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7章 进山打猎

“你说谁有暴力倾向!不就是误伤了你一次嘛,我都给你道歉好几次了,怎么老提啊!”就算是女汉子,也不乐意被人说成暴力女,江竹意很不高兴。
“嘿嘿嘿……别嘴硬,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比你还能说呢,满嘴都是道理。你琢磨啊,就我这张嘴能饶人?刚才那个郑舅舅差点没让我说急眼,把我扔山沟子里去。可是结果呢?事实胜于雄辩,这方圆上百里除了城镇和一部分交通便利的乡村之外,一直到张家口东边,全是这样过日子的。耳听为虚,有时候你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实。学着点吧姑娘,你涛哥哥不会蒙你的!”
“……那不就两次嘛……”要不是洪涛提醒,江竹意还真忘了洪涛脸上还带着伤,现在被当面揭发,想起来好像是有点暴力了,一共才见了洪涛几次啊,带伤的暴打就两次,搁谁谁能不怕。
“哪儿有啊……我要是讨厌你还能带你来啊,那我就真得把你卖山里去了。别想那么多了啊,现在你不是警察,我也不是你眼里的二流子,咱俩就是一对儿休假的恋人,是来度假的,OK?”一看江竹意有点伤自尊了,洪涛赶紧把车停下,这得哄啊。两个人在一起最好谁也别太迁就谁,但也不能让一方太难受,那就没啥意思了。
“晚上早点回来!我给你们准备好烤兔子,喝两盅!”郑大发挺喜欢洪涛在眼前晃悠的,他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有http://www•hetushu•com洪涛在肯定不会冷场,比他那个一脚踢不出来半个屁的儿子可心多了。可惜他和洪涛差着辈儿呢,没法凑一起玩,只能盼着洪涛早点回来多陪自己聊聊天。
“这是小口径!洪涛,你这可是真犯法了!去年刚在全国范围内收缴了枪支,你怎么……”枪一上手,江竹意就知道是真枪,还不是平时常见的气枪,是杀伤力更大的小口径运动步枪。然后她的职业病就又犯了,准备给洪涛上一堂法制课,可是说了一半儿又停了。现在她也大概感觉到了自己老和洪涛不合拍的关键在哪儿了,就是自己总随时随地带着职业习惯,而他则更习惯把工作和生活分开算。
“知道喽……”此时洪涛已经拉着江竹意出了门,正向简易楼旁边停着的一辆蓝色吉普车走去。
“这些村子都有人住吗?”江竹意估计是没怎么出过城,更没去过山区,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左盼右归,看见一只驴都得高兴半天,可是越走她就越迷茫。刚离开京城多远儿啊,没有高楼大厦也就算了,怎么连条正经路、连个好房子都没有呢。
“买东西买菜?哈哈哈哈……我说你啊,老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其实就是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城市娇丫头。你以为什么地方都有菜市场和副食店呐?他们在冬天基本不会出山,想出也出不去。现在雪还不大,等真正的大雪和*图*书来了,别说越野车,连拖拉机都开不动,拿啥出去买东西?”
“……你、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玩枪……”江竹意这次是真的感动了,为了让自己高兴,洪涛费的心思可想而知。在这个时候搞一辆车再搞一支枪,不是不可能,但也不容易,这是要担风险的,还得搭很大的人情。
越走路边的村落就越少,村子里的房屋也都比较低矮破旧,新房子有但是不多,时不时能看到几个在田间堆肥的农户或者一辆突突突冒着黑烟的拖拉机,感觉有点荒凉。但这只是山区的边缘,等洪涛把车驶上土路钻进一条山沟之后,才算真的荒凉了起来。两边都是黄土山,开好久才能看到一个村落,还是破破烂烂的,规模也越来越小。
出了储煤场,洪涛开着这辆六缸四驱的切诺基就奔了城外,刚开始几公里是省道,下了省道就是县级公路,这时就已经进了山区。北方的山区秃山比较多,而这一代的山区不光秃还黄,有点黄土高原的意思。都是土山,树不多,到处都是灌木和荆棘,还有就是当地百姓在稍微平缓的山坡上开辟出来的零星梯田。
“干嘛还换车啊?”江竹意这时更晕了,明明有车,可非要换一辆车,刚才还说到进山进山的,这是要干嘛去?
“住就住,哪儿有你说的这么邪乎啊,我不信,你老骗我!”尽管洪涛说得很确定,也很详细,但江竹意依旧和图书不能相信。因为她从小听到的、见到的都不是这种描述,跟洪涛说的完全不一样。
“这里的人在入冬之前就得把一冬天的吃食准备好,就算赶上坏天气不能出山,也得把冬天熬过去。这还是山区边上,等咱们往里再开两个小时,你还能看到几个村子。他们别说冬天,夏天也没法出来,根本就没路没车。每年也就出山两三次,买些大油、食盐回去,能种出啥来就吃啥,种不出来就忍着。你还别皱眉,我说的一点都不夸张,不信一会儿你自己看。本来晚上我还想回去吃兔子肉呢,得,为了让你多见识见识,咱今天就住山里了。我让你亲身体会一下啥叫山村生活,也算没白来一次。”
爱信不信,洪涛是不打算用嘴皮子去说服江竹意。这玩意光说真没用,原本的那些东西已经成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一部分,牢牢的印在她脑袋里了,光靠说是改不过来的。只能把事实摆在她面前,就像当年自己头一次来的时候一样,比说啥都管用,是三观的完全颠覆。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的职业……”江竹意有点落寞,她觉得自己并没什么错儿,可是洪涛不止一次和自己作对,不光是洪涛,很多人都不太喜欢自己。
“我的江大警官啊,您是京城的警察,人家这里是河北,就别操那个心了成吗?这么着吧,等您啥时候去部里当警监了,我立马就随时随地遵纪守法。我可是和图书费心费力还得搭人情才弄来这些装备,不就是想带你来散散心度个假嘛,你总不会大义灭亲把我举报了吧!”洪涛根本没搭理江竹意的反应,早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现在还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呢。原本以为两个人要在这件事儿上发生点激烈冲突,没想到江竹意只说了一半就停了。
“当然有人住啦!现在是冬天,山里冷没法种地,大家都缩在房子里猫冬呢。”洪涛没理解江竹意的意思,他现在也没功夫去仔细注意她的神情。前些天刚刚下过一场雪,山外只是地上薄薄一层,到了山里就是半尺多厚。这些土路都是拖拉机和牲口碾出来的,只有车辙没有路面,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被突起的石头撞到底盘,所以两只眼必须仔细盯着前方。
“事不过三,以后别有第三次就成,哥哥我还扛得住!”洪涛咬了咬牙,玫瑰好看它带刺啊,要不你就光看别碰,要想碰就得有挨扎的准备。
“我还真不知道你爱玩枪,不过从你对我的一贯作风上看,你很有暴力倾向。为了不让你以后把这股子暴力全用到我身上,所以我觉得先让你发泄发泄比较合适。拿它进了山你就可劲儿打吧,把这一年的暴力企图都用光,以后对我就别暴力了,有温柔就够了。”洪涛乐了,自己这招儿还真蒙对了啊。
“切,你这就不懂了吧。人贩子藏人的地方都在山里,山里没路,我那辆车进不去。赶紧上车,等我和_图_书把你送到山里之后,钱就到手了。别想跑啊,看到后座上是什么了嘛,我不光用弹弓子百步穿杨,拿这个玩意也是能把公蚊子打成母蚊子的准头。”人贩子这个角色洪涛算是要当到底了,还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越说越邪乎。不过江竹意这次真有点吃惊了,因为顺着洪涛的提示往后座上一看,那里居然放着一把枪,还是长枪!
“这些房子能住人嘛?他们平时怎么出去买东西买菜?”洪涛的回答没有让江竹意满意,疑问反而更多了。
“就误伤一次?我嘴唇和眼眶现在还青着呢,难道说这是咱俩亲热时候用力过大弄的?没看刚才郑舅舅看我的眼神有多怪吗,他就差问我是让谁揍了。”作为一个受害者,洪涛更不乐意,合算你打完我还不能说啦,这也太霸道了吧。
“哎……先别说废话了,看到没?你展示枪法的机会来啦,让哥哥看看你这几年公安大学是不是白上了。”正在给江竹意进行思想再教育的洪涛突然把车速降了下来,伸手指着左前方一个土梁示意江竹意发现了目标。
江竹意这个问题彻底暴露了她的阅历,也让洪涛笑得前仰后合。合算在她眼里的农村和城市没啥不同,无非就是楼层矮一些、人少一些、没有地铁之类的。为了让她涨涨见识,洪涛决定再陪着她吃次苦。当下拿起车载电台,开始呼叫郑大发。他的车队里有电台,进山不太远的话还能联系上,再往前走就没信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