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95章 情报来源

这些人看上去比洪涛还不靠谱,他们在寒风中居然光着膀子,甚至只穿一条游泳裤或者一身游泳衣,有的人还扑通扑通的跳进初冬的湖水里去游几圈,上岸之后用手把身体拍得通红,披上一件儿军大衣还能站在岸边聊一会儿。
多肉植物那群混子是一种消息来源,但覆盖面还不够完全,要想更多的掌握第一手资料,洪涛还得把这张情报网织得更紧密一些,而这些中老年人就是他的另一个大依仗。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消息来源、中年人有中年人的消息来源、老年人有老年人的消息来源。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道。
“郭大爷!您这身子骨儿挺硬朗啊……哎呦喂,这是青春痘吧!您要是再锻炼两年说不定就该管我叫大爷啦,真是越活越年轻嘿!”洪涛不是来参加冬泳活动的,吊着一只胳膊也没法儿游。今天他到这里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找熟人聊天,只要是在前海、后海、积水潭附近住的人都要聊,内容也有只有一个,就是关于hetushu.com那位燕子李三的事儿。
不过这时候有一个地方是例外,它非但不会冷清反倒比其它季节更热闹。洪涛从家出来,沿着湖边向西一直走,在距离醇亲王府几百米的地方进了一个街边花园,花园对面就是卫生部和聋哑学校。在这个花园里聚集着一大群人,年纪普遍都在三十岁往上,四五十岁的居多,零星也有几个小伙子和几个老翁。
不过她们也没从洪涛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只要不动刑,洪涛的嘴要多严实有多严实。而且留给她们的时间也不多,洪涛吃完午饭就出门了,说是要去后海边上溜达溜达消化消化食儿,直接把她们俩扔在家里不管了。
初冬的后海失去了夏日的翠绿,同时也失去了大部分人气儿。岸边那些钓鱼、遛弯、谈情说爱的人都被瑟瑟寒风给吹没了,只有湖水还一成不变的荡漾着,仿佛在努力抗拒可以把自己冻住的温度。
送走了多肉植物,洪涛回到饭桌上就感觉到气www.hetushu.com氛不太对,两个女人的眼睛里全是戏谑的神色,可口的饭菜丝毫堵不住她们俩那两张八卦的嘴,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一刻不停的提出来,全是有关自己过去的。你只要回答了一个那就没完没了了,不把你的历史扒个精光她们决不罢休。其中的重点自然是有关女警的内容,纵使洪涛一口咬定自己没啥想法,张媛媛和孙丽丽依旧不信。
“……嘿嘿……那我就拿着啦……”多肉植物让张媛媛这么一笑,浑身骨头都酥了,乖乖的把钱拿了起来,满脸都是傻笑。
洪涛也是个初级冬泳爱好者,之所以说初级是他不敢也不能在寒冬腊月里跳进冰窟窿中畅游,只敢在初冬没结冰、初春冰刚化的时候下去游几圈,从水平上讲只能算个冬泳初学者。可要是从时间上来讲,洪涛比这里的很多资深冬泳爱好者资历都长,他这个习惯是从初中养成的,到现在已经超过十年了。可惜一直就没能坚持下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所以m.hetushu.com水平一直就停留在初级阶段,气温一进入零下他就和两栖动物一样缩回去家去了。
“没错,费爷,交情归交情,钱归钱。现在这个社会不是光讲交情啥都不顾的年代了,你这位张姐都明白,你总不能还和我假客气了吧。拿起来,然后咱再聊剩下的事儿,否则我就没法张嘴了。”洪涛冲张媛媛笑了笑,这个女人都快成精了,要是自己能早几年认识她,她又不用去夜场混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这一片的大姐头了呢,做人真是太明白了。
“还有一个事儿。北岸这边新来了一个女片儿警,姓江。她是我一个亲戚,脑子有点不太好使,你和这片的人打个招呼,看在我面子上别和她较劲儿,真要是有事儿过不去了就来找我,我兜着好吧?”说完了找人的事儿,洪涛又想起江竹意来了。她那个脾气和冲劲儿,当片儿警有的事亏要吃,光是这一片的小混子她就摆不平。明着不敢得罪她,可是暗地里的阴招儿多着呢,那些半大小子和*图*书要是使起坏来可比自己要损多了。
别小看这些街头混子和不爱上学的半大小子,他们有时候比任何情报机构都管用,尤其是对他们住家附近的事儿,这些人知道的比谁都多。但他们不会和家长、居委会、警察说这些,你越是问就越不说。他们才不管谁是不是通缉犯呢,要是能帮通缉犯一把他们说不定会更乐意。
冬泳!这群不靠谱的人有个非常正经的爱好,他们叫做冬泳爱好者。冬泳,顾名思义,就是冬天游泳,还得是在野外游泳。这可不是行为艺术,而是一种体育锻炼。据说常年冬泳可以增加人体的抵抗力,至于说延年益寿、治疗疾病之类的说法就不清楚是真是假了。
“还是拿着吧,你手底下的人可不会白干活儿,他这些钱也不是给你的,是不想让你为难,以后他再有事儿就没法张嘴了。你要是不拿这些钱,就等于是要和他绝交了,是吧?”张媛媛就坐在多肉植物旁边,自打这个家伙一进门,她就叼着筷子头仔细打量,耳朵和脑子也没http://m•hetushu•com闲着。听到现在她差不多算听懂了,洪涛这是有事儿要求人,求的人好像还是他以前的手下。对于这种事儿她也不陌生,商场上的事儿有时候和混子之间是一样的,对于洪涛这种办事方式她也比较认同。看到多肉植物还碍着面子不好意思拿钱,她觉得自己这个外人说句话反倒比洪涛说要管用。
“教授您这就是见外了,没您当年带着我出来,现在我指不定还在那儿挨揍呢。钱我不要,事儿我一定给您办好!别的地方我不敢吹,后海这一片儿只要是咱想找的人,他就算钻到水里也躲不开!”洪涛越是客气,多肉植物就越觉得瘆人,连为啥要找这个人都没敢问,更不敢去拿那四份儿钱。
洪涛也想利用这次机会和原来这些一起混的人联络联络感情,人这个玩意是讲圈子的,如果你老不和大家一起玩,多深的感情慢慢也就淡了。别看自己不打算再去四处打架争地盘玩,可是这些关系并不是一点儿用都没有,有总比没有强。赶上特殊的时候,他们的能量不是一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