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0章 再帮她一次

虽然他们俩没鄙视自己,可是一想起自己在梦境里的表现,洪涛还是很自责。从根本上讲,自己一直觉得自己活得挺明白的,表面上嘻嘻哈哈,可是骨子里还有点傲气。现在看来,自己好像是有点自信心太足了,和孟津、小舅舅他们比,自己好像还嫩的很。
“哎呀……你可真麻烦,我不需要慰问!你别打扰我执行任务,快躲开,万一被人看见我不就暴露了嘛!”巧了,大衣好像正砸在江竹意头上,门缝里白光一闪,她差点被砸倒,紧跟着又传来她清脆的嗓音。尽管是玩了命的压低,可频率没法变,一千四到三千赫兹有点多,这要是能把她嗓子上装个均衡器,洪涛现在就想动手给她调调。女人老这么说话很没女人味道,适当的加一点八百赫兹的中低音会更显得更柔和、性感。
“嘶……这得有零下了吧,真你娘的冷……”走到窗口,正好有一股小风钻了进来,吹得洪涛浑身直哆嗦。
“嘿,还活着呢吗?”开着车来到珠穆朗玛宾馆的东侧,很有经验的把车停在了一百多米外的阴影里,洪涛这才披着军大http://www.hetushu.com衣若无其事的走到了江竹意待的那扇旁门外,确定周围没人之后,这才走到门边,凑到门缝上冲里面小声问了一句。
“不对,啥叫以前啊,那现在的我是谁?逻辑不对啊!”可是洪涛马上又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梦境里的事情和前几次一样都是真的,那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呢?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怎么帮呢?帮她什么?洪涛觉得先解决她挨饿受冻的现状比较直接。这个问题很好办,自己有车,拿上一件冬钓用的军大衣,再把吃剩下的排骨热一热,带上一个当早点吃的果料面包,这不就齐了嘛。什么?排骨就面包不像话……我呸!都快饿成瘪臭虫了还这么多讲究,有本事别吃,忍着!没有保温筒也好办,把高压锅端着呗,这一锅都便宜你了,小爷我都没舍得吃啊。你要是还不投怀送抱,这玩意就太伤人心了。
“来来来……拷上!您会开车吧?正好开我车回所里,快去快回,说不定还能赶上那个贼露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一来一回少说也得半个多小和*图*书时,万一他就在这段时间里露面了,您说,这得多窝火啊……您拷不拷?不拷我可去马路对过儿巡逻了啊!”威胁自己?你还嫩点儿!洪涛不光不怕,还把双手并在一起往江竹意怀里送,伸了半天没看见她拿铐子,直接把手电筒一亮,就要往马路对面走。
“……江警官啊,你说我到底该不该去救你一次呢?必须去,我病了有孙丽丽趁虚而入,你病了说不定也有孙壮壮当护花使者。哥哥我自制能力这么强,可以做到坐怀不乱,你恐怕就不成啦。你不光是社会经验不多,对付男人的经验更少,万一身边再多一个男警察,那我就真没希望能接近你了。唉,算是为了我自己吧,也算你运气好,小爷我就再救你一次!”一提起江竹意,洪涛就不由自主的心软。就算她对自己再无情,自己也总能找出特别充分的理由去说服自己,这次也不例外,没用几分钟洪涛就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很说得过去的理由,结果就是还得去帮她一把。
“您作为一名光荣的公安干警,为了保护百姓的安危,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还和-图-书彻夜守候,您说我就算是个铁石心肠的混蛋,也该被您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感化了吧!我是来替附近居民慰问您的,这件军大衣您先接着啊……”洪涛说话的内容与腔调也非常不配套,怎么听怎么别扭。可是他不光说,还真有行动,一甩手,军大衣就飞过了铁门。
“我看着表,三分钟之内你不从大门里出来,我就拿着手电到对面大墙下面去义务巡逻,一边走还一边唱歌,这叫防患于未然。有我在,那个贼就算瞎了眼也不会来的。我去大门口等你啊,三分钟!我说到做到!”洪涛没再和江竹意耍贫嘴,目前这个环境不适合进行过多的语言交流,先把她弄到自己车里去,热乎乎的排骨吃上,暖烘烘的热风一吹,有话慢慢聊嘛。长夜漫漫,到天亮还五六个小时呢。
“看来我真的很有傻逼的潜质,病刚好没几天,怎么又忘了关窗户啦!草!”越想越想不通、越想不通就越烦,在沙发上坐了快一个小时,洪涛感觉到屋子里有点冷,转头一看,窗户咧开了一扎多宽的缝隙。别问啊,这是孙丽丽干的,她不光喜欢把屋子和_图_书里弄得干干净净,还喜欢开窗通风换气,而且不管季节。你说你一个抽烟的人,哪儿这么多臭毛病呢!而更缺心眼的就是自己,明知道她有这个毛病,睡觉之前也不仔细检查检查。
“你看到那边的汽车没?我的!你现在就跟我去车里坐着,既不耽误你监视的任务,也不用在这里受冷风吹,不是两全其美嘛。别问我为啥这么好心,我有间歇性精神病,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某件事儿是为了什么。还是那句话,你不去,我就上马路对面巡逻。你看我这个手电,日那个本进口的,充满电之后能亮八个小时,贼亮!从这儿能一直照到半里地之外去。别看你这根电棍个头大,没用,不信咱俩比比?”只要她肯到大门口,洪涛就有把握再逼着她往前迈一步。人嘛,都是这样儿的,一旦开了头,后面就容易多了。
像他这种过于理性的脑袋真不适合思考这种过于非理性的问题,要是光按照逻辑推理的话,一辈子也推不通。可惜现在还没有网络小说可以看,否则他马上就能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表现会不会和某种重生、穿越之类的事和-图-书情沾边,估计很快就能想通了。
“洪涛,我警告你,我不是你能命令和威胁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带回所里去!你这叫妨碍公务!”江竹意还真不是普通人,她就是不肯再往前迈一步,甚至不惜用武力威胁。
“丁大师啊,这次您恐怕是没说服我,这件事儿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劲儿,怎么会有两个我自己呢?难道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也不对啊,梦里那个我明显还不如现在的我呢,要不是长得太像,我就拿他当个傻逼啊!”这次洪涛多少比前几次做梦之后理清了一点头绪,可是一个逻辑问题又把他给绕进去了,摘了半天线头也没摘出来。
“……怎么又是你啊!这都十二点多了,你不睡觉跑这儿来干嘛!”江竹意还在,可是听她说话的腔调显然已经没啥力气了。看来西北风并不在乎谁长得美不美,该吹是一点儿不会手软啊。
“大衣还你,谢谢了,我真不冷……你回去吧,我以后保证把你当同志对待还不成!”只用了不到一分钟,江竹意就出现在宾馆的大门口,这次她学乖了,不再和洪涛硬顶,而是采用了更狡猾的方式,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