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88章 徒弟不好带

“哈哈哈……他有什么小辫子啊!你别看他嘴里说的热闹,其实除了前几年喜欢打架之外,真没干过什么违法的事儿。这小伙子还是个热心人,谁家有个难他能帮的肯定会帮着,前两年冬天他还在冰窟窿里救过一个滑冰落水的呢,要不是他发现的及时找了根皮管子往上拉人,那位估计早就冻成冰棍儿了。你和他年纪差不多,估计他是故意逗你玩呢。以后啊别一点火就着,做咱们这一行的没别啥技术要求,就是得有一副好脾气,忍不住也得忍,否则谁也不会协助你工作。”
“这样就能做好一名片儿警?”江竹意显然还是不理解,但她正试图去理解。
“别啊,您吃不上没关系,您不是还有徒弟呢嘛!江警官,要不您替您师傅吃我一顿,也好了却他这辈子的遗愿?”江竹意看到洪涛的鬼脸了,还回瞪了一下。这下洪涛高兴了,废话滚滚而来,一边说还一边往江竹意身边凑合。
“不是讨好,而是正常相处。至少你先得尊重他http://www•hetushu•com们,他们才会尊重你,才乐意协助你工作,不会给你找麻烦。”胡警官还真是有耐心,把自己的意思掰开了揉碎了又给这个能力和情商严重不成正比的徒弟讲了一遍。
“应该说是迈出了一大步……小江啊,其实我也是随口这么一说,你未来肯定不会在这个位置上长干的,那不是浪费了人才嘛,所以啊,并不用太在意我的话,大概了解了解就成了。”看到江竹意一副无比认真的模样,胡警官又有点后悔了,不该和这个喜欢较真儿的孩子说太多。她的情况所里谁都知道,甚至在分局领导那里都挂了号,自己何必去干涉她的发展呢。当片儿警?根本不可能,哪怕自己当了局长,她也不会在片儿警这个岗位上多待一天的。
胡警官也不是真要用这块方砖当罪证,这玩意也不归他管,只要把洪涛赶回屋去,不听他一个劲儿的废话占便宜就够了。像洪涛这样的人,他的管片儿里不http://m.hetushu.com止一个,相比较起来并不是最难对付、最烦人的。他只是嘴碎、喜欢开玩笑,但并不是不讲理的人,要是碰上那种蛮横不讲理,而且还一家子都不讲理的,才算是腻味呢。大事儿也没有,小事儿又不依不饶,急了能躺在地上和你耍赖,你能咋办?
“师傅,他为啥见了你就这么好说话,换成我就处处挑刺儿呢。是不是您抓着他的小辫子啦?”江竹意并不认为洪涛好对付,她下到派出所以来,不多的几次吃瘪都是拜这个小子所赐。他就像一条滑溜溜的蛇,不好抓也不好找,搞不好就咬你一下,生疼。
“难道说我还得去讨好他们这样的人?”江竹意听到是听懂了,有些道理她也认同,可是在对洪涛的判定上,她还是转不过来。在她眼里,洪涛基本就是个坏人,或者说是预备役坏人。按照她的逻辑,自己是警察,天生就该和这些坏人斗争,怎么能和他们相安无事呢,更不能沆瀣一气啊?
“哎……这是后和-图-书海边上的方砖吧,怎么跑你家来了?我说咱们岸边上怎么老是缺一块少一块的呢,合算都是你干的啊!成了,跟我回所里说说去吧!”胡警官突然停住了脚步,围着院子里那个大鱼缸转了一圈,然后就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罪证一样,还用袖口垫着手去摸鱼缸下面的那块水泥方砖。
“得,胡大爷……您走好,恭送胡大爷出宫……恭送江娘娘出宫……”洪涛一听,这就是找邪茬啊,嫌自己说话不好听了。和这种老片儿警斗嘴,自己真的很难占到便宜,还是赶紧送客吧。
“要不吃了再走吧,我正好也没吃呢……”洪涛趁着胡警官转身的空当儿,冲着江竹意呲牙一乐,还挤了挤眼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次他看到江竹意那张脸,就会想起梦里自己和她亲昵的场景,然后就忍不住想逗逗她,她越生气自己越觉得好玩。
“别拿嘴混弄我了啊,你这么大点儿的时候我就等着这顿饭呢,等了十多年,吃上了吗?我就等着,看看到我退休的时候能不和-图-书能吃你一顿,我看悬啊……”胡警官连头儿都没回,去谁家一般都是这套,耳朵里都听出茧子了。
“那不成,既然我做了就要做好!您放心,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个片儿警了,以后要是还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您就直接和我说。前面这一片儿归您,我自己去另一边走访,您能忍得住,我也成!”江竹意那股子执拗劲儿又来了,她不信一个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连个片儿警都干不好,别人可以糊弄,自己不成!
“那成,你就多费费心,平时要是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也多留个心眼儿。休息吧,我们走啦。”胡警官也没指望洪涛能认出相片上的人来,如果能认出来他就得怀疑洪涛是不是同伙儿了,照的太模糊了。不过洪涛这个态度很给面子,也算没白来一次。
“……唉……看到她我就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我啊……”胡警官虽然名义上是江竹意的师傅,可也没法太多干涉她的工作,身份不同啊,所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算那根儿葱呢。不过也不和*图*书全是敷衍,看到走起路来都带着风声的江竹意,他还有很多感慨。
“就拿今天这个事儿说吧,要是光靠咱们一家一家的去走访,一个月都走不完。你去了人家不一定在家啊,就算在家有的人也不乐意把实话和咱们说。但是他就不同了,别看他年纪小,但这小子是个怪胎,从小就能和叔叔大爷们玩到一起去,这片儿的年轻人他更熟悉,不是被他打过就是跟着他一起出去打过架的。只要他答应帮忙了,不出几天,附近的很多人就都看到照片了。以后像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你得学会如何与他们相处。大部分人都不是非好即坏的,不能先在自己心里把他们划分开,这样的话你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思维,就很难和他们把关系处理好了。”胡警官一边带路往下一家走,一边给江竹意讲起了当片儿警的工作经验,其实也是在给她讲做人的技巧。江竹意缺的不全是经验,而是人与人相处的能力,尤其是在这种本地老住户居多的地区,她那一套直来直去的办法根本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