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5章 标准姿势

“显得不正经、像个二流子是吧?没事儿,我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心眼还宽,您想说什么就尽管说,我不会记恨的。既然您喜欢一本正经的谈话,那我就倚着您,女士优先嘛。请问江警官,除了我和您勾勾搭搭的春梦之外,您还梦到过别的场景吗……哎呀……哎呀……别打脸!”可惜江竹意碰到的是洪涛,一个都快把派出所门槛踏平的家伙。
警察的这种谈话技巧、心理战术他从初中就在接触、研究、破解,和他玩一套只会更加受制,因为他极度反感这种以蒙人、唬人为目的的说话方式,碰上这么说话的人,得到的反馈肯定是毫不留情的奚落。但洪涛也小看了江竹意的暴脾气,由一位全市都出名的母暴龙抚养大的小暴龙肯定是不走寻常路的,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绝不会多费一句话。车厢里瞬间就变成了战场,江竹意主攻、洪涛主守,说白了就是一个揍人、一个挨揍。
“咣hetushu.com咣咣……咣咣咣……干嘛呢!开门!”很巧,洪涛和江竹意就碰上了这么几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还真有满街溜达的。不光溜达,手里还拿着手电。他们从东边一条胡同拐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这辆车里有动静,不约而同就的把手电熄灭了,然后慢慢的靠近,甚至还在不远处等了几分钟,待这辆车越晃越厉害的时候,才突然跑过来,几只手电同时照向了车内,一边照还一边拉车门、敲车窗。
“嘿嘿嘿……如果当无赖就能让你这样的大美女魂牵梦绕,我估计世上就没几个男人不是无赖了。为了你自己的名誉,是不是该给我换个更拿得出手的称呼啊?”无赖就无赖,为了让江竹意看看啥叫真无赖,洪涛又把脸向她那边凑了凑,五官就没一个在原位上的。
当然了,真正的坏蛋还看不上这个活儿,他们认为干这个属于仗势欺人,没本事。老百姓对m.hetushu.com这种组织也不太感冒,因为他们正事儿干的不多,操蛋事儿却干了不少,比如去公园抓谈恋爱的,非说人家耍流氓,所以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二狗子。今天这队二狗子算是遇上好事儿了,这种在露天、车里就真枪实弹的场面是他们最乐于执法的事情,因为他们可以合理合法的过过眼瘾。
此时要是从外面看,这辆车正在很有韵律的摇晃,晃得那么容易让人产生遐想,忍不住要过来看一看,不是看在干什么,而是要看已经干到了什么程度。
别看洪涛只有一只胳膊可用,但他的防御工事很坚固,江竹意前面的进攻基本都被他的胳膊和肩膀挡开了。这还得了,什么态度嘛,敢对抗政府!江竹意干脆跪在了座位上,占据着优势位置,一只手揪着洪涛的右胳膊,另一只手专门往洪涛的软肋上打。面对一个练家子,江竹意也不打算手软,普通的捶打和瘙痒无异,这家m•hetushu•com伙太可恨了,什么叫勾勾搭搭的春梦?这不明摆着在说自己不正经嘛!
“不说不笑不热闹嘛……江警官啊,我得给你提个意见,你的脾气太急了,脸皮也太薄了,这样是做不了一个好警察的。警察这个工作是对付坏人的,你连坏人是什么思维模式、是什么生活习惯都不了解,光板着脸就能对付坏人啦?好好好……我不说了,别开门,外面冷……”如何改变一个人的脾气,洪涛很有心得,而且不止成功了一次,现在他要把这套技术用在江竹意身上。通过不断挑起她的脾气,再在恰当的火候服软,让她没法发火儿,来迫使她自我调节和熟悉这种感觉,久而久之,她的脾气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蹂躏没。现在江竹意就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了,自己赶紧得服软。
要问这几个人是谁,谁知道是谁,他们有个称号叫联防队,大部分人来自附近的单位,还有一些街道推荐的下岗职工,工m.hetushu.com作就是协助公安机关做一些巡逻、防范的工作。不过这些人都不是啥好东西,在单位里都是调皮捣蛋的主儿,好人没人乐意来干这个差事。
不用开门问,洪涛就知道是谁来了,能在半夜拿着手电成群结队四处乱逛的人只有一种。自己不怕联防队,但车里还有江竹意,她可是片警儿,以后还要和这些坏小子经常打交道,要是让他们看到这个场面,她原本就没有的威望基本也就别指望再有了,流言蜚语对她的工作影响非常大。咋办呢?还得自己来救她。
洪涛当然不肯被人攻击脆弱部位了,那会非常疼的,但车里没法躲,一只胳膊又档不了江竹意的两只手,她也是个练家子啊,不是普通女孩子,力气大得很。无奈之下只好选择拉近距离这个方式,两个人贴得越近对方就越没法攻击,即便打到自己也没什么力道。在纯粹力量比拼上,江竹意和洪涛还是差着档次的,只要被他抓住,往怀里一带,江竹和图书意的半截身体就过了档把的位置,变成了一个人坐在驾驶席上,另一个人上身趴在这个人身上,只有小腿还留在副驾驶上。
“坏了,二狗子!别抬头,否则咱俩就不是在车里打着玩了,他们的嘴出不了半天就能把咱俩说成在车里一丝不挂……低头!别吱声,我来应付他们。”先顺势把江竹意的头按下去,然后再把衣襟拢一拢,盖住她大半个脑袋。
“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不笨,还有不错的工作,干嘛老摆出这幅样子,就不能正常一点吗,这样会让你显得……”江竹意最终还是没下车,但她也不打算再这么被动的受气了,如何变被动为主动,也是一名警察的基本功,她打算在洪涛身上试试这一招儿。
“你再耍无赖我就下车!”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过,况且自己也承认了自己在梦里梦到过他,还不止一次,江竹意是真没招儿了。现在她有点后悔,不该上这辆车、不该吃那些排骨、不该和他说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