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92章 不好混啊

“哎哎哎……费爷、费爷,消消气,他们俩不是不知道嘛……你们俩也是啊,以后不知道的就别乱说。先不说费爷以前有跟着教授混的情谊,也不说教授多能打,再能打也扛不住十几个人一起上。不过这位还真不能惹,他们家在局子里有人,他揍别人一顿进去半天儿就出来了,你揍他一个试试?当年在鼓楼前面伤了他的那几位现在恐怕都还没出来呢,第二天天没亮分局刑警就进家了,连派出所都不用去,直接邮看守所去。要我说啊,费爷您还是去一趟吧,不说是好事儿嘛,我琢磨着教授也不是喜欢找邪茬儿的人啊,说不定真是好事儿呢。”白白净净的家伙之所以能在这个小团伙里地位颇高,看来和他的脑瓜子好使有很大关系。出来在街面上混光能打很不够,脑子不好使分分钟倒霉,他应该就是费爷的智囊了,俗话叫狗头军师。
“没听说啊……这段日子挺消停的,没人来找事儿和图书……”一个白白净净的手下立刻回答了多肉植物的问题,而且很确定。
“我让你傻逼!我让你傻逼!我让你傻逼!不知道死的玩意……你还瞪眼?你以为他那么好打发啊!他身上有功夫,咱们几个绑一起也不够他一个人打的。当年在鼓楼前面吃夜宵,我们被东城的三十多人围住,后背上这么长的口子好几个,血顺着鞋跟往外流,他照样拿着一把铁锹扫趴下半街筒子的人,要不是警察来的快,好几个脑袋就得给削下来。你还想和他玩楞的,要去你们俩去,别说和我认识啊!”多肉植物还没等两个同伙骂声结束,就从石凳上跳了起来,照着他们俩每人几脚,一边踢一边骂,这口恶气总算是出去了一点儿。
“你真觉得是好事儿?那三个傻逼孩子不会是听错了吧!”多肉植物咧了咧嘴,他是真不想去面对洪涛,尤其是受了伤的洪涛。
“完了、完了……虾米了……姑hetushu.com娘,这些日子听说谁在咱这一片打伤人了没?”听完了中学生的描述,多肉植物连烟都不点了,转头冲着自己的手下低吼了一声,脸上的痘痘直发红。
“我觉得要是坏事儿的话,教授肯定不会带着伤一个人来的。”狗头军师的脑子确实不错,多少还算能捋清楚逻辑关系。
“按说我们哥几个应该陪费爷您一起去,刀山火海咱哥们也没怕过不是……不过教授只说让您带着那三个小崽儿去,他又不喜欢咱们去他家附近转悠,所以我觉得我们哥几个还是在这儿等您的好消息吧。不是咱不仗义,这不是怕给您添麻烦嘛……”不愧是狗头军师,这张嘴真会说话,让老大一个人去涉险,结果却说成了他们这些小弟懂事儿。
“成吧,好事儿坏事儿我都得去,去就去吧……你不跟我走一趟?”多肉植物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提起来,只想多拉一个垫背的。
“带你们一起去…和-图-书…你们认识他?”多肉植物越听越糊涂了,照着其中一个孩子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
“费爷,他谁啊?”中学生一走,多肉植物的几个同伴才张嘴,当着外人的面儿不好显得自己老大怕事儿,所以刚才他们都没问。
“他、他还说让您带着我们三一起去,有好事儿……”中学生吓了一哆嗦,搜肠刮肚的想了想,终于想起还有一句话没传达到位。
“那尼玛就怪了,他胳膊不是在咱们这儿伤的,总不能也怪到我头上吧!他还说什么了?”多肉植物就差把自己一头黄毛揪下来了,在亭子里转了好几圈,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想起三个中学生才是目击者,一步就窜了过去。
“还有谁啊!是哪个缺德玩意把教授伤了,这回恐怕没法善了喽。没听说让我去家里找他嘛,这是要让我把人交出来啊!我他妈上哪儿找人去啊,冤死我了!”眼前没了外人,多肉植物也就不装了,一屁股坐在石凳上,www.hetushu.com哭丧着一张脸不住的抱怨。
“树尼玛还没倒呢,猢狲就要散……看来我也得想想后路了,老这么瞎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哦。”多肉植物脸上的横肉抖了抖,一个人推着车走了,骑出去几十米之后才对他这几个同伴的不仗义行为发出了不满的嘀咕。老大也不好当啊,现在的人越来越多的都奔钱途去了,出来混的人越来越少,质量也越来越次,不再像前几年那样好混了。
“……那也不能光靠名号压人一辈子吧!现在他不混了,咱还怕什么?给他面子叫一声大哥,不给面子就是个傻逼!”那两个混子觉得听明白了,这种事儿在街面上并不稀奇,混子也不能混一辈子,大多数还是要洗手不干的。他们一般退出之后就不搀和街面上的事儿了,大家冲着以前的面子也不会找麻烦,仅此而已。
“啥教授?我怎么没听说过?”有怕的就有不怕的,多肉植物的同伴中有两个小子不太明白自己老大为啥www.hetushu.com这么怕那个叫教授的人。
“不认识……从来没见过……”三个中学生坚决摇晃着脑袋,现在他们估计很后悔替洪涛传话,眼前这位老大已经快进入暴走的境界了,为了大半盒烟平白无故挨顿揍不太值啊。而且要是把这位爷惹毛了,以后这一片儿就别想来了,看见一次就得被揍一次。
“滚蛋,去银锭桥上等着,谁敢跑我下午就去学校抄人!”多肉植物也没辙了,这三个中学生还不能放走,干脆先轰一边儿去。
“……前几年费爷就是跟着教授混的,那时候我刚上高一,就和他们一样,连边儿都摸不上。你们俩是外来户儿,没听过他倒是不奇怪,他已经好几年不出来了。费爷、北岸大生子、积水潭小炮、前海东岸的半头砖当年都是教授带出来的。”又是那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开口为同伴解释了一下这里的人际关系,别看他瘦瘦弱弱的,在这个小团体里地位还不低呢,好像除了这个多肉植物就是他说话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