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2章 排骨攻势

“这么说也不太真实,你还没那么大吸引力。这是我晚上炖的,吃了一半儿,剩下这一半儿就便宜你了。怎么说您也是为国为民辛苦操劳,分房、升职、涨工资的事儿我解决不了,说句热乎话、弄个热乎菜啥的还没问题。别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啊,我们家除了针线也没别的!吃吧,别客气,你就当它是我的肉,想一想以前我怎么气你的,估计这个锅你都能嚼吧嚼吧咽喽。”洪涛很想说这是自己专门跑到四环外采购的新鲜排骨、又用八十种香料腌制了七七四十九个小时、最后砂锅小火慢炖了九九八十一天的爱情结晶,可是看到江竹意满脸通红的样子,就知道她在男女关系方面恐怕更是个雏儿。这种女孩子不能下药太猛,话太甜她会晕的。
“那当然,我也知道当街打人不对,就算他罪有应得,也不能影响别人对法律的信心,尤其是孩子们。这件事儿我检讨,以后尽量有事儿说事儿,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其实我这几年已经基本不打架了,不信你去问问蒋所和管所……”自我批评,这是www.hetushu.com化解矛盾很有效的方式。如果两个人都玩了命的指责对方,那只能是越来越火气大、越来越话语尖利,最终除了仇人啥也做不了。但如果能先把自己的错误承认并深刻检讨,要是没什么大矛盾,对方也不会得寸进尺的。她也得跟着一起检讨,于是双方就你退一步我退一步,矛盾就算没解决,也不会弄得剑拔弩张了。
当然了,也有人喜欢得寸进尺,遇到这样的人,最好还是离远点,要不就糊弄她,千万别打算和她做朋友。不明事理的人只会给别人添麻烦,不是合适的朋友候选人。
“这是我的叉子,洗过的!还有一个面包,别沾着汤吃,咸,我口儿有点重。”洪涛算是真服了,她居然自始至终没说出半句感谢的话,哪怕是假客气都没有。
“嘿嘿嘿……来,抱着它,我给你变个魔术,非得让你夸夸我!”如果江竹意还没反应,洪涛就该怀疑她的鼻子是否有鼻炎了。自己做别的菜都在平均水平线之下,唯独炖排骨还凑合,可她居然上车这么http://m•hetushu•com半天没闻出来,真是太气人了。现在她终于觉悟了,洪涛真是有点内心窃喜,很殷勤的把军大衣叠成一团放到江竹意怀里,这就是她的小饭桌。然后转身跪在驾驶座上,把后排那个还带着温度的高压锅给端了过来,直接放到了江竹意抱着的军大衣上。
“这么说我还得表扬你?”就像车内的温度一样,随着误解逐渐消除,两个人之间的敌对态度也慢慢转变了,江竹意百年不遇的和洪涛说了句玩笑话。
成了,洪涛大概明白了,她和自己一样是个孤儿,但其实并不一样。自己成年之后父母才离开,对自己的性格影响并不大,而这个江竹意的少年、青年时期缺少家庭温暖,才让她性格里出现了很大缺陷。洪涛相信那位女警察一定不会虐待她,但让一个比男人还厉害的女警察去照顾一个小女孩儿,答案是很明显的,她把江竹意带偏了。不是故意的,而是她根本不具备某些条件。
“你这车里是什么味儿啊……咕噜噜……”身体舒服了、精神放松了,事儿就来了。江竹和_图_书意觉得车里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儿,若隐若现的,每当闻到它时,肚子就不由自主的响。
这样吃饭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当兵的、一个是长期吃单位食堂的。在那种乱糟糟的场合里还能细嚼慢咽品尝滋味,必须是性格已经定型的成年人,小孩子在这种环境里待时间长了,再有个暴脾气的警察干妈整天做榜样,能学出好儿来才怪。
那是什么原因让她的性格缺陷如此明显呢?家庭!洪涛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很靠谱的答案。孟津给自己的资料上写过,她父母都是警察,在她中学时候就殉职了,她是跟着一位女警察长大的。这位女警察还不是普通女警察,而是战斗在反扒第一线的炮局便衣警察。
“……懒得理你!”让表扬就表扬,凭什么啊!不过江竹意把这句话听进去了,她从高中开始就是尖子生,一般都是别人表扬自己,自己还真的很少表扬别人,现在居然被一个不太熟的人直接提出来了,难道说自己这个毛病真的那么明显吗?
只要看看她吃饭的模样,洪涛就大概可以知道她和图书童年是什么样儿的。速度比自己稍慢有限,一口饭在嘴里绝对不会过多咀嚼,差不多就囫囵咽了。第一口刚咽下去,第二口就得塞进去,流水线不能停,嘴有多大食物就得塞多少,什么美观不美观的,速度第一!
“那天的事儿我也有责任,不该先入为主轻信另一个人的话。不过当街打人本身就违法,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都是不对的!”洪涛的办法起作用了,既然他说得这么诚恳,江竹意也不好再硬撑着。其实洪涛说的很多东西都是她心里的结节,自打毕业之后到了工作单位,越来越多的事情会让她郁闷,可她又不想承认是自己以前的认知有问题,最终的火气就都发到洪涛身上了。谁让他正好赶上了呢,还长了这么一张不太招人喜欢的破嘴,也是活该。
“排骨……你开车出门还带着半锅炖排骨!?”江竹意的脑子也有点异于常人,当她看到、闻到小半锅热乎乎的炖排骨就摆在自己面前时,第一反应居然是去探讨洪涛出门的习惯。
“好啊!我就从来没听过您表扬人,要不您也露两手让我见识见识?和*图*书”死孩子放屁,有缓儿!都能开玩笑了,洪涛觉得自己的策略很奏效。
“你是不是真的不会夸人啊?点点头,我就不难为你了,你见过开车出门带着高压锅炖排骨的吗?”洪涛差点飞起一脚把这位从副驾驶踹下去,都什么人啊,情商也太低了吧!怪不得她以前说话、办事儿都那么不近人情呢,合算不是装的,真是本色出演。
倒不是自己非要听虚情假意,而是替她担心。她在这方面真是太欠缺了,怎么会这样儿呢?这肯定和公安大学的教育没关系,分局的技术部门里有好几个公安大学毕业的女警察,她们为人处世一点不比其他警察差,小嘴可能说了、可能讨领导欢心了。
“……那、那你帮我盯着点儿……”江竹意抱着这口锅就和抱着一枚原子弹似的,想放放不下、想端端不起来,嘴唇咬了好几次,还是没抵御住肉香。主要是锅离脸太近,整张脸就在锅沿上,想不闻都很难。
“……专门给我做的?!”江竹意好像想明白了,眼睛瞬间睁的老大,尽管车里比较昏暗,可洪涛依旧看到了她的耳根子都红了,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