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17章 别咬!

“哎哎哎……我服了,心服口服!先停停,你听我说……”什么叫贱骨头?洪涛这样的就是。孙丽丽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他所有的坏水儿都在嘴上呢,一遇到真格的就怂。刚才江竹意犹豫的时候他是百般挤兑,现在人家主动了他立刻就要缩,忙不迭的用左手挡住裤裆,右手试图把江竹意托起来。
“哎呦……你!”但是当洪涛把手抽出来之后,情况又不对了。江竹意的右手正努力攥着自己的左手往前撑开,左手揪着自己的腰带,腿跪在座椅上角度太大,吃不上劲儿,整个身体都是悬空的。洪涛这一撤手,她的小肚子直接就落到了档把上,估计是碰到了什么敏感部位,当时就疼得一声惨叫,全身和大虾米一样弓了起来。这一弓更麻烦了,脑袋自然而然的往下一沉,把脸就顶在了洪涛的裤裆上。
“哎呀,十一点了,这要是再耽误点时间让贼跑了,真不关我的和-图-书事儿啊……”洪涛抬起右手把手表送到江竹意脸下面晃了晃,提醒了她一下时间的重要性。
“吸溜……呜呜呜……吸溜……”随着江竹意的头越来越低,她身体的抖动幅度也越来越强烈,呜咽声再也忍不住了,一滴一滴的眼泪连成了珠串,不断落下。
“不是、不是、天地良心,是你让我把手挪开的啊!”洪涛看着眼前不到十公分的这张脸,半句废话也没敢说,谁挨揍有瘾呢。
“……你的手干嘛呢?信不信我把它也弄断了!”听了洪涛的话,江竹意紧绷着的身体一软,但马上又弓了起来。经过刚才两个人的一通扭打,洪涛的右手已经钻进了她的羽绒服下摆,正捂在一团软肉上。
“啪嗒……”手背上一热,一滴泪水落了下来。江竹意又把身体往前凑了凑,努力把头伸到了洪涛身前,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啊……别咬!我投降hetushu•com……”紧跟着又是一声惨叫,这一声是洪涛发出来的。江竹意的嘴直接就砸在了洪涛命根子上,要不说洪涛是个色大胆小的家伙呢,嘴上说不要,但是身体早就有了反应。硬碰硬啊,疼得他差点把油门踩到油箱里去,同时也意识到一个很可怕的问题,这个女人要干嘛!
“你刚才都答应了,不许反悔!”江竹意也是气门芯,钻进牛角尖就认死理的玩意,这么两块货碰到一起算是热闹了。一个捂着不让,一个非要,瞬间又扭在了一起。
“我真不是故意的……”洪涛的注意力全在裤子拉链上,听到江竹意的提示,下示意的把手活动了活动,想感觉感觉自己的手哪儿不合适了,结果柔软而有弹性的手感立马就让他明白过来了。
“别碰我!”洪涛觉得她这个姿势有点费力,想伸手去托一下她的身体,但是右手刚碰到江竹意的衣服,就遭到了厉www.hetushu.com声喝止。
“哎呀呀……我的手、我的手、你这不是强迫嘛!我告诉你贼在哪儿还不成,免费告诉!”很快洪涛就败下阵来,毕竟他的一只手是伤手,吃亏啊。
“……你先别急,去之前我还得问个问题。蒋所是不是开着车机动呢?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就用台子叫他,告诉他院子北面有动静,让他去看看,把他调开。别问我为啥,我这是为了你好。反正这个贼是要被抓住的,与其让蒋所抓住,不如便宜了你。虽然你都快把我打成残废了,但在我眼里你还是比他可爱的多。”洪涛把裤子拉链拉好,又提出一个要求。
“你别逼人太甚了……”江竹意这时候脑子里估计都已经成浆糊了,一听洪涛要反悔,立刻就有点急了,伸手摸到了洪涛的裤门拉链就要往下拉。
“流氓!”江竹意的胸腹不住的起伏,看来她也在努力控制着情绪,喘了几口气之后,眼神无http://www.hetushu.com意间又瞄到了洪涛被拉开的拉锁上,挥手照着洪涛脸上就扇。
“哎!你再动手我真急了啊!”洪涛下意识的把两只胳膊抬了起来护住了脑袋,同时发出了最后通牒。再一再二不能再三,自己不是出气筒,不能说打就打。
女人可以有,但绝不能强迫,威逼也不成。自己还没到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程度,犯不着用如此手段逼人就范。这样做也没意思啊,而且太危险,她万一想不开了,上牙一碰下牙,自己不就成太监了嘛。
“什么意思!?”这次江竹意听清楚了,但脑子还是没反应过来,依旧俯在洪涛大腿上,歪过半张脸疑惑的看着洪涛。
“拉好,带我去找那个贼,你说的条件我都做到了,你要是敢反悔,我也让你尝尝什么叫难受的滋味儿!别以为我治不了你,你信不信我把你拷到炮局里去?到了那儿你有什么关系也没用,我干妈要是知道你这么折腾我,能hetushu.com扒了你的皮!”江竹意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撑着方向盘重新坐回到副驾位子上,指着洪涛的裤子拉链也发出了最后通牒。
“停……你这不是让我高兴,而是让我尿裤子呢,还是免了吧。”洪涛此时不光解气了,还有点心疼。让一个年轻女孩子、还是个女警察受到如此屈辱,有多大怨气也都该消散了。再进行下去就不是斗气的问题了,而是真的要违背妇女意志,犯法不犯法洪涛不清楚,反正是不符合自己的习惯。
“我刚才是逗你玩的,咱是那种操蛋的人嘛?如果不是你把我打成这样,我早就告诉你了。”此时洪涛的裤子拉链都被拉开了,左手还被江竹意攥着,石膏里生疼生疼的,真是没兴趣再折腾下去了,赶紧把实话说了出来。
“你成心的是不是!?”江竹意倒是真听话,没有去咬,松开了洪涛的左手,把身体撑起来,怒目圆睁的看着洪涛。估计洪涛敢说一个是字儿,又得挨一顿胖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