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1章 假期结束

“我又不是逃犯,也不比别人少一只眼睛,你干妈凭什么不答应啊。只要咱俩在一起能互相促进,她就算看我再别扭也不会玩命阻止的,毕竟她要为了你的将来考虑。所以啊你还不能大松心啥也不顾,整天就想着如何谈恋爱。一旦你在工作上放松了,她马上就能觉察出来,然后这个屎盆子就得扣在我脑袋上。真到了那个时候,她和我可就真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了,能不能让她认可我,主要责任不在我,而是在你,明白吗?”
这里的温泉都在院子里,露天的,分了七八处,从房子后门出去就是用鹅卵石铺设的温泉池子,想泡就泡,有院墙围着不用怕别人看。泡累了起来就进屋,想睡火炕有专门用锅炉烧的土炕,想睡席梦思也有,好几个小院子都是不同风格的。要不说领导会玩呢,人家都考虑到了,比老百姓想的周到。
其实这些都是小事儿,最让自己发愁的就是她的干妈会是啥态度。不过愁也没用,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一个也躲不过去,爱咋地咋地吧。洪涛对这些事儿倒是想得开,凡是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概扔一边去不想,免得自寻烦恼。
“唉……你倒是无忧无虑啊,如果你干妈也像你这么容易糊弄就好啦……”洪涛当然是满口答应,就算她不说自己一般也不会乱跑的,大冬天去哪儿啊?三元娱乐城的事情可以下站之后利用下午时http://www•hetushu•com间去,这件事儿还没和她说清楚,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一次性说太多,否则她会消化不了。
和来之前相比,她身上那股子愣愣的劲头儿少了,对洪涛说的一些东西即便不太相信、理解,也能听进去了,至少不再把洪涛当做一个满口胡说八道的二流子了。当然了,这也和他们俩不分昼夜在屋里、温泉池子里频繁肉搏有紧密关系。
“不是吧,你差不多就成了啊,别真削尖了脑袋往上爬。你光看到当官的吃肉,没看见他们挨揍的时候,一般人付不起那个代价的。”江竹意的这番感慨让洪涛听着有点心惊胆战,自己是带她来开眼界的,不是打算激起她对官场的热情。如果她真有了这种想法,那自己这番举动才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得不偿失啊。
不过回来的当天洪涛还是把江竹意留在自己家里住了一宿,头一次进入恋爱状态的她很享受这种滋味儿,甚至有点上瘾了,整天都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做不完的爱,只要自己能陪在她身边,不吃不喝都不觉得难受。别看她原本是个坚毅、果敢的女警察,一旦这层外壳被敲破,里面的嫩肉和普通女孩子没任何区别,甚至还要更柔软一些。她想在自己这里把以前失去的那些爱,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统统都补回来。
“也对啊!还是你聪和_图_书明……”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通常会下降一半儿,热恋中的女人智商就基本为零了,既热恋又刚刚突破男女那道坎的女人,智商直接变成负数。所以江竹意对洪涛这番废话非但没质疑,还满眼冒着小星星做崇拜状。
“别把电话号码忘喽!说的时候最好别让你干妈看到你的眼睛,否则她立刻就知道你在撒谎呢!”第二天一大早,洪涛就把江竹意送会了家,本来是想去她干吗住的小区认认门的,可是江竹意死活不敢。
江竹意此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为洪涛不光能理解自己、配合自己,还能提前预知自己的麻烦,不等自己张嘴就想到了,和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你就把眼闭上,踏踏实实趴在他身上享受温泉吧,什么都不用考虑,他都替你考虑好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却又时时刻刻困扰着自己,那就是干妈对这件事儿会是什么态度。
“怪不得人人都想当官呢,原来当官还有这么多好处……”相比起喜儿家,江竹意在这里过得更快乐,之前脑子里那些烦恼在到这里之后的第一晚就没了,被洪涛用半宿的时间给折腾没了,剩下的就全是感慨。洪涛这次带她出来所看到的东西,基本都是她以前从来没接触过的,还是那种讲也不会信的。可是通过这几天短短的体验,她不光信了,还有了想法。
其实这件事儿在洪涛心里并不是啥大和_图_书事儿,连个事儿恐怕都算不上。自己从来也没顾忌过别人的看法,否则也不会在家门口混成了净街虎。不过自己可以特立独行,并不意味着江竹意也成,她和自己的生活环境、成长经历区别很大。如果说自己是个放养大的,那她就是系统培养出来的。自己可以不考虑、不顾及、不搭理的东西,放到她那里就都成大问题了。一旦处理不好,不光她会很难受,连带着自己也舒服不了。所以在这件事儿上,即便自己再看不惯也得忍着,不光要忍,还得配合她、帮助她一起忍,她此时需要的不是压力,而是减压。
“你为什么老能看明白我在想什么呢?有时候我甚至认为你就在我脑子里住着,梦里的你就是你故意让我看到的。你说我干妈会答应咱俩的事儿吗?”能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得到最喜欢人的鼎力支持,哪怕只是一句话,也能让人感动。
在温泉基地待了两天之后,洪涛带着江竹意回到了家,结束了这趟旅程。虽然江竹意还有三天假,但也不能真的全部占用,那样她回家都没法交代。一个原本安安分分的大姑娘,怎么突然就不打招呼一走就五六天呢?别说她干妈是个老刑警,就算是普通家庭妇女也会起疑的。
“你放心,短时间之内我肯定不会去你单位骚扰你,更不会和你同事、朋友公开咱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公开,都由你决定,不用考虑我的感受。hetushu.com所以你也不用急,对于咱们俩在一起这件事儿,别说你干妈了,我估计蒋所和管所就第一个不乐意,你的压力比我大啊。”江竹意前两天为什么和自己置气,其中就有对未来的担忧,这一点不用她点破,洪涛自己也能料到。既然她为了自己的脸面不好意思说,那自己也别让她难受了,还是自己说吧。
打了一天猎,这趟行程并没结束,其实这里还有个东西可以玩,那就是温泉。怀来县北部就有不少天然温泉,目前还没被怎么开发利用,大多都是以前大单位的疗养院,有些还不对外开放。不过这不是有郑大发呢嘛,别人不能随便进,他是分分钟和回家一样,都不用提前打电话。谁让他是这里的坐地炮呢,手里不光有人,还有钱,大小也算一方小势力。
“开车小心点……回家之后不许乱跑,我上完夜班就去找你。”江竹意已经有点像个新婚小媳妇了,一时一刻都不想分开,还总想掌控着男人的动向。
院子里呆烦了没关系,基地里有个小型养狗场,里面有训练好的猎狗,让基地里的人牵上几只到后面山里转转,这回连小口径都不用了,直接上猎枪,随便打,都有林业部门的枪证和狩猎证,别说野鸡兔子了,碰上野猪、黄羊一样可以射杀。每年都有配额的,打了算完成任务,不光没罪,还算给国家的贡献。当然了,这种贡献的机会老百姓就没有了,你还别唧唧歪歪,m.hetushu.com不是说了嘛,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只有分工不同。
“看你说的,把我当什么人啦!既然你讨厌那些当官的,我就不当了。不过你以后不能老打击我的工作,怎么说我也是个警察,你老是在一边说怪话,让别人听见了影响不好。”江竹意这几天的变化也很大,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管洪涛是朱还是墨,反正已经影响到她了。
但是这玩意不能和江竹意明讲,让她知道了也于事无补。至于说以后自己怎么去和她那位干妈相处,这个问题洪涛也不清楚,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也说不定是自己多虑了,人家头一眼就觉得自己很不错呢。
这番话多一半儿都是假话,是专门让江竹意宽心的。对于江竹意那位干妈会不会认可自己的问题,洪涛觉得可能性非常小。她那种人和自己才算是真的格格不入呢,而且这玩意很难改变,人一旦看谁不顺眼了,很可能一辈子都看不顺眼,没啥道理可讲,在京城话里这就叫犯相。
之后的两天洪涛就和江竹意是在一个隶属铁道部的小后勤基地里度过的,你说在这里能弄啥后勤,种菜也得能活啊,总不能全种土豆山药吧,就这两种玩意也用不着自己种,直接在当地买多好,有盖这个基地的钱,估计能把一个乡的山药都收购走。说是后勤基地,其实就是供内部人吃喝玩乐的地方,叫疗养院、度假中心都不太合适,干脆就打上一个后勤基地的名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