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48章 是不是第一次

“……没干嘛,都快十点半了,你再多睡会儿,我去看看喜儿用不用帮忙。”听到洪涛的声音,江竹意又把身体向另一侧扭了扭,留了一个后背。
“……不是腿!”果然,江竹意让洪涛这番胡说八道给带歪了,干脆把两条腿往边上挪了挪。
“必须是真的,就算你没熟悉的医生朋友,找本书看看总成吧?”洪涛很是纳闷,为什么自己的可信度如此低呢,难道这也是天赋?
山药,是这里的特产之一,虽然没有焦作铁棍山药那么有名,但是这里的气候、土质也很适合山药生长。和普通山药不同的是,京北山区里的山药卖相不太好,又细又黑,须毛还特别重。可是它的味道和营养却很不错,尤其是用来炖肉吃,又甜又面,口感很好。另外这玩意还是补气益中的好玩意,稍微还有点壮阳的作用。
“……你自己看吧……”江竹意咬了咬嘴唇,鼓足了勇气把被子撩了起来,然后认命一样低着头,就像一个准备接受判决的死刑犯。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江竹意真是欣喜若狂,自打刚才发现褥子上洁白如初之后,自己就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之中。哪怕www.hetushu.com洪涛说不在意也不成,这种事谁会真的不在意呢?可问题是自己真是冤枉的啊,如果洪涛不信,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本来刚刚开始甜蜜的恋爱,难道就要如此终结?绝望,确实是绝望,她真的想不出该如何解释,更不想永远瞒着他不说,那样更不快乐。
被子里除了江竹意的两条腿之外啥也没有,这还是洪涛第一次正正经经的近距离观察她的腿,感觉很好。这两条腿很直,比例也不错,小腿很长,再配上细细的脚踝和略带线条感的肌肉,很性感。美中不足的就是迎面骨和膝盖上有几个很明显的伤疤,估计是她训练时留下的。由此可见当年她是多么用功,真是个狠人,对自己都这么狠。
“不是……你非要知道也成,但你答应我,我说完了之后你不许后悔,也不许不要我!”江竹意也听出洪涛情绪上的变化,为了不再增加误会,她终于把身体转了过来,脸上还挂着两滴泪水,都不敢正眼看洪涛,就好像做错了什么,还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可怜巴巴的。
“……真的?!”果然,洪涛的一句话就让江竹www•hetushu.com意止住了哭声,然后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试图从洪涛脸上找出可信性。
“好吧,怪我考虑不周。来,躺好,屋里冷,小心感冒。”对于江竹意的这个质询,洪涛只能是认了,现在她有心理负担,就不和她斤斤计较了。
“要不就是你自己后悔了!”不是因为别人,那就是因为自己了。这件事儿洪涛可没法解决了,因为一时冲动就在一起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但自己还真没遇上过,这得多豪爽的人才能做得出来啊,而且江竹意当时也并没喝醉,现在还玩这一套,是不是有点过份啊,拿自己当什么了。想到这里洪涛就有点不高兴了,他没想到她是这样一个人,说话的口气自然也就不太客气。
“你干嘛呢?”打盹打盹,有时候几分钟就醒,有时候几十分钟。可是别看时间不长,但却很解乏。再次睁开眼时洪涛觉得身体又回归了,至少不像刚才那样乏力,同时也发现江竹意已经穿上了上衣,但并没离开被窝,而是坐在一边低着头,好像在抹眼泪。
“我靠!我刚睡了没半个小时,你不会说这么快就去偷人了吧!”洪涛真有点迷和_图_书糊了,到底有什么事儿让她突然变成了这样,就好像末日即将来临一样。
“……”江竹意还是没把身体转过来,又使劲儿摇了摇头,否认了洪涛的猜测。
一晚上加一早上连着打了三次大战,饶是洪涛的身子骨强壮也有点顶不住了,腰以下的部位好像都是空的,不多会儿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没干嘛为啥偷偷掉眼泪,是不是后悔了?还是怕你干妈发现?放心,我虽然也不是啥正人君子,但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信誉的。如果只是担心别人,没事儿,让他们来找我,这事儿我接着。”刚才还热情似火呢,这么会儿功夫又热泪盈眶了,洪涛按照经验认为江竹意这种表现也算正常。当她从情欲里走出来,重新恢复了理智之后,肯定会想到一些现实问题。现在自己需要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让她别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有事情要帮着她一起扛,甚至替她扛。
“……腿好看也不用这么自恋吧!你要是想让我看,不如回我家里,咱们把暖气烧热一点,你整天都能不穿裤子在屋里晃悠,用你这两条大长腿晃瞎我。”洪涛也清楚江竹意不是专门向自己显示美腿,她还和_图_书没这么放得开,也没这个必要。她想让自己看什么,洪涛已经明白了,但故意不说,逗她着急也是个很好玩的事情。
“人家心里很难受,你还笑得出来……我不理你了!”用洪涛的后背发泄了一顿,江竹意的状态稍稍好了一点,不过一看到白白的褥子,她的眼泪就忍不住往外流,一头趴在枕头上呜呜呜的哭出了声,就连只穿了内裤下身被洪涛全看光都顾不上了。
“不是腿?那是腿上面?小江同志啊,这我就得批评你了,你不能这么勾引我啊,难道你想把我累死?来日方长嘛,这玩意就和吃糖一样,时不时来一块就成了,要是一顿吃一袋子,会齁死的……”洪涛顺势把江竹意搂住,然后撩起她的上衣,伸着脑袋去看她的短裤,同时用一种悲苦的表情痛诉她的不人道之处。
“哎哎哎……投降!我投降!褥子上没有红的东西是吧?这是好事儿……否则喜儿她妈又得忙活了,大冬天的还得拆洗被褥,你这不是要她好看嘛。哎呦……别打!别打!我不说啦……”逗人生气玩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江竹意的犬牙很尖,洪涛不想让它在自己肉上来一下,所以还是招供了。不过这番和-图-书话说得还是很不正经,又引来江竹意一番更猛烈的进攻,直接就那自己推倒在炕上,照着后背就是一顿捶。
“呸,不正经!妈,你看我洪哥啊……”江竹意那种极度特别的声音让喜儿姑娘大概已经猜到屋里发生了什么,小姑娘被弄了一个大红脸,啐了一下赶紧低着头向前院跑去,一边跑一边和她妈告状。
“我……你成心气我是不是!你看不看?再瞎说我就……我就咬死你!”江竹意真是服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天敌,什么事儿到了他这里自己都会处于极其被动的境地。可是这种事儿怎么能让自己说出来呢,为了不让他再装糊涂,必要的武力还是得有。
“你啊,看着比谁都机灵,其实比谁都傻,而且还是个思想守旧、不学无术的人。这个问题其实都不用我回答,你只要找个熟悉的医生就能有更准确的答案。经常从事剧烈运动的女人,比如说运动员,她们的第一次很可能是没有血的。你练过散打,也算是剧烈运动,也会有这种情况出现。”逗江竹意生气好玩,但是让她哭的这么伤心就不好玩了,洪涛还得哄。不过他有把握短时间内就把她哄好,知识就是力量嘛,要相信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