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11章 教徒弟的乐趣

“记住,拿灯泡的时候要戴手套,灯泡上如果沾着汗液和污物,在高温下就容易裂,你自己试试。”洪涛做了一遍,又把坏灯泡还原了回去,打算让董彩亲手试试,光看不动手是没用的。看的时候觉得自己都会了,一上手操作才发现,原来好多地方还是不会。
“唉……你说你多长点个子,少长点心眼不好嘛!动作麻利点啊,我可坚持不了多会儿。”洪涛也没辙了,下次她自己上来换灯泡还得带个凳子,否则还是够不到。这次就别下去拿了,还是自己受受累,抱着她的腿把她举上去吧。
“我让你不下来!啪……哎呀!就不下来!”洪涛也没辙了,只能一只手操控升降梯下降,一只手照着董彩屁股上就是一巴掌。董彩挨一巴掌就叫唤一声儿,但听上去不太像惨叫。
“……我不是故意的,前几天我打算先打开一盏灯练练,结果用着用着它就不亮了……”董彩被背单词的事儿打击得不善,一听洪涛又问到了电脑灯,声音更低了。她也知道这种灯泡不便宜,刚开业www.hetushu.com没几天就坏一个,要是让张媛媛知道了,这顿骂是肯定躲不开的。
“这还用你说,你师傅我当然要比你高了!”洪涛故意和她说笑,试图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看她这个德性并不像恐高症,只是不太适应而已,这就没辙了,必须多锻炼。
“师傅,我换得对不?”董彩个头矮,又不胖,估计也就八十斤左右,洪涛抱着她倒不是很吃力。她学东西也挺快,很快就把灯泡换好了,被洪涛放下来的时候居然双手一圈抱住了洪涛的脖子、双腿也一圈箍住了洪涛的腰,和一个树袋熊似的吊在洪涛身上玩上了。
“都是英文……师傅,要不您把中文写下来,我贴到上面看着,这样不就不用背单词啦。”董彩学起这些她以前没用过的东西有点难度,因为她基本不会英文,这些设备的设置菜单里基本都是英文缩写,要是不认识它们,就没法调整。洪涛的办法是让她照着说明上的参数把缩写都抄下来,自己再把原文补充在后面,然后拿着和_图_书这些单词去背。董彩肯定是不乐意背,于是就开始想出各种偷懒应付的方式。
白天的三层、四层基本没人,内保已经接到了张媛媛的通知,不会拦着洪涛和董彩。今天洪涛正在教董彩如何自己编排电脑灯的动作,现在没法再从头系统学了,所以干脆让董彩先提出问题,然后自己帮她解决,把学习和日常工作联系在一起,算是速成班吧。
“……太高了,害怕!”董彩立马就从平台上爬了起来,死命抱住洪涛还在平台里的一条腿。她这位师傅啥德性已经不用试了,搞不好他真敢爬下去把自己扔在上面,说不定还得在下面摇晃升降梯呢。
“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站起来,我就自己爬下去把电源断了,你就在上面坐着吧。”想耍赖!好办,洪涛直接把一条腿跨到了栏杆外面,作势要走。
“不背单词的人我不教,过两天我再来,这一篇单词都必须会背,来了我先抽查,完了再上课。对了,谁把电脑灯的泡儿弄瞎了一个?”不背单词?那是不可能的,http://m•hetushu•com洪涛自己也是从背单词开始学的,既然自己难受过,那别人就不能比自己轻松,否则自己会很郁闷的,折磨这个小徒弟也是生活乐趣之一。不过电脑灯控制器又让他皱起了眉头,其中一盏的自检程序没过,灯泡断路了。
“为啥我就不和你解释了,记住我说的,来上班的时候打开,以后就别关了,什么时候下班什么时候关,这样就不会把灯泡弄坏。不管怎么说也是你弄坏的,我可以不去告状,但也不能饶了你。去库房把升降梯拉出来,我教你怎么换灯泡。”一听董彩的语气,洪涛就知道灯泡是咋坏的了。这种高压氙气泡需要一个预热时间才能通高压开始工作,如果频繁的开关,预热不足,高压电一通就会瞬间发出巨大的热量,搞不好就会把电极融化,然后就再也不亮了。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现在不是让董彩别去碰电脑灯,而是该让她多了解。
“师傅……有点高……”液压升降梯刚刚启动时董彩还挺兴奋,估计她是头一次坐这个玩意。不过当梯子升起到http://www•hetushu.com三米多高之后,她就扶着栏杆不敢向下看了,脸色越来越白。
“我就不下来……我就不下来……”董彩并不怕洪涛这种不靠谱的威胁,不光不下来,还把胳膊和腿抱的更紧了。
“这是步进的意思,它的电机就叫步进电机,可以像人走步一样,一次走一小段,每一段的幅度、两段之间的时间长短都可以调整。把这些小步子连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动作,只要把间隔时间和步幅调整好,就不会出现间断的感觉。你这套动作就是步幅太大了,所以好几个地方会有停顿感,把步幅调小,频率加快就成了。”
“我够不到啊!”董彩一只手揪着洪涛的衣服,另一只手打算去抓灯架,可惜她的身高和洪涛相差太多,洪涛脑袋都已经顶在灯架上了,她却还差几公分摸不到。升降梯也不能再升了,梯子顶端平台上的扶手有点高,再升就会顶到灯具。
“你是不是开关的次数太多了?”洪涛倒不打算去给这个徒弟告状,她能主动承认错误就是很不错的表现,灯泡坏了就坏了,不是还有备用的嘛m.hetushu.com
“嘿嘿嘿……再高点……”董彩也是缺心眼的货,刚才在升降机上吓得小脸煞白,现在被洪涛抱着大腿又举高了半米,反倒不害怕了,还有闲心乐呢。
“这不能站起来嘛!你要哭就流眼泪,要不哭就别干嚎。看着啊,现在告诉你怎么换灯泡!”洪涛把跨出去的腿收了回来,然后揪着董彩的脖领子把她从自己腿上拽开,这才开始用六角扳手拆卸电脑灯下面的机舱盖,给董彩演示拆装灯泡的细节。
“我就开关了三次,它不会那么娇气吧?”董彩也不清楚为啥自己会把灯泡弄坏,更不认为开关几次就能达到这个效果,要是这样的话,这个电脑灯不成残次品啦。
“嗨!你给我撒手!再不撒手我把你扔下去了啊……”董彩可能没觉出来,但洪涛很清楚,这个姿势太暧昧了。两个人的脸还贴那么近,就算她是个假小子模样,可毕竟是女孩子啊,身上该有的地方都有。
“咣当……哎呀!师傅,我站不起来了……”升降梯停止的时候会发出响动和震动,这下董彩干脆都不站着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