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46章 还是没忍住

洪涛很反感这种思维模式,但又很无奈,因为他改变不了,甚至连提出建议都不成。这玩意叫做意识形态,是一个种群的总体认知结果,不管你同意不同意,都得被动接受。想改变这种东西需要时间和环境,还要有很大的外部压力和契机,不是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
“嗯……刚刚醒,被大公鸡吵醒了……”一夜时间,江竹意从一个暴力女警完全蜕变成了温柔小女人,说话的语气较之以前都有了明显的变化,少了一份理直气壮的冲劲儿,多了一股子浓浓的女性味道,边说还边把半个身体又往洪涛身上爬了爬,让肉和肉贴靠得更紧密。
“……讨厌……”江竹意刚开始并没反应过来洪涛的话有所指,一直到男人伸手揉捏了自己两下,这才明白他是在调笑自己,然后很自然的在男人胸口上捶打了几下,又张嘴想去咬他的肩膀。
“回答错误,刚才叫的那是母鸡……来,上来,我们再复习一遍昨天学习的新课程。”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脸上热乎乎的,江竹意的身体也是热乎乎的,洪涛觉得不如趁热打铁,再去她体内体验一下更温热的感觉。
“我希望有机会一辈子对你好……”而洪涛的回答就不那么标准了,因为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很弱智,带着明显的欺骗味道,他不像在这个时刻靠欺骗去活得她的身体。
准确的说整个过程自己m.hetushu.com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把她弄疼。女人的第一次很重要,但不是重要在这个第一次上,而是对以后很重要。如果第一次让她的感受太差,那就会引发她对这件事儿的忌惮甚至恐惧,说不定还会引起她的反感。心理作用这个玩意很神奇,摸不着看不见,但有时候确实作用很大。一旦在心理上对一件事儿有了不好的感觉,那就有可能真的会感觉不好,甚至能影响一生。
江竹意的表现确实很好,主要是忍耐能力超强,自始至终没有喊一声疼,一直都咬着嘴唇试图配合自己。相比而言,她带给自己的感受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是比较顺利的完成了整个过程。
“好多了……不许看……”顺着男人双手的摆弄,江竹意摆出了骑跨的姿势趴在男人身上,她马上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没有抵触,倒是有些向往。但当洪涛把她上身推高时,还是忍不住提出了抗议。昨天晚上屋子里很黑,不管他在自己身上怎么亲抚都不会看到,可现在是白天,如此暴露在他的视线下很不习惯。
“你要是不笨才会吓到我!别想那么多,很多事情第一次都不会有太好的感受,比如说抽烟喝酒。我第一次抽烟的时候连鼻涕都被呛出来了,不光有点晕,肚子里还恶心。当时我就在想,这玩意为啥那么多人抽呢?难道我和别人不一样?其实大m.hetushu.com家都差不多,多抽几次之后,不光不难受了,还会上瘾。你今天表现已经很好了,我也很享受,真的,骗人是小狗。”
“如果我要是男孩子该多好,女人总是吃亏……”有人说女人喜欢听谎言,这句话有点片面但是没错,洪涛的这番比喻让江竹意稍稍放松了一些,主动搂着洪涛的脖子贴上来。
“你前世肯定是个小狗,动不动就张嘴咬人。来,让我检查检查,看看你是不是长了一副狗牙……”在洪涛眼里看,这种举动就是江竹意撒娇的方式。她不太会像普通女孩子那样娇柔百媚,自己耳朵上那些牙印就是很好的说明。不过鉴于她牙齿的破坏力有点过大,洪涛不想再在肩膀上多一圈小牙印,所以还是用自己的嘴把她的嘴堵上吧。这不算欺负人,都是嘴,对等嘛。
“你又想干坏事……”怀里的江竹意很是言不由衷,明明嘴上在埋怨,小拳头还轻轻打了一下,可是身体却借着男人的拉扯,很顺畅的爬上了男人的身体。
“流氓嘛,干坏事儿才叫敬业。现在你就是好警察,我就是敬业的坏蛋,看看你能不能把我这个坏蛋制服……还疼不疼?”看到江竹意的反应,洪涛放心多了,她没对这件事儿有太多恐惧感,这是个好开端。
“你要是男孩子我就不敢惹你了,你看你的胸大肌,这么发达,揍我还不得和揍孙子一样……m.hetushu.com”伸手搂过女人温热的身体,洪涛才发现她确实很能忍,身上几乎都被汗水打湿了,当时该有多疼可想而知。现在她最需要的是温柔的安抚和甜言蜜语,这样能缓解她的紧张情绪,还能带给她一种归属感。第一次对于很多女人来讲,身体上基本没有任何愉悦可言,但精神上还是可以很满足的。可惜甜言蜜语自己不太擅长,干脆就用调笑代替吧。
“我总觉得你是在敷衍我……啊……”江竹意确实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即使在情迷意乱之极时,还能听出洪涛话里的意思。可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一阵轻微的疼痛明确无误的提示着她,自己的未来恐怕就要和这个正在坏笑的家伙紧密联系在一起了。这是自己的选择,既然选了那就不后悔。与其瞻前顾后的去琢磨有何不妥,不如赶紧好好品味一下禁果的滋味。它肯定有不错的味道,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孜孜不倦的去追求。
“我是不是太笨了?……”可惜过程并没自己想得那么美妙,疼痛几乎从开始一直伴随着,尽管洪涛很温柔、很体贴。这一点江竹意就算第一次也能感觉出来,男人并没尽兴,至少和她听说过、看到过的那些场景有很大不同。
饱暖思阴郁古人这句话说的太他妈正确了,看来他们也没少思,百分百是切身经历的经验总结。现在洪涛是饱和暖都有了,还挨着一个让人容易起阴http://www•hetushu•com郁的源泉,如果这时候还能理智的思考问题,那他就真是柳下惠,不对,是柳下洪。
近身肉搏还是很耗费体力的,两个人在被窝里又纠缠了一会儿,就不约而同的相拥着睡了。这一觉睡得很香,就连梦境都是甜的,不仅没把洪涛惊醒,好像还有更多的催眠效果。
“你早就醒了?”都不用转头,就能看到她的脸,因为江竹意的脑袋就枕在自己大臂上,脸蛋紧紧贴着自己的肩头,从额头的角度看下去,她应该没睡,时不时会眨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就会跟着一起忽闪一下。
当然了,洪涛并没全说实话,他根本就谈不上太多享受,也不可能有太多享受。这是一个需要两人全身心紧密配合的精细运动,双方都要比较熟练才能获得更多愉悦。假如自己真能在第一次的江竹意身上获得享受,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自己变态,专门喜欢看、喜欢感受她的痛苦;第二就是她在说谎,这根本不是她的第一次,而是第N次,N至少也得大于三。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就是标准答案,可惜洪涛不信任何人能做到,这个回答本身就不合逻辑。谁能预知今后几十年的变化呢?即便是主观上这么想,可客观上能不能做到还是一个未知数。用一个未知数当确定答案,在这种状态下去回答一个女孩子提出的这种问题,这不是在骗人嘛,还是特别卑劣的欺骗,有点为了得和图书到对方身体不择手段的感觉。
“咯咯哒……咯咯哒……咯咯哒……”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窗外已经是白茫茫一片,看样子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连院子里的老母鸡都觉得是个下蛋的好时间。
“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要是你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当浑身酥软的江竹意意识到自己即将迎来人生第一次不能写也不能描述的拉手活动时,迷离之中还问出了一个标准问题。
这种场面洪涛已经经历了不止一次,不管女方是不是第一次,她们都会问这个问题,而是还都是在这种时刻问,就好像是在进行一种利益交换。她们关心的不是这一次是否身心愉悦,而是想用这一次拉手获得一种对未来的预期,和买股票差不多。
“必须看,不看清楚警察是什么样儿的,我这个坏蛋怎么逃跑啊!”但是洪涛这次没采纳她的意见,干脆直接把被子从江竹意肩头撩了下去,然后把脸埋在了她的胸口。
洪涛晚上吃得挺饱,那种黄糕是用黍子面做的,配上烩菜就叫黄糕烩菜,是一种典型的西北吃食,从张家口一带到山西都有。这种面食其实并不太好吃,仔细品尝会有一些苦涩的味道,但它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抗饿!比吃米饭、馒头都抗时候,吃饱一顿能一整天不饿。很多跑长途的大车司机都喜欢吃这个玩意,省去一顿吃饭时间就能多跑几十公里路,而且有时候路上也找不到合适的饭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