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8章 出师不利

想有更多猎获,那就必须掌握动物的习性,比如它们什么时候下山、什么时候上山、刮大风的时候喜欢去哪儿躲藏、下大雪的时候又会去什么地方找食物。打猎其实和钓鱼都是一个道理,都是人和动物斗智斗勇的过程。洪涛很喜欢研究这种细节,也很享受游荡在广阔天地间的感觉。至于说能钓上来多少鱼、猎获多少猎物还倒在其次。
从端起枪到瞄准目标的时间,行话叫上镜速度,这对射击成功率影响很大。想上镜速度快,是要经过很多次练习的,不是谁拿起来都能立刻上镜。不熟练的人需要调整好几秒钟才有可能找到合适的距离,要是姿势不对或者手脑配合弱的人,半分钟都瞄不好。
其实不光是野鸡,接触人类比较多的野生动物差不多都是这个德性。人类也正是利用了它们的这个误判来猎杀它们。洪涛头一次接触打猎时就是跟着郑舅舅去官厅水库边上打野鸡,那时候还没搞到这支小口径,只有五连发霰弹枪。那种枪声音太大不适合到人群稠密的地区打猎,所以用的都是弹弓。
这把枪的外形很像美制M1卡宾枪,只不过口径是点二二的,和大号气枪子弹子弹子弹子弹差不多。别看它口径不大,毕竟是把步枪,威力和精准度都很不错,洪涛曾经拿它依靠八倍瞄准镜的辅助,在一百三十多米外击中过野鸡和野兔。据郑大发说,要是能击中要害,百米www.hetushu.com外的狍子和鹿也一样能一枪毙命,赶巧了甚至能打野猪。当然了,没人会用这玩意去和野猪碰运气,那些猪群冬天也不下山,根本遇不上。
“我……我没出声啊,是不是你故意的!”江竹意很窝火,好歹自己也是受过正规训练的警察,射击成绩还挺好,怎么一碰上洪涛就啥都不灵了呢,这里肯定有问题!
“我还是没看见啊……等我下去看看!”装好了弹匣,江竹意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端着枪从车窗里又瞄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洪涛所说的目标,有点着急,干脆拉开车门就要下车。对于头一次在车上打猎的她来讲,这种不太标准的持枪姿势确实有点别扭,尤其是瞄准镜很难对好距离。
“你先把子弹顶上,在盒子里呢。用枪的瞄准镜去找,别急,仔细瞄,它们不会跑的,那儿有沙棘果吃。”洪涛并没着急,也没埋怨江竹意眼神不灵。打猎这个玩意是个熟练工种,头一次来的时候自己也看不见隐没在草丛和灌木里的猎物,但是慢慢的熟悉了这里的环境之后就能很快发现了,甚至可以分辨出一只和灌木荒草差不多颜色的雌性野鸡。要是碰上有着艳丽羽毛的雄鸡,都不用拿正眼儿看,余光一扫就能找到。
“扑棱棱棱……”车门刚刚打开,江竹意的一只脚还没沾地呢,远处那堆灌木丛里就飞起了三只土黄色的雌鸡。
和-图-书校枪,这是一个很必要的环节,每次洪涛自己来的时候都会提前在储煤场把枪校好再出发,这次有江竹意在一边分心就把这个环节给忘了,看来缺少这个步骤还真不成。
“来,看着啊……这是弹匣,装好的,十发子弹,插进弹槽锁住。这是半自动步枪,头一次击发时需要拉枪栓,然后就不用了。所以每次射击完毕之后一定要把保险扣上,记住啊,千万别忘了。”郑大发这把小口径运动步枪的型号比较新,叫JW-14。JW就是中文健卫的拼音缩写,它是焦作中州厂生产的,属于外销型,国内数量不多,很多人都没见过。经过九十年代中期全国展开收缴枪支运动的清扫,现存数量就更少了。
“别急,后面还有更多目标。下次看到野鸡就从车窗里打,不要把枪管伸出去太多,那样野鸡就不会跑了。”洪涛重新上车坐好,拍了拍江竹意的脸蛋,重新发动了车,继续沿着根本没有路的山沟往前爬。
“这你得怪太阳,谁让它只照到我这边呢。不过不用着急,等拐过前面那个山包你那边就是阳面了。”野鸡这种动物喜欢晒太阳取暖,不下雪它们就都在山上待着,靠吃一些野果、草木种子过冬。但是下过雪之后,大地都被厚厚的雪覆盖住了,山上的食物越来越少,它们就不得不跑到山下来找东西吃。这里有玉米地、黍子地,虽然收割过,但还会遗落一些和*图*书种子,对于它们来讲也是一顿美餐。
“停,别打了,这支枪有问题,恐怕不是你枪法不准。”拐了一道弯之后,阳面换到了江竹意一侧,她终于有了几次射击机会,可还是一只都没打中,气得眼泪都快下来了,越急就越打不中,越打不中就越急。洪涛喜欢逗着她玩,但不愿意看到她真的气成这样儿,更不相信她的射击技术这么次。几十米的距离只要是会开枪的人都能打中,问题应该不是出在她身上,而是这支枪。
野鸡为什么会跑呢?并不是洪涛捣乱了,也不是它们认识江竹意,更不是认识枪支,那不成妖精了。它们只是看到了人形的东西之后会本能的害怕,这才逃开了。所以打野鸡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开着车打,人不下车,野鸡哪怕就在车轮旁边一两米远的地方,也只会傻愣愣的看着这个大家伙,丝毫感觉不到危险。在它们的遗传基因里,人形的东西都是危险的,汽车这种形状是安全的。
“知道啦,关上了!”江竹意虽然很生气,但洪涛说得对,玩枪第一要务就注意安全,她只能撅着嘴坐在副驾上和自己生气,时不时还得打那把枪一下,就好像打不到猎物都是枪的错儿。
弹弓的有效射程基本就是十多米远,如果步行去树林、草丛里找野鸡,一只也打不到,连射击的机会都不会有,只能开着车慢慢转。看到野鸡、野兔之后,在车窗里瞄准射击,能不和_图_书能打到就看技术和运气了,一般打十次能蒙上一只左右,转半天能拎回去几只。
当然了,自从郑大发搞到了这把小口径之后,百米之内只要发现了野鸡、野兔的身影,基本就跑不掉了。在光学瞄准镜的协助下,用步枪准确射击并不需要多高天赋,稍微熟悉一会儿就能掌握。
“我不太会用这种枪……没用过。”江竹意拿起后座上的枪,仔细看了看,没敢随意操作。这种玩意不熟悉的最好别乱弄,在这上面装利落很危险。
“哪儿有啊……我怎么看不见?”江竹意顺着洪涛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是除了一片灌木丛之外啥也没看见。
“低了,偏右下一尺多。”果然,当洪涛停下车亲自端着枪瞄准远处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连续射击了两发之后,弹着点都有偏差。江竹意不用瞄准镜就能看出偏差幅度和角度,打过枪和没打过的人就是不同。
至于说有没有全视野、和人眼视觉效果一样的瞄准镜,答案是光学瞄准镜里没有,越是放大倍数高的枪瞄越灵敏,稍微错一点都不成。电子瞄准镜可能有,但一般人哪儿去弄那种玩意啊,就算美国大兵通常也摸不到,打猎用它有点大材小用了。
喜欢玩这个的管打野鸡、打野兔不叫打,而是叫溜。意思就是开着车慢慢转,发现目标之后不惊动目标才是关键。如果你要是见到谁的车门子内侧全是小麻点儿,这位就是喜欢溜鸡溜鸟和_图_书的主儿,那些麻点儿都是被弹弓子上的皮套崩的。
“哎,别……”江竹意目前就是这种状态,她坐在副驾驶上扭着身子怎么也调整不好眼睛和目镜的距离,于是急了,开门就要下车采用站姿。洪涛正在自己的外衣口袋里翻找打火机呢,一个不留神就让她打开了车门,再想阻拦的时候已经晚了。
“哎呦我的姑奶奶哎,您别开着保险和我比划啊,不管打得到打不到东西,保险先关上再聊天好不?”江竹意一转身,吓的洪涛开开车门就往下跑。她上车的时候就单手拿着步枪,而且还没关保险,这尼玛不是要了亲命啦。
瞄准镜这个玩意吧,尤其是枪瞄,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么好用。它需要抢手用眼睛去找,找什么呢?找眼睛和目镜的距离。太近、太远都不成,那样瞄准镜里会出现一个黑边,就像日蚀、月食的感觉一样。一旦有了这个黑边儿,就说明三点并不在一条线上,也就别想打中目标了。倍数越大的瞄准镜偏差得越多,古人所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就是这个意思。
“野鸡为什么都在你那边,我这边怎么一只都没有!”往前开了不远,又发现了几只野鸡,但洪涛没让江竹意开枪。这几支只都在自己一侧,她要是开枪就得把枪从自己眼前伸出去。虽然小口径运动步枪的响动并不大,但在脸前面开火也挺吓人的,洪涛不想去遭那个罪。这下江竹意又不乐意了,眼看着打不到着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