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3章 狗男女

“听你一句夸奖真不容易啊……我抽根烟成吧?不影响咱隐蔽,你看,我都准备好预防措施了。”洪涛已经忍了半天,他不想把自己的缺点展现给江竹意,可惜烟瘾这个东西不受大脑控制,自己最缺的就是毅力。实在忍不住了,干脆拿起一张报纸卷成个纸筒,准备在纸筒里抽烟,不让火光被外面看到。
“……我把锅带回去帮你刷了吧……”十分钟之后,江竹意停止了往嘴里塞东西,终于把嘴腾出来说了一句话。
“这不就是个老鼠嘛……”两个脑袋凑在军大衣下,借着手电的光亮算是看清了挂坠,江竹意并不觉得这个挂坠有什么特别的,歪着脑袋冲洪涛眨巴眼睛。
洪涛心里在偷偷乐,梦境里自己耳朵上这个伤口就是坐在身边这个江竹意咬的,她反应如此强烈,只能说明一件事儿,她也对耳朵上的伤口有印象,咬自己的说不定就是她,或者说她也做过这个梦。
“别动……你脸上沾了http://m.hetushu.com点肉汤……”距离如此之近,灯光又如此之强,江竹意的鼻翼、嘴唇、眼皮都变成了粉红色半透明状态,洪涛突然想起了耳朵的问题,她总是用头发把耳朵盖住,上面到底有没有缺口呢?
“来来来……蒙着点儿……”洪涛伸手把军大衣撩了起来,率先把脑袋钻了进去,又晃了晃手里拿着的手电,示意江竹意也把脑袋钻进来。
“哦……我也不太清楚,估计是被啥动物咬的吧,我还特意去打了破伤风针。”费了半天力气,洪涛还是没看清楚江竹意的右耳朵,她把头转了回去,从军大衣下面钻了出来。
“这是什么?”车里光线很暗,江竹意都快把挂坠和脸一起贴玻璃上了,还是没看清。
“放屁!你自己看看,这是狗的牙印儿吗?你们家狗嘴是平的?咬人还用门牙?”江竹意果然上当了,一听洪涛说自己是狗,气就不打一出来,刚才那半锅www•hetushu.com排骨的情谊全忘了,手上一用力,揪着洪涛的耳朵又往倒车镜上凑了凑,声音也提高了几十分贝。
对于梦境里的场景洪涛已经深信不疑了,不管是什么原理,它都是真的,现在自己还没有把它搞明白的能力,那索性就先利用一下它的能量为自己谋点福利吧。要是能帮江竹意把这个贼抓住,不光救了贼的一条命,还能让这个丫头欠自己一个大人情。哪怕她还是看不上自己也没关系,有了这个大人情在,自己再和她聊聊梦里的事情,她总不会直接翻脸再把自己当流氓抓起来吧。
“别!我家就这么一个值钱玩意,还是我自己刷吧。”洪涛一听她这么说,赶紧伸头向高压锅里看了看。好嘛!除了肉汤之外就没啥了,就连自己炖肉放作料用的小铁盒都被打开了,估计她是想看看里面还有肉没。
“我师傅腰病犯了,在所里值班呢……和你说说也没事儿,反正不说你也知道。现在http://m.hetushu.com所里都快空了,凡是能抽调的警力都抽调一空,内勤都得轮流上勤,你说什么时候能抓到这个贼?”去掉了敌对情绪,江竹意其实挺爱说话的,和一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先给你看样东西……”洪涛伸手从脖子里把木头挂坠给摘了下来,放到了江竹意抱着的军大衣上。她还抱上瘾了,估计这样能让身体感觉更暖和。
“你耳朵上这个伤口是怎么弄的?”江竹意坐在洪涛右侧,要想看到她的右耳朵洪涛就得尽量把脑袋往前伸,还得她把头侧过来才成。就在洪涛借口给她擦腮帮子上的肉汤,借机把她耳朵上的头发撩起一点时,江竹意突然开口了。此时洪涛的右耳朵就在她眼前几公分的地方,被手电光一照,上面的伤痕历历在目,是个半圆形。
“我不让你抽你就听话?”江竹意吃饱了,心情大好,今天洪涛也比较乖,那张破嘴没再刺人,她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爱说不说,我还不http://m.hetushu.com想听呢!”江竹意此时越来越像个正常女人了,她也会不由自主的撒娇,方式方法没什么不同。
“你又骗人!我说你是不是满嘴瞎话说习惯了,给你看看,这是动物咬的?”听了洪涛的回答,江竹意突然变得有点暴躁,一伸手就揪住了洪涛的右耳朵,一把抢过手电,对着汽车的倒车镜让洪涛自己看,也不怕暴露目标了。
“我觉得像狗,幸亏我有先见之明,连狂犬病疫苗都打了。”如何对付这个女警察,洪涛已经有点心得了。你不能和她在正常情况下聊,因为她的智力并不低,很不容易上当。但她有个弱点,就是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智商就直线下降,自己先得把她激怒。
“你的手艺不错,比我干妈做得还好吃……”笑容,洪涛终于见到江竹意发自内心的笑容了。不容易啊,六斤多排骨,就算自己吃了一半儿,还剩下三斤多呢。三斤排骨换个笑容,还成,不算贵,养得起!再贵点儿自己也能承受,这个笑容http://www•hetushu.com也确实值钱。红扑扑的脸蛋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白花花的牙,看着就那么干净、那么让人放心。
“其实我觉得吧,这么盯着都是白搭。你看这片宅子,东西两面都是居民区,南北两面是公路,光你一个人能盯住?对了,我胡叔呢?他怎么让你一个人来蹲点儿了,这不太符合常理吧。”洪涛很会得寸进尺,烟点上之后,没抽几口纸筒也扔了。这又不是反特片,用得着这么小心嘛。
没错,洪涛马上想起来了,自己第一次和她说自己叫洪涛时,她显得很惊诧,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江竹意这个名字自己就是从梦里听来的,难道她也和自己一样在做同样的梦吗?那这就有点意思了,不管是不是,洪涛决定必须把这个女警察忽悠晕,然后把这件事儿弄明白。
“你真想听?”本来洪涛是想逐渐把话题转到案情上的,没想到江竹意自己送上门来了,正好,自己得想办法让她成为那个把贼抓到的警察,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让贼保住一条小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