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96章 各有各的道儿

其实这个家伙最初一次作案应该要追溯到夏天,当时位于后海那个南岸的一户军队大宅子失窃了,据说钱没丢多少,但是有些贵重的纪念品不见了。这座宅子的主人属于开国元帅级别的,别说家里丢了东西,就算丢条狗警察也得第一时间来报道。当时派出所和分局都来人了,可是勘察了半天啥也没发现,只在东墙内外找到了几个脚印儿,由此判断这个贼是翻墙进出的。
确实,这两座院子里都有人,不光是有人,还是专职的警卫人员,可为什么就没发现贼呢?难道说这个贼就真那么厉害?还真不是,这个问题在洪涛脑子里根本就不是问题,同样,放在附近的街坊邻居脑子里也不是问题。原因很简单,就出在高官和大院子这两个词儿上了。
派出所片儿警把工作做得再细,他们也接收不到小混混的消息,那些半大孩子正处于叛逆期的顶峰,父母都不乐意搭理,谁认识片儿警是谁啊?不光是得不到小混混的消息来源,这些中年人也不会过多搭理和-图-书片儿警,见了面还没等片儿警张嘴呢,他们就先念叨上了,心中对社会问题的不满说好几天都说不完,不让他们说痛快了你是别想提问题。经过那十年的磨练,他们这一辈儿人已经对政府失去了基本的信任和理解,警察下了班脱了衣服可以和他们称兄道弟一起聊天,但是别聊正经事儿。
如果不是因为季节不对,洪涛根本不用特意跑到这些地方来找人聊天,只要沿着后海转一圈儿,那些钓友就能把他所需要打听的问题带走并散布出去,用不了几天就能得到反馈。可惜现在已经过了钓鱼的季节,要想找到这些人,除了冬泳据点之外,还得去积水潭东岸和前海小花园里转转,那些夏天钓鱼的人们现在都改玩牌和下棋了。
事实是什么呢?在洪涛看来只有三点。第一,此人很可能是单独作案,没有同伙接应,因为每次他拿的东西都不多;第二,他基本都是夜间出来活动,前面五次的发案时间没一个是白天;第三,他确实身手矫健,http://www.hetushu.com上房上墙比普通人利落,因为不止一个附近住户反映过,当天夜里听见过自己房顶上有动静,但不大。
这些事儿能瞒住别人,却瞒不了住在周围的邻居,谁家发生点儿事儿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打听清楚,封锁也没用。你家有没有人出来买菜?你家有没有人在附近遛弯?你家有没有孩子在附近上学?只要你还活在这个世上,本身又脱离不开普通民众的环境,那你就啥也瞒不住。
从十月初开始,这个贼好像有点偷上瘾了,连着做了三起案子,足迹遍布了三海附近,只要是大宅门,不管属于地方还是军队,他都要进去看看。在这么多次作案中,他只有一次被人发现,但也没看清面孔,目击者被他从房顶上扔下一块砖头准确的打在了脸上,鼻梁骨都断了,然后和通报上那张照片算是唯一的人证、物证。
“瞎他妈扯淡,还飞檐走壁……还用飞抓……说书呢吧!就这个墙,谁来飞一个、抓一个给我看看!”洪涛回家的时候m.hetushu.com并没继续走后海边,而是选择了更靠北一些的鼓楼西大街。在这条路上有个菜市场,他想中途买点排骨回去炖炖,慰劳慰劳自己。一边分析案情一边往菜市场走,不知不觉就到了果子市,这里的街道北面都是平房区右边则是一堵灰色的高墙,墙高也得四五米,上面也有铁丝网。
可这座院子的墙和监狱有一拼,四米多高还带铁丝网,院子前后门都有警卫班站岗,墙上的铁丝网也没被破坏,小偷儿到底是怎么进来和离开的呢?大家都想不通。连想都想不通,自然也就没地方抓人去了,于是这件案子也就被压了下来。
可是没过多久,相邻不远的一个地方官员的院子里也遭窃了,作案手段和方法基本一样,还是晚上翻墙而入,专找没人的屋子进去,见什么拿什么。不过这一次更嚣张了,他居然在屋里吃了一顿夜宵,还开了一瓶好酒自斟自饮了起来,耗到天亮之前才离开,同样是从原路翻墙而出。
洪涛这一下午几乎听了十多个不同的版本,m•hetushu•com里面有的还算靠谱点儿,有的干脆把这个贼描绘成了武林高手,还有人口口声声说看见人家从几米高的墙上纵身一跃,就跳出去半里地远……洪涛自动在脑子里把这些艺术加工统统去掉,再把戏说的部分抛弃,最后根据对讲述人性格的了解,把他有可能吹牛逼的地方也给抹去,剩下的才是基本靠谱的事实。
宅子是谁的并没错儿,可惜主人根本就不住这里,甚至连家人都不住,这里只是国家分配给他们的标准配置,常年在此居住的只有警卫人员和几个打扫屋子的勤务人员。能称为大院子,自然要大于两进,甚至好几进。这些警卫人员和勤务人员平时并不去内宅乱转,他们只管把前后门、外墙看守好就成了。说起来这种宅子就像个鸡蛋,壳儿挺硬,可你一旦钻破了这个壳,里面就全是一片柔软了。
如果洪涛这一个多月没去三元娱乐城忙活,早就应该听到这些传言了。附近的老百姓都传开了,说是有飞贼进京了,专偷大户人家,做派堪比小说里那些劫富济贫的和*图*书大侠。当然了,至今为止也没发现他有把钱什么的放到穷人家门口,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美好事物的渴望。反正在老百姓嘴里,这个贼仁义、正义,他们不希望他被抓住,更希望他把作案范围扩大到全市、全中国,把那些贪官污吏家都偷一遍才解气。
溜溜转到下午四点多,太阳都西斜了洪涛才算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积水潭往家走。今天有点出师不利,遇上几个同样牙尖嘴利的老炮儿,磨了半天牙,谁也没占到便宜。不过燕子李三的事儿倒是有了点眉目,就算孟津不给自己看案卷,洪涛大概也能捋清楚这件事儿到底是个什么因果了。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了,吹吧,屋子里有动静就没人听见?院子里又不是没人。
洪涛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本身就在街上混过,还混得不错,小混子们是他天生的耳目。另一方面他又能和中老年人玩到一起去,不管是钓鱼、下棋、冬泳都是中老年人居多的运动,洪涛在他们眼里并不是个没法沟通的小屁孩儿,而是个有共同爱好的伙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