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23章 连夜转移

“别闹、别闹,我从单位顺了点账目回来,你帮我保管好。这可是咱俩之间的秘密哦,不许四处乱说去,你张姐最好也别告诉。”洪涛没工夫和孙丽丽纠缠,她愿意占便宜就占吧,现在这个公文包才是重点。
“疼?我都忘了疼了!要是每次挨揍之后都能有刚才那种补偿,你天天揍我一顿我都不疼!”洪涛把烟头扔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头发湿漉漉的江竹意,裂开嘴笑了。这次笑得很开心,哪怕是在漆黑的夜里,也让江竹意觉得眼前一亮,太阳光了。
“今晚估计就这样了,你在这里等支援,我就先闪了。对了,记住我的话,你是在附近巡逻的时候偶遇他跳墙,然后用石头打中了他的脸,这才制服他。我从来没和你在一起,也从来不知道有这件事儿。还是那句话,别问为什么,再问我就还变回以前那个无赖。”
“就你贼!要不你把你们单位老总带店里来,我找个姑娘陪陪他,然后录个像啥的,电影里不都这么演和图书的嘛,你用这个破玩意能威胁谁啊!”孙丽丽摸着洪涛的肚子,高兴了,不仅没问洪涛从单位里偷拿文件的事儿,还给洪涛又出了一个更损的主意。
“都怪你!都怪你!”江竹意很失落,按说抓到了飞贼应该高兴才对,而且是无比高兴,这可是市局点名的大案啊,自己想不出名都不太可能了,再加上次的事儿,和洪涛说的一样,自己恐怕是要一飞冲天了。可是看见地上趴着的那个家伙,自己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如果他不出现……或者晚出现一会儿该多好……想到这里,江竹意又不禁为自己的想法震惊、羞愧,然后这个飞贼就成了她的发泄工具,连着几脚又踢了上去。
虽然是雨夜,但洪涛把车开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三元娱乐城的北侧。这时他把车停下,步行进了旁边的小区。这里有个小卖部昼夜不关门,洪涛就在这里打了个电话,然后钻进车里点了根烟静静的坐着。
答案已经很清楚了www.hetushu.com。假如这块砖搬回去还能好好的放在墙角上起作用,那就把它搬回去,自己费点力气都认了。可自己这些年看到的事实证明,前脚把这块砖搬回去,后脚就会被人拉走,要是这样还特意给放回去,不就真成二傻子了。
“你又抽什么疯啊!冻死我了!”不多时,一个俏丽的身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拉开车门直接坐到了驾驶座上,顺势把一双冰冷的小手塞进了洪涛的脖子。
“……不许胡说……刚才……”但是这股阳光过后,江竹意立刻就矮了半截。刚才?洪涛说的刚才好像和自己说的刚才不是一个时间段,而他说的刚才想起来就那么让人无言以对、那么让人羞愧难当,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到底是甜蜜多一些呢,还是羞辱更多?
“你拿单位的账目干嘛用?你又不是会计……”孙丽丽并不太在意洪涛的话,把公文包往自己腿上一放,继续揉搓这洪涛的脖子。
“梦的事儿只有http://m•hetushu•com你我知道,其他人都不成,包括我的家人和你的干妈,如果被人知道了,我们俩瞬间就会变成科学研究的小白鼠,生不如死,这个道理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这两天你就先享受享受当英雄的滋味儿吧,要是哪天闲下来了,就到家里去找我,我今天刚下班,每隔五天半就去上班一天半。千万要算好这笔账,否则去撞了锁可别怪我。”
“她要是有你这个眼光,早就当总公司老总了。切,老子还不乐意伺候她呢。等你哪天发财了,我就给你当男秘书去,保证天天让你笑!”洪涛也不是示弱,把话原封不动的又扔了回去。
“那不正好儿嘛,还用什么威胁,你干脆自己上不就完了,她还能舍得开除你,嘻嘻嘻嘻……”三句话不离本行,孙丽丽立马就发挥了一下。
“哎……你给我站住……你回来……你混蛋!”江竹意原地眨巴了好几秒钟眼睛才反应过来,合算他又想和上次一样把自己摆布的团团转,然后让自己http://m.hetushu.com欠他一个大大的人情。可是不管怎么叫他也不回头,两条大长腿越迈越快,很快就走远了。追上去和他说清楚这件事儿……不成啊,身后还一个飞贼呢,万一要是让他醒过来跑了,那不就全白忙活了。可自己还有很多话要和他讲,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跑了呢!犹豫间,洪涛已经走到出了夹道北口,还回头冲自己呲了呲牙,一闪身就消失在雨夜里。
洪涛已经听到了隐隐约约的警笛声音,也不再和江竹意臭贫了,披上自己的冲锋衣、提起水桶,叮嘱了江竹意几句之后,不等她有反应,就扭头往夹道北口快步走去。
“哈哈哈哈……那可说不定,你洗干净等着姐姐我吧,保不齐哪天还就真发财了呢!就这点事儿?”孙丽丽觉得和洪涛没事儿逗一逗很过瘾,笑得浑身乱颤。笑够了,手也暖和了,这才提起公文包准备下车。
“现在我们单位正在精简人员呢,万一哪天他们要精简我,我手里也好有点反抗的武器不是,总不能就这么白白hetushu.com把大爷开了吧,找个工作多不容易啊。”洪涛干脆撩起衣服下摆,把她的手放到了肚子上。这个女人很好糊弄,有点便宜就知足,只要让她高兴了,怎么都成。
“我们单位老总是个女的……”洪涛咧了咧嘴,瞎话是张嘴就来,还配着表情。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这时洪涛已经到家了,不过他一分钟都没停留,进屋拿了一个带锁的公文包出来,然后开上车一路又向东而去。
要说这个赃款应不应该拿的问题,洪涛还是没啥心理负担,虽然他还不像小舅舅那帮人一样穷凶极恶的四处去坑蒙拐骗,但是部分认同他们的观点。这么多人在挖墙脚,现在有一块城砖无意中落到了自己脚边上,自己是把它搬回去放到墙角上等着别人来挖呢,还是直接搬回家?
“你的腿怎么样了……今天多亏你,刚才是我误会你了……还疼吗?”这时气喘吁吁的江竹意拿着电台跑了回来,看到洪涛还坐在三轮车上揉腿,终于算是有了点人味儿,说了句暖人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