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09章 活人才可怕

“多睡几年也没事儿吧?等你舅舅我发财了,我给他们买个大墓地……要说有你这么个儿子也够窝心的,死了死了连块墓地都捞不上,养你干嘛用啊。你小子就是贼大胆儿,你姥爷走了之后我把屋子拆了重建一遍才敢住,你整天守着他们两口子晚上能睡得着?”
“有你在我谁也不用防着,一心一意防着你就成。别惦记我的钱了,开春儿我就要修院子,顺便给我爹妈再弄个墓碑,总不能老住石榴树底下吧!”
说真的,洪涛能在社会上百毒不侵,完全得感谢他这个小舅舅。只要是蒙人的招儿,洪涛都能第一时间见识到,不光流于表面,还能在这一大群没血缘关系的舅舅、姨们的言传身教下得其真髓、悟其原理,再加上自己能举一反三,这才修炼了金刚不坏之身。
其实小舅舅这帮人基本都是有正经工作的,而且还都不是混不下去的人,大部分是那种自觉脑和-图-书子够用但没地方用的主儿,胆子还不小。他们在这个年代里看着别人大把大把挣钱也着急啊,可是看看自己,要资本没资本、要路子没路子,除了一肚子想法之外啥都没有。什么?让他们去当小商贩从小做起,快别扯了吧,他们要是有这种恒心和耐心,早就有成就了,不就是不想费太大力气还能赚大钱嘛。
“你这是做贼心虚,整天老干这些缺德事儿,怕被姥爷知道了揍你。你说你认识这么多人,懂的也不少,干嘛不找点正经事干呢?要不咱俩合资干点买卖,比如开个网吧咋样?前些天我突然想起一个好买卖来,趁着还没人干说不定能赚钱。”
“……就和游戏厅差不多,不过里面不是游戏机,而是电脑,用电脑来玩游戏。”说老实话,洪涛也不清楚网吧是个什么玩意,这是他在梦里梦到的场景,还没听说城里哪儿有开的。不过他www.hetushu.com自己算过一笔账,发现真要是弄一间和梦里类似的网吧,搞不好真能赚钱。除了电脑采购是大头之外,后期没有什么投入,更不需要专业技术人员,很是省事儿。
“嗨,外甥啊,你这话姨我就不爱听了,我们咋不正经啦!咋缺德啦!许他们当官的随便蒙,成车皮的走私,玩了命的挖国家墙角,就不许我们也用小铲子铲点土啊?谁挖不是挖啊,要你这么说,合算就没好人了呗!”
“游戏厅?那不就是赌博嘛,这事儿你还是和老孟商量商量,地面上没人给你镇着,开业三天就得关门,想一出是一出……”小舅舅一听游戏厅这个名字,立马把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谁都知道游戏厅挣钱,但搞那个东西付出的也大,地面上各种关系不是那么容易喂饱的,还得费心费力,不符合他挣钱的理念,也不愿意让洪涛干。
“打住!别说了,越说我心http://www.hetushu.com里越慌。不成,这两天晚上我得在饭店住住,一说这个我就又想起你姥爷来了。”别看小舅舅在外面蒙人时脸不红心不跳,但他在这方面胆子非常小。当年姥爷就是拉着他的手在姥姥家的西屋里闭眼的,这可把他吓坏了,一想起姥爷就不敢回家住,晚上还做梦。
“对了,说起歌厅,我还有点事要提醒你一下,别傻乎乎的让人家当枪使。我那天跟老孟在派出所和他们所长聊了聊,雇你那个娘们可不是一般人,她要想平事儿还用得着你出面?她是不是给你啥甜头吃了……她手底下的小姐没和你腻忽吧?千万别沾上她们啊,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这次挣了多少?要不先借我点用用,等我这笔买卖谈下来就还你。”
洪涛和小舅舅在前排聊天,后座上的那个中年妇女听见其中的某一段话有点不太乐意。她叫啥洪涛不清楚,好像是在东郊那边一个www.hetushu•com药厂里上班,还是个小头头。在这个团伙里她专门负责去找各种批文的复印件,据说她家里有亲戚本事大,谁知道真的假,她们这种人嘴里就没实话,云山雾罩。
“那是你姐、你姐夫!是我亲爹、亲妈!还能害我?就算变成鬼他们也得护着自己的儿子,把别的小鬼打跑!还有和父母待在一起更让人放心的吗?再说了,小院本来就是我家的,他们老两口睡在里面应该应分,难道说自己有院子不让住,非得花钱再买两块破地住才合适?荒郊野外的,想看我一眼都得做长途车进城,凄凉不?”洪涛还真不是打肿脸充胖子,他从来也没怕过院子埋着两个骨灰盒,死人有啥可怕的,活人才最该防着,就比如这个舅舅。
一说起洪涛父母的事儿,小舅舅就和上了弦一般。这倒不怪他大惊小怪,估计满京城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洪涛这么怪的孩子了。他居然把自己父母的骨灰盒埋在了院子www.hetushu.com里,就在石榴树的边上挖了个坑,用砖头和水泥简单砌了砌。这也是小舅舅这几年很少去洪涛家转圈的主要原因,他总觉得那个小院里冷飕飕的。
对于外甥的鄙视小舅舅毫不在意,不过一说起歌厅的事儿又开始给洪涛上课了。他和洪涛父亲的说教方式不同,不善于长篇大论讲大道理,只习惯言简意赅的指明前进方向,具体听不听就不管了。
洪涛虽然不反对小舅舅的生活方式,但也不支持。这种组着团全国到处忽悠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儿啊,而且万一哪天露馅了呢?这玩意其实就是在刀尖上跳舞,合法与违法就在一念之间,稍不留神就是诈骗,和他长交往的人里因为这个进去的、远遁的不止一个。洪涛很是想不明白,小舅舅明明能过正常生活,干嘛非要选择这个行业做呢?
“网吧是什么玩意?喝酒的地方?”小舅舅对洪涛说的这个新名词挺感兴趣,他觉得一切沾了吧字儿的地方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