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21章 不长眼的贼!

“……”江竹意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深呼吸,手臂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飞贼确实来了,和梦境里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大宅子里此时已经有了动静,还有手电光束不时晃过,只是刚才洪涛和江竹意太投入了,没觉察。那两下响声来自飞贼携带的伸缩梯搭上墙头时的碰撞,这时大半个人影已经出现在高墙上,他正在越过铁丝网,然后单臂就把伸缩梯提了上去。
“听我说,深呼吸几次,然后慢慢把双手举起来,瞄准正前方左边的高墙。咱们只有一次机会,咬牙坚持一下啊。”洪涛就是故意的,他必须让江竹意尽快清醒过来,虽然这种方式有点缺德,可是和抓飞贼相比,孰轻孰重很好衡量,江竹意也不会因此埋怨自己的。但她到底清醒了多少,洪涛还不敢确定,只好凑在她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问,这次不敢一边说话一边喷气了。
她此时上身已经失守很久了和-图-书,洪涛的右手正在温暖的内衣里活动,根本不想钻出来。可是不出来肯定不成,要是让江竹意继续维持这个状态,飞贼就的从眼前消失,她还得当自己的胳膊用呢。
江竹意觉得时间都快停止了,她用自己双手死死撑住弹弓,仔细体会着从洪涛左手上传来的感觉,慢慢瞄向那个黑影。可是身后的洪涛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迟迟不见动静,甚至连他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了。这时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噗通……
“嗯……”很快,江竹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她的嘴被另一张嘴死死堵住,除了能从鼻孔里喘着粗气之外,车棚里又恢复了平静,轻微的婆娑声响被淅沥沥的细雨完全掩盖了。
“……”怀里的女警察沉默了几秒钟,开始深呼吸,两三次之后,用力的点了点头,示意她已经准备好了,洪涛这才把左手从她脸上挪开。
“嘶……www•hetushu•com这可是你自找的,不能怪我……”这时洪涛有点后悔了,不该如此去挑逗她,因为她在自己大腿上扭动的福度越来越大,很快就影响到了自己,受到的影响越大、感受她扭动的刺激也越大。嘴唇发干、呼吸变重、心跳加速、一阵阵的过电般的感觉从下体袭来,最麻烦的是自己的胆子也变大了,有要摆脱理智控制的趋势。
悍匪!绝对的悍匪!受到如此重伤和惊吓,这个飞贼落地之后的第一反应也不是去看伤口,而是马上翻身站了起来,一脚踢开斜在自己面前的伸缩梯,拔脚就往前跑。
一步、两步、三步……
“嘘……有情况!这孙子真是该死啊,太没眼力见儿了!”洪涛被小脑袋指挥了很久的大脑袋也在这一声轻响中恢复了指挥权,并在第一时间就用伤手捂住了江竹意的嘴。
“……”十几秒钟之后,江竹意的神智也被冰冷的空气唤了回来和-图-书,洪涛的手是从自己衣服里撤走了,可是还溜了一条缝隙,冷风呼呼的钻了进去。
“咔嚓……吧嗒……”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正在江竹意脖颈上亲吻着的洪涛突然听到了一个不同于雨声、喘息声的声响,哪怕是在这种情况里,他那双调音师级别的耳朵依旧保持着部分功能。
对于这个变故,飞贼根本就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就算这样他的手上依旧被横梯划了个大口子,可最疼的地方不是手而是下巴,现在他的嘴已经合不上了。至于说到底是什么玩意打的,他至今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样子下颌骨应该是脱了臼,或者干脆就是碎了。
正走在半空中的那个黑影突然跳了一下,然后身体一歪就从梯子上掉了下来。不过他的身手真不错,反应极快,身体刚刚失去平衡就把双手都伸了出去,准确的抓住了横梯。虽然横梯被他一带也横滚了一下和_图_书,一头离开了高墙掉了下来,但有了这么一个缓冲,他总算是没横着摔在硬硬的地面上,不能说平稳落地吧,也还算软着陆。
“啊……不……”光一个耳垂好像还不够,洪涛的魔爪此时也有了行动,轻轻把江竹意羽绒服的拉锁全部拉开,然后伸了进去。江竹意彻底迷失了,她整个身体弯成了一张弓,头和腿拼命的向后,身体却向前突起……
“刺啦……咔哒……”墙头上的飞贼已经把伸缩梯拉了上去,大概判断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就利落的把梯子展开,准确的搭在了夹道西侧的电缆上,稍微用脚踩了踩,觉得没问题之后,毫不迟疑的迈开了第一步,向着夹道对面走去。
“别怕,相信我,钢弹无敌、百步穿杨……”此时怀里的江竹意也看到了墙头上的身影,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肾上腺素分泌的太多了。洪涛再次把头微微低下,凑在她耳朵旁安慰了一声。她必须不能抖,否和*图*书则自己的钢珠再厉害打不到也是白搭。对付一个全须全尾的飞贼,洪涛真是没把握,哪怕前面还有一道鱼线弄成的绊马索,依旧没把握。
“嗨……噗!啊……”可惜还没等他的眼睛适应了更黑的夹道内部环境,一只穿着平底皮靴的脚就出现在他瞳孔里了,估计他连眼睛都没来得急闭上,本来就遭受到重击的脸上又被重重的踢了一脚。这声惨叫可真叫惨叫了,和洪涛那个破锣嗓子比起来毫不逊色。随着惨叫声,他的身体也被踢得向后翻倒了过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崩……啊!咔嚓!咣当……哎呦……冲啊!”就在江竹意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各种声响就连成了一片,一声接着一声。
“嗯……”洪涛还是被情欲控制了,用嘴唇捉住了江竹意的耳垂。怀里的女人立刻就像被电到一样,身体猛的一紧,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又逐渐松弛了下来,松的非常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