齐头并进了。毕竟自己不是来专门带徒弟的,也没那么多时间从头儿给她们一点点的补课,还是先以董彩为主吧,戴彩霞和刘蓓蓓只能看造化了。
在有些场合里,还得再细分。人声里还分男声、女声、抒情、民族、美声、摇滚等不同的发音方式,音乐里也得分民乐、管弦、轻音乐、流行乐、爵士乐、摇滚乐、重金属、迪曲。要想和-图-书做到尽善尽美,那就得继续细化,力求把每种声音的特点都展现出来。好在夜场并没这么高要求,如果要这么搞就是专业演唱会级别了,洪涛理论上会干,但真没实际操作过,在这方面他还是新手。
“你肯定见过,而且还必须用过,只要是专业音响系统,就必须有它们。它们叫均衡器,但模样和功效有高有底,你以前应该见过比它们薄一些,上面带着四五个旋钮的均衡器吧?”洪涛微微摇了摇头,连分段式均衡器都没见过,就敢说自己能干了,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敢开牙啊。
“来吧,光说也没意思,我来给你们演示一遍,看看你们的耳朵好使不。”没听懂就不能再硬灌了,这会让她们三个失去兴趣,进而对学习产生厌烦感。但是又不能不教,咋办呢?洪涛决定用试验的方式来让她们切身感受感受什么叫五百赫兹、八百赫兹、一万赫兹。只要她们能听出分别来那就是进步,同时也就大概明白自己说的是啥意思了。然后再细节的东西得去看书,通过不断的看、不断的试,把耳朵练好,别无它法。
这只是第一步,当把所有正反馈点都压抑完成之后,还要看均衡器上有多少个推子被拉低、拉低的幅度有多大,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要是拉下来的频段太多、太狠,那这个环境就没法要求效果了,凑合用吧。还是那句话,调音师不是万能的,先天不足太多www.hetushu.com,靠后天是补不上去的。这也是为什么要装吸音板的原因,宁可损失一部分美感也要把声场环境提上来。
“就是音箱里发出特别尖的那种声音,我以前的师傅说有这个声音之后把麦克风晃一晃就没了,要是客人唱歌的时候有这种声音了,就把麦克风的音量调低点,等啸叫没了再推回去。”这个问题又让董彩回答了,两外两个打碟员看来还真是对专业音响这块儿不太懂,从她们的眼神里就能看出,她们根本没听明白。
“成吧,师傅就当给你一个见面礼,今天咱们学如何去掉啸叫,知道什么叫啸叫吗?”饶是洪涛这种理性怪物,也不太忍心拒绝她的请求,当然也不能真的让她去给自己捶腿捏肩。控制室的窗户没有玻璃,更没有窗帘,这是为了能更好的倾听、观察大厅里的情况,但是里面发生的一切外面也都能看见。自己这么个大个子,让一个小女孩般的董彩给自己捶腿捏肩,知道的是她个头矮,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猥亵幼女呢。
洪涛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均衡器调整成两套方案,一种是平时演唱模式,一种是迪曲模式,这就够他忙活的了,至少也得两天时间,而且还不能着急,得一点儿一点儿的调,一遍一遍的仔细听、仔细试。因为声音这个东西,在空旷的大厅里是一个表现,当人多的时候,人体本身就是吸音材料,声场还会变化,这些可变参数也得考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