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7章 认认门

“那、那我回小街,育树胡同你认识吗?”江竹意睡了半宿,脸没洗、牙没刷,能坐洪涛的车回家当然不会反对。经过这一晚的相处,洪涛虽然在她心里依旧是个坏人坯子,但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倒是没了,虽然有时候还是让人恨的牙根痒痒。
“你这是不太熟?我说你嘴里还有没有实话啊!你告诉我,怎么才算熟悉!”十多分钟之后,江竹意又忍不住发火儿了,洪涛直接把车停在了她家楼下,就好像以前常来似的。一次都没问过自己该怎么走,就这么轻车熟路的开了过来,这让江竹意很恼火,觉得不光是被他骗了,还有种被人耍着玩的屈辱感。
“小江啊,你叔到家刚躺下,能不能让你男朋友小点声儿啊……”洪涛这一嗓子,不光把楼前路过的人吓了一跳,还把楼里的住户也给吵到了,立马就有人打开窗户对江竹意提出了意见。听着很客气,其实已经http://www.hetushu.com很不满了,看个电影用喊这么大声嘛,瞎显摆啥啊!
“……阿姨对不起啊,他、他不是……”江竹意真想追上洪涛再把他另一只手打断,这里住的都是自己父母的同事,虽然干妈不在这里住,但这种事用不了几天就得传到她耳朵里去,瞒不住啊。
“不是太熟,到时候你给我指路……”洪涛都没问怎么走,就松开手刹把车驶下了人行道,向着东边开去。
她也不容易啊,大冷天的还得和男警察一样出来蹲守,一熬就不知道要几夜,也真难为她了。自己好歹也是个爷们儿,嘴上还是留点徳吧。况且她又是个脸皮薄的主儿,几句话说不对付又得急眼,把她惹急了对自己的计划也没好处,还得哄着。
江竹意和洪涛说的差不多,很快就从假寐变成了真睡,还睡得挺香,一边睡一边吧唧嘴,也不知道她是心宽啊,还www•hetushu.com是脑子里缺根弦,坐在一个被自己称为坏蛋的人身边还能睡着。如果不是被路过的公交车喇叭声吵醒,她还缩在座椅上,盖着军大衣暖暖和和的回味夜里的排骨滋味儿呢。
“放心吧,打死你我也不说!就别和我客气了,好歹咱俩也是同病相怜的人,说吧,去所里还是别的地方,我就一脚油门的事儿。”要不说洪涛是顺毛驴呢,你对他越客气他就越好说话,给点好脸儿立马温顺。
“你一直都没睡……坐了一宿?”一睁眼就见到洪涛那张略带疲惫的脸,江竹意略有点歉意。
“我不得帮您盯着对面的大宅子嘛,咱俩都睡了万一飞贼来了咋办……其实这都是多余,你要信我的、听我的,不用这么天天盯着,也能抓到飞贼……爱信不信,我也是多余,今天晚上你就得自己蹲守了,我要去上班,明天晚上我再来陪你吧。现在你回所里还是别处www.hetushu.com?我正好送你一段儿路。”洪涛刚想再抱怨几句,但是一看江竹意那个睡眼朦胧的可怜样子,又把后半句话给憋回去了。
“江竹意,别忘了晚上八点电影院门口啊……”不过江竹意抱着军大衣撒腿就跑,连车门都不关,这就让洪涛很不满了,于是一嗓子狼嚎般的叫声就响彻了整片儿街区,然后点火、松手刹、松离合一气呵成,捷达车就像一只逃跑的老鼠,顺着弯弯曲曲的胡同钻远了。
“你干吗!不许下车……”江竹意又有点慌,眼睛不时扫视着周围的行人,有点做贼的感觉。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是东西?怎么稍微有点事儿你就把我想这么坏啊!我从小就在这一片长大的,你父母不都是炮局的嘛,又说要来这里,这里只有这么两座楼是炮局的宿舍,你说我该把你送哪儿去?难道我明明知道还装孙子说不知道,让你给我指路才算诚实是吗?你要问我怎hetushu.com么才算熟,这很好办,你带我去你家坐会儿,喝杯茶啥的,我就彻底熟了。”洪涛已经不止一次被人误会了,基本只要说一次实话就会被误会一次,这次也不例外。这次索性连表情都没有,和声细气的替自己解释了一番,然后熄火拉手刹准备跟着江竹意上楼。
“我踢死你!踢死你!踢死你……!”一想起干妈那张严肃、严厉的脸,江竹意就有些绝望,自己该怎么去解释呢?然后就是满腔怒火。洪涛她是抓不到了,于是手里抱着的军大衣就成了洪涛的替死鬼,扔在地上好一顿踢打。发泄完之后想了想,还得捡起来把土掸干净抱着上楼。你说这是何苦呢,这要是让洪涛看见,又得是一顿数落,此种行为颇为不智。
“……我自己走吧,都麻烦你一宿了,谢谢……梦的事儿你能不能别和外人讲……”江竹意还真不太适应洪涛如此体贴的样子,总觉得怪怪的,尤其是一想起那个该死和-图-书的梦,脸不由自主的又红了。
“没良心的东西……你就这么混吧,一点儿好都不学!我又不是劳改释放犯,至于这么见不得人?别急着跑,没人看见你,这件大衣你带着晚上穿。别撇嘴,它里面是驼绒,不是棉花,盖了半宿了都没觉出来,还是装不知道啊!嗨!你倒是关车门啊!”洪涛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嫌弃了,从小学到中学,大部分同学都不敢让家长看到在和自己一起玩,到了大学是女同学不敢让家长知道和自己住一起,面对江竹意这种小心思他是了然于胸,也不会觉得自己很屈辱什么的。
干妈一辈子只结过一次婚,很早就离了,听说还是那个男的有了外遇,以后就再也没结婚。在对待男人的问题上,干妈向来是很严厉的,一旦听说自己有了个男朋友,估计这顿审问就逃不过了。该怎么和她老人家解释呢?你还别想糊弄过去,她老人家是干啥的?审了大半辈子犯人了,你能糊弄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