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85章 我想拖时间

“得,你牛逼,不开门是吧?一会儿你可别后悔,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要是给你看了,你再后悔可就晚了。现在我就问你,开门还是不开门?你自己开门和被我说服开门,性质不一样知道吗?后果也不一样,你想清楚!”这位也是个一根筋儿,居然从裤兜里把工作证掏出来了,捂在手心里接着吓唬洪涛,而且还是一套一套的,职业病晚期!
“你不开门是吧?你可别后悔!我他妈都纳了闷了,她们怎么雇了你这么个活二百五,你知道死字儿怎么写不?”门外的醉汉就像是小妖怪遇到了唐僧,脑门上的青筋直蹦,但就是想不出该拿洪涛怎么办,都不知道该说洪涛什么好了。
“你谁啊……脑子有毛病吧!开门听见没?”门外这位也让洪涛说糊涂了,他想不出来一个夜场的音响师为啥会这么大胆子,敢和自己挑衅,就算不知道自己具体是谁,也该知道是客人吧,什么时候音响师都敢调戏客人了?
“哦,合算你也是捣乱的啊?我说你他妈脑子里都是屎吧!你知道你这叫什么行为不?这叫犯罪!来来来,把门开开和-图-书,我给你讲讲这件事儿该怎么处理,你也就是遇见我了,否则麻烦大了知道吗?”虽然喝多了,又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但这位的职业素养还是很扎实的,居然和洪涛玩起了攻心战,打算先把门诳开,抓住人再说。
洪涛都快把自己说乐了。想想几年前的自己,不就是这个德性啊,现在看起来怎么看怎么是个大傻子!说的话、想问题的幼稚程度,任何一个成年人听了都会无可奈何,根本就没法聊。怪不得父亲那时候看自己的眼神都是无奈呢,不是他心灰意冷了,而是他找不到和自己交流的方法。孟津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自己就真成神经病啦!
“大哥,消消气儿,您说这么好的日子,干嘛不找个小姐去包房里唱唱歌儿呢。要我说啊,酒这个玩意最好少沾。就拿我来说吧,以前玩牌去一次赢一次,每个月赢的钱比我工资还多。可是上个月我喝多了一次,您猜怎么着?草,一玩牌就输,一次能把三个月的钱都输喽……”看到董彩拦住了张媛媛,洪涛这才放了心,慢步溜达到屋门口,打开门上的瞭望窗http://m.hetushu.com,隔着铁网子和外面这位聊上了自己对酒的心得。
“哦,我知道了,你是姓张的找来的,想骗我开门是吧?我看您岁数也不小了,该不会这么不懂事儿吧?这里有您什么事儿啊?是我和她的矛盾,您非掺合进来。她们是不是给您钱了?您还有没有正义感了,这么点钱就能被收买?我是穷人,没她们有钱,但我有正义感啊,坚决不像黑恶势力低头!泰山压顶不弯腰!”
“那你还想挣多少啊?这都比处级工资高了!”成了,醉汉上套了,开始跟着洪涛的话走了,估计在他眼里,洪涛的精神肯定不正常。
这时不光洪涛和醉鬼在互相比划,一边儿的张媛媛也有点急了。她怕洪涛不知深浅得罪了这位祖宗,不光洪涛要吃亏,她也得跟着吃瓜落。可惜她说什么洪涛依旧听不见,比划了半天,能懂也装不懂,还在和醉鬼隔空斗气呢。没几分钟,那个醉鬼的火儿就真被洪涛拱起来了,径直走下了舞台。不过他没去三楼散台,而是奔着旋梯去了。现在他走路也不那么踉跄了,两条腿也不麻花儿了m.hetushu.com,刚才那一切都是装的。
“嗨,您还别说她们雇我这件事儿,一提我就烦。您看看,这么大一个场子,这么多设备,都是我一个人每天辛辛苦苦自己倒腾完的,到了儿您猜那个姓张的给我多少钱?您肯定猜不到,她给我一千块钱工资,还管一顿饭。我缺这口吃啊?我的技术到哪儿不得二千起步,一千块打发叫花子呢!”说完了喝酒的事儿,洪涛有点找不到话题了,不过门外的醉汉给自己提了一个醒儿,说工作啊,这玩意能说半年不带重样儿的。
“下去!下去!没事儿,我顶着……冬菜,冬菜,我让你出去看画儿呢?你倒是说话啊!”洪涛没搭理门外的人,而是从窗口探出头,冲着追上平台的张媛媛使劲儿比划,让她别跟过来,可惜她没看明白。洪涛又开始冲董彩呲牙咧嘴,让她去和张媛媛解释。
“……哎呦喂,犯罪啊!您可别吓我,税务所还管犯罪哪?税警?”洪涛装的这叫一个逼真啊,把一个内心慌张、外表又强作镇定、不喑世事的年轻人刻画得活灵活现。这也是本色出演,当年上高中第一次被抓进和_图_书派出所时他就是这个德性,啥都不懂还觉得啥都懂,结果被现实抽得满脸浮肿。
“你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呢……不光是输钱,还做噩梦!每个梦都和真的一样。吓得我啊,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哎,对了,您看看,我这个胳膊就是做梦吓的从床上蹦起来往外跑的时候摔断了。你知道我那天喝的是啥酒不?这么大,二两五一瓶的,叫什么来着……”开门?那是不可能的事儿,洪涛打算用自己这张嘴来拖时间,看看他到底几分钟之后能反应过来。
“开门!小子,我今天得看看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儿,我看你是皮肉痒痒了,开门!”很快,醉鬼就走上了平台,然后怒气冲冲的进了走廊,接着控制室的门就被人捶得山响,还传来了一阵浑厚的男中音。
“这您就不懂行了吧,她们一晚上挣多少钱啊!就陪客人唱唱歌然后就好几百小费拿着,我一个人看这么多机器,合算才拿几十块钱,这也差太多了吧!让您说,这合理吗?今天我不是故意冲您来的,我本来打算给她们撂挑子不干了,可是这样一来,我十月份的工资就没了啊。反正也是没了http://m.hetushu.com,干脆,我搅合完了再不干多好啊,我不干谁也别好受!没承想把您给惹上了。对了,您刚才说您是干嘛的来着?税务所的!那太好了,我这儿有进设备的清单,你查查,她们肯定偷税漏税,一查一个准儿!”现在洪涛不光要把他稳住,别去楼下捣乱,又起了一个念头,就是把黑锅全背自己脑袋上。反正一个也是背着,二个也是顶着,多点儿少点儿有什么区别呢。
“我也是闲的,和你废这个话呢,谁的员工谁管,你不是对你们张总有意见嘛,成,你等着啊,我给你她找去!”门外这位又把工作证塞进了兜里,现在他的脑子终于有点清醒了,与其在这里和一个小员工废话,不如去找张媛媛,她的员工她负责啊。
“齐活!孟大爷,这下就看你了,我的亲舅舅,你可千万别拉着他多喝一杯再来,那你可就把你的亲外甥给坑啦!”洪涛乐了,这一切已经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进行,不过还有一个未知数,孟津多久能到!从他刚才的话里听,自己的小舅舅肯定又和他在一起呢。这位舅舅很是不靠谱,坑外甥的事儿他做了不止一次,这次但愿别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