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9章 找罪受

“石窑沟……今天我们住这儿?”当江竹意看到这个坐落在山坳里的小村庄时,丝毫没有担忧和陌生感,眼睛里全是新奇和向往,就像是一个得到了洋娃娃的小女孩。
“我说姑奶奶,咱差不多了吧,你这不是打猎,这是屠杀啊。来,让我过过瘾,你也歇会儿。”眼看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后备箱里摞着一大堆野鸡尸体,洪涛觉得必须要劝劝了。玩什么也不能玩疯了,这样就失去了游戏的意义。打猎只是个借口,来大山里感受感受北方冬天的残酷才是目的。
“来,我给你插上,待会你就下去假装是野鸡,看看能蒙住它们不。”既然她想要,洪涛也不反对,拔下几根雉尾,都插在了江竹意的脖领子里,就像京戏里的花翎。
“还有狼!……那听你的吧,我们去哪儿借宿?”江竹意再彪悍也是个女孩子,天生就对豺狼虎豹比较忌惮,扭头看了看荒凉的山沟,还是没敢坚持留下。
“这是什么鸟?”江竹意也跟在后面爬上了土坡,和洪涛一起在地上捡起了四只鸽子大小的禽类,不过她不认识这种动物是啥。
就在第一声枪响之后,原本平淡无奇的山坡和-图-书上突然活了起来,几十只土黄色的小鸡一窝蜂的向坡顶灌木丛里钻去,跑的那叫一个快啊,就像一道道贴着地面飞行的闪电。当然了,洪涛也不慢,一连开了七枪,直到把弹匣里的子弹全打光,这才打开车门向土坡跑去。
二个小时之前还对非法持枪不太满意的江竹意在猎获了第一只野鸡之后就把她的责任感全忘了,把这支小口径运动步枪玩的越来越熟练,居然能把二十多米之外刚刚飞起来的野鸡凌空打落。这一手儿洪涛都玩不转,毕竟没受过正规训练啊,专业就是专业。
残酷也是一种美,一眼望去尽是荒芜,看不到飞鸟、看不到走兽、看不到绿色、看不到人烟……站在山头上你会觉得自己非常非常渺小、脆弱,也会感觉到大自然是如此强大,这时你才能真的去尊重它,真的去理解它。
“哈!我打中啦!你别动,我自己去拿……”果然,校完枪之后的第一次射击就命中了目标,一只正卧在土坡上晒太阳的雄鸡直接被打了个腾空三百六十度毽子小翻,然后跌落到尘埃里一动不动了。江竹意也一扫刚才的郁闷,清脆的笑www•hetushu.com声响彻了山谷,打开车门就窜了出去,像只敏捷的小鹿子,蹦蹦跳跳的跑向土坡,准备去收取她的第一件战利品。
“嘿……一会儿你就不这么说啦!”洪涛已经没什么可和她解释的了,说一百句不如看一眼,到底这间新房会不会被弄脏、弄乱,还是让她自己去判断吧。
“哪儿有啊……啪!啪!啪!啪!……”江竹意在洪涛端枪瞄准的时候也没找到洪涛到底在瞄准什么东西,但是随后的一幕让她张着嘴半天没合上。
“山里的天黑的快,太阳一到山背后马上就黑,到那时咱们就连路都找不到了。这里可没有路灯,你打算在荒野里忍一宿?不怕被狼吃喽!”洪涛没说非得回去,只是把不回去的理由说明白,让江竹意自己琢磨,到底有没有狼洪涛也不知道。
“小心脚下……”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洪涛又发出了提醒,可惜风声把大部分音量全带走了,她不一定能听到。
“你给我就有了,这些野鸡肉不好吃,我给你打点好吃的东西,否则咱们晚上就真一点儿油水也见不到了。”洪涛用眼角斜楞着不远处的一处山坡,神神秘秘的和_图_书冲江竹意挤了挤眼。
“它的尾巴真好看,我要把这几根长羽毛拔下来放到花瓶里插着!”头一次拿到自己的猎物,江竹意就像研究标本一样把这只雄鸡好好研究了一番,连蹭了一手血都不在意,最终决定要把雉尾保留下来当做纪念品。
“哈哈哈哈哈……来,尝尝小爷的雪球。我让你跑!让你不听话!以后还敢不听话不?”洪涛就知道她得倒霉,此时正好让她加深加深印象,免得到了山里还不管不顾的乱闯。所以不光没去拉她,还攥了两个大雪球准确的砸在了她的脑袋上,这下好了,真成雪人了。
“这好办,咱调调它就好用了。”找到了偏差就好办,用小螺丝刀调整一下枪瞄上的两个微调螺丝,再试射一次,再调整,来回折腾几次就可以。其实这支枪并没出问题,只是瞄准镜有点偏差。可能是平时拿放的时候碰到了,也可能是在车后座上颠簸的。反正不管怎么说,射击之前最好找个空旷的地方校一校枪,免得到了节骨眼上耽误事儿。
“新房啊,那多不合适,我就不喜欢别人睡我的房子……”江竹意这时倒有点为别人考虑的觉悟了,生怕把www.hetushu.com人家新房弄脏、弄乱。
“不太远,以前我来过,不知道现在的路对不对,找找看。”去哪儿住呢?其实转过这道山梁就有个小村子,表面上看洪涛是没什么主意,其实他早算计好了,一切尽在掌控中。故意不和江竹意讲清楚只是想增加一些真实感。
“刚四点半就回去啊,再打一会儿吧,我不累。”头一次打猎的江竹意兴致正高,不想太早结束这次很好玩、很有成就感的狩猎活动。
“呜呜呜呜……我不和你好啦!我的新衣服都脏啦!我把你耳朵都咬下来……我以后听话了,拉我上去吧……”孤立无援的江竹意试了好几种方式,连撒娇带发狠都没能让洪涛伸出援手,最后没辙了只好老老实实求饶,这才被拉了上来。
“啊……救命啊!”看来她是真没听到,不远处有道小沟壑,看上去并不宽也不深,江竹意毫不犹豫就跳了进去,打算踩着积雪横穿,抄个近路。没想到沟里的积雪真深啊,她一蹦下去差点给埋上,只有两只胳膊和脑袋还露在上面,想爬都爬不出来,下半身根本动不了,只能喊救命了。
“恩,我那位郑舅舅的手下有一个人家就在这里,他们两http://www.hetushu.com口子前年才新结的婚,一直都没在家里住,咱俩就去他们的新房里住一宿。”洪涛驾着车顺着蜿蜒的山路爬上一道土梁,坡下就是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此时它的一半儿正笼罩在落日的余晖中,另一半儿却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当中,就像一位朴素的山村姑娘,用头巾半遮着脸。
“你那边什么也没有……”江竹意的脸蛋都冻红了,为了能及时举枪射击,她这一路上基本就没关窗户,害得洪涛开车都得戴上手套,这里和冰窖一般冷。可她丝毫没有疲累的意思,还紧紧抱着步枪不想撒手呢。
“这叫沙半斤,也叫沙鸡,长最大也就半斤重,可好吃了。走,我们先去找晚上住的地方,你看你的脸,都让风吹皴了,赶紧擦点油去,还有嘴唇,都擦点。”看着手中的四只沙鸡,洪涛还不太满意。这玩意肉非常嫩,算是一种不错的美味。可惜它们的保护色太厉害,伏在山坡上一动不动时很难被发现,要不是夕阳照在那片山坡上把它们的影子拉长了,你就算走到它们跟前也不见得能看见。就算看到了也不容易猎获,它们跑的也太快了,一边跑还一边变线,没有射击移动靶的本事根本打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