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91章 费爷

“这人是谁啊?口那么正,他说让费爷去找他费爷就去?”洪涛在的时候三个学生没一个敢呲牙的,等洪涛一走,立马就有不服气的了,好像是对刚才没敢当面教训洪涛一顿做些补偿。
“不认识……不过出手挺大方啊,新开的万宝路,先点上!”两外两个同伴对洪涛是谁没啥兴趣,反倒是洪涛留下的大半盒烟更让他们心动,一人一根又开始嘬上了。
“钥匙在信箱里,我吃饭前回来,别把我房子点着了!”想好了就得行动,时间不等人啊,要是让这个贼被警察抓住了,自己这些设想就全是白搭。于是洪涛穿好衣服,又拨通了张媛媛的手机,说了一句就给挂了。现在没时间和她们解释,自己要开始行动了。
“大高个儿,短头发,眼睛又细又长……对了,他还挎着一只胳膊,好像是受伤了。”三个中学生把洪涛的模样重点描述了一番。
“……”三个中学生依旧没吱声,而且有起身离开的http://www.hetushu.com迹象。
“……”三个中学生迷茫的看了洪涛一眼,谁也没吱声儿。
“费爷,不是我们买的,是别人给的……”中学生麻利的掏出烟盒放到了多肉植物手上。
“谁看见大屁股了?”洪涛来到小亭子里时,这里只有三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坐在一起抽烟。冬天又是早上,混子也是人,也知道冷,中午才是他们活动的高峰期。这三个孩子洪涛都不认识,估计他们也不会认识自己,自己在这里混的时候,他们还没小学毕业呢。
“你丫找抽呢吧!我又没说管你要钱,你哆嗦什么!买盒烟抽怕什么?来,哥几个分分……”多肉植物不乐意了,他觉得中学生是在藐视自己的智商,谁尼玛会给他们三个这种不入流的学生混子外贸烟抽?
“费什么来着……完了,我这个脑子也完了!就是腰粗屁股胖、满脸青春痘的人,你们不认识?”洪涛为什么爱给别http://www.hetushu.com人起外号呢?其实是有苦衷的。他对人名的记忆力极差,看个电影,还没结束呢就把主角的名字忘了;同班同学里除了几个印象极深的之外,大部分都只知道姓什么,叫什么一概想不起来,于是外号就成了他分辨别人的一个速记法。
“您是要找费爷吧……他今天还没来……”听了洪涛对身材五官的描述,三个孩子终于算是有回答了。
“哦,他还来这边是吧?那就好办了。你们三个帮我等着他,见到之后告诉他我找他有事儿,让他去我家找我。今天出来我没带整合的烟,这里还有大半盒,小哥几个先凑合抽吧。见到大屁股之后就说我说的,让他带着你们一起去北岸,有好事儿!”一听自己以前的小弟都成费爷了,洪涛算是放了心。混子这一行儿新陈代谢也是很快的,就和演艺圈一样,半年不露面你就会被遗忘,每年都有层出不穷的后辈顶上来,谁名号响谁没混出来,全和图书靠曝光率。
“费爷,真是别人给的……他还说让您去他家找他,就在北岸……”三个中学生其实连混子都算不上,就是不爱上学的主儿,遇见多肉植物这种真混子,浑身吓得都哆嗦。
也就过去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四五辆自行车沿着湖边而来,别人骑车都走花坛外侧的公路,他们偏不,就顺着花坛内测的人行道骑。至于说人行道上这里缺块砖、那里多个坑的路况他们不管,要的就是这个横冲直撞的螃蟹劲儿,否则怎么显出与众不同呢。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为首这个人的脑袋上全是黄毛,再配上那张布满了痘痘的大饼子脸,就像一棵多肉植物。
“我操!你们三个小B今天是劫着钱啦?都抽上万宝路了,小日子过得不错啊!”来到小亭子里,这棵多肉植物耸了耸鼻子,立马就闻到了不同的烟味儿,然后又看到了地面上的烟屁,大嘴一咧,冲着三个中学生皮笑肉不笑的伸出了手。
“功夫再高也怕菜http://m•hetushu•com刀、混得再好一砖撂倒!敢来小爷家门口搞事儿,小爷要让你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孟津的警告非但没吓住洪涛,反倒让他产生了很重的逆反情绪,原本只是想借机接近江竹意,现在真要去抓贼了。
洪涛是百分百不信的,小时候去体校学柔道时他也曾经幻想过成为这样的人,凭借一身真功夫、怀揣一把菜刀行走江湖锄强扶弱,可当他问遍了体校里的柔道、摔跤、散打教练,谁都说世界上就没有这种人,更没有这种功夫。要是有的话,中国的柔道、摔跤、散打项目早就把世界冠军全拿回来了,还用得着费这么大力气千挑百选的培养运动员?
在后海那个南岸靠近中段儿的地方有个街边小花园,说是花园,其实就是一片绿地、花坛外加一小片树林和一个水泥建的亭子,这里就是洪涛当年出来混时的指挥所大本营所在地。凡是在前海、后海、积水潭一代居住、活动的小混子、坏学生有事儿没事儿都会来http://m.hetushu.com这里待会儿,互相碰碰头,聊聊天,打听打听哪儿有热闹可以凑、哪有女学生可以骚扰什么的。要是夏天晚上不回家,还能在小亭子里忍一宿,保证不会孤单,同样的孩子会和走马灯一样过来陪你刷夜,运气好的时候还会有女孩子陪你聊聊。当然了,只能聊最好别碰,都是出来混的,指不定是谁的马子呢。
至于说什么身怀绝技不外漏、不求名之类的话,那就更扯淡了。就算你真的淡泊名利,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政府呢?政府也淡泊名利?中国历来在国际上看重这些金牌的荣誉,只要知道谁有这种功夫,你想躲都躲不了,国家机器岂是个人能对付了的!
“北岸……他长啥样儿!”多肉植物刚把一根万宝路叼上,正在低着头点火儿,听到北岸这个词儿之后,立马就抬起头向湖对岸看了看,眼睛里全是警惕。
“谁看见费裤子了?”洪涛觉得他们三个不是故意不搭理自己,应该是没听过自己说的这个外号,于是又换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