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4章 谁是狗?

“……孙子撒谎!我向毛主席发誓,谁撒谎谁是你儿子!哎……别打、别打,口误、口误!”洪涛刚想发个誓,没想到又说错话了。在一个大姑娘面前说是人家儿子,这和骂娘没啥区别,于是胳膊和后背就遭到了江竹意的攻击。还好,她并没用全力,看在半锅排骨的份儿上只挑自己肉厚的地方打。
“我真不知道耳朵是谁咬的,九月初我上班的时候半夜去钓鱼……”让江竹意发泄完了,洪涛开始讲述自己耳朵上伤口的来历。他自己也不太相信是动物把自己耳朵咬成这样的,具体答案打算从江竹意这里找,就算江竹意不逼着自己讲,自己也得想办法和她念叨念叨,现在好了,她主动要听。
“对了,我还忘了你是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痕迹检验之类的课肯定学过,要不您帮我看看这是啥玩意咬的?”听着耳边传来的粗重呼吸声,洪涛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让hetushu.com她情绪失控可以,但别刺激太大,否则她又得和自己翻脸。那样的话,这一晚上的工作就白干了,半锅排骨也算真喂狗了。
“哦,不是我咬的……那是谁咬的?”不用再问了,洪涛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这个女警察江竹意就是自己梦里的那个江竹意。这个信息非常重要,可以确定自己应该不是脑子或者精神上出了毛病,所以他打算先慰劳慰劳自己,慰劳的方式就是调戏女警察!
“……我不经常喝酒,平时在家我滴酒不沾。不过我有个毛病,一喝多了就容易断片儿,会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力……刚才我说到哪儿了?”江竹意这种不断打岔的行为让洪涛有点不适应,来回一解释,连自己的思路都乱了。
“哼!……”江竹意还是没撒手,只是不再用力往上揪了,还在用手电仔细的照着洪涛的右耳朵看,好像是在hetushu.com勘察案发现场。
“你确定不是像我耳朵上的伤口一样?”面对江竹意的拳头,洪涛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把脸往上凑了凑。
“……成成成,你说,我不插话了!”江竹意倒是没反驳,估计她也清楚自己的毛病。
“我们的工作不太忙,两个人一起值班,一个人可以偷偷干点别的……那天天气有点冷,我就买了一小瓶白酒,结果不知怎么喝断片了,一睁眼就到了第二天早上……”洪涛给她稍微解释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下说。
“你一个人去那么荒凉的地方钓鱼就不害怕?”江竹意又打断了洪涛的话,问的问题依旧和主题没啥关系。
“说到一睁眼就第二天早上了。”江竹意倒是记得挺清楚。
“你们上班还能钓鱼?”江竹意在这一点上很像孙丽丽,总喜欢听一半儿就插嘴,而且会忘掉谈话的目的。
“哎……哎呦……不是狗就不是呗,干嘛http://www.hetushu.com这么用力啊,我耳朵都快被揪下来了,咱能先撒手不?”这次洪涛不是装的,真疼,这个小丫头片子下手真狠。
“……你这种模样很让人讨厌,就像是一个无赖!”江竹意的拳头最终也没打下去,她已经开始心虚了。这个男人居然也做了和自己同样的梦,梦里是啥情景她心里比谁都清楚,此时她的心跳肯定已经过百,摆出一个凶狠的架势只不过是在掩饰心虚,可惜被他看透了。
“你还经常喝醉?”江竹意又发现了洪涛一个缺点,还及时提了出来。
“……我能问问在你梦里我是什么样的吗?”江竹意没说成也没说不成,她根本没回答洪涛的问题,而是反问了洪涛一个问题,问完之后紧咬着嘴唇,双拳紧握,非常紧张。
“后来我就落下一个很特别的毛病,经常做梦!梦里还经常有你出现,不光有你,还有别的人和事儿。这让我很担忧,老怀疑是不是http://www.hetushu.com自己脑子里出了问题。我能不能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废了半天力气,洪涛终于算是说到主题了,他决定和江竹意直接摊牌。这个女警察别看工作经验不足,但是神经足够大条,直接说比较合适。
“我说你能不能让我说完再问?这么一股子一股子的说,我很累啊!”洪涛终于忍不住了,自己就是个碎嘴子,没想到还有比自己嘴碎的,碎的都没边了。
“是……谁也不是!不是人咬的!”江竹意差点就上了洪涛的当,反应过来之后有点恼羞成怒,拳头又举了起来。
“这还用看,根本就是人咬的!那我问你,你的耳朵是被谁咬的?你为什么要撒谎?”江竹意终于松手了,同时还把洪涛的脑袋往外一推,改用手电照着洪涛的脸,又进入了审讯模式。
“对,第二天早上我一睁眼,直接就在值班站里了,连怎么回去的都忘了,结果耳朵上就多了这么一个伤口。我也不清hetushu.com楚是被什么咬的,我钓鱼的水边上是一片荒地,根本没人啊!我琢磨着是不是某种动物,比如说獾子、狗、猫、老鼠一类的,也就这些动物才有可能出现在我钓鱼的地方……”洪涛一边说一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朵,上面的伤痕很清晰。
“……我也做过同样的梦,梦里也有你,而且那会儿我还没见过你……我耳朵上的伤口和你的不一样!”江竹意没让洪涛看自己的右耳朵,低着头憋了半天,还是承认了自己也做过同样的梦。但她说谎的水平太差了,连逻辑关系都没捋清,说了不如不说。
“……你大多时候穿的是欧洲古代的那种大裙子,咱俩还挺熟悉的……对了,你耳朵上也有一个和我差不多的伤口,我想问的就是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右耳朵。”洪涛这次没敢实话实说,梦里那个江竹意和自己已经超过了亲昵这个词儿所能表现的范畴,如果自己照实说她肯定挂不住脸,还是含糊过去比较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