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3章 巨大打击

茶几上放着的是一张传唤证,这玩意自己见过,还不止一次,不用特别仔细看就能认出来。上面被传唤人就是自己,涉嫌罪名是强健,上面不光有公章,还有分管领导签字。按照洪涛的经验判断,这不是假的,更让自己心悸的是,这份传唤证既不是西城分局的也不是东城分局的,而是市局十三处的。也就是说这位江干妈可以绕过管辖权把自己直接弄她们单位去审,这尼玛让原本就提不起啥反抗念头的洪涛彻底绝望了。
“小子,记住,我的脾气非常不好,今天能到这里来和你心平气和的谈话,已经是小江苦苦哀求的结果了,千万别挑战我的底线。光是你强健小江这件事儿,我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如果你想大家都不要脸,那你完全可以试试,看看我是不是在说着玩。好了,我就不耽误你吃饭了,小江放在你这里的所有东西就劳烦你帮着销毁一下,不要用任何借口去找小江,小江也不在原单位工作了,不要去新单位骚扰她。”
“你快别扯了,这事儿我可帮你扛不住。你睡了人家姑娘,放到局长那里也是你不对,谁也帮不了你。而且这个母老虎也不是普通警察,我们分局长见了她也是平级说话,你惹谁不好非惹她。知足吧,人家没直接把你弄走就算命大,我这么快赶过来就是怕你嘴太贱吃亏。”
“小子,知道难受了吧?我在医院病房http://m.hetushu•com里和你说什么来着,别去招惹那个母老虎,你非不听啊!还敢把她干女儿睡了,你真是我的榜样啊,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分局市局的小伙子都等着你小子倒霉呢吗?你信不信,只要你前脚跨进看守所,后脚就有无数个电话追过去,让里面的人好好修理你。”
“……黄阿姨,我觉得我们俩在一起并不影响她的进步吧?您这么说有点武断了,而且好像对我有很大误解。我前些年是不太老实,惹了很多事儿,但这几年已经不再做那些事儿了。谁还没有年轻的时候,人总是在成长的,总不能因为某个年龄段里做出的荒唐事而一棍子打死,您说是吧?再说了,国家早就在提倡婚姻自由、恋爱自由,儿女的未来还是应该由儿女自己选择,毕竟您不可能陪伴她们一辈子。”
“看来管所说得一点没错,你有一张利嘴。不过在我看来,你说的话毫无用处,我来不是和你商量的,而是通知你。你同意不同意都可以,但我明确的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去骚扰小江了,她也不会来找你。假如让我发现你还去骚扰她,我会动用一切手段让你明白我的话不是白说的。管所和我讲过,你对公安系统很了解,而且还有家人在系统里工作。那就更好办了,你可以去问问他们,看看他们是否会帮你一起来抢我女儿。http://m.hetushu.com
“母老虎!”看着那个走起路来腰杆笔直、铿锵有力的背影消失在院子里,又低头看了看茶几上的那张纸,洪涛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儿,可是脚步却没移动半分。
“来吧,我还没吃饭,也吃不下去了,正好帮我分析分析,这尼玛叫什么事儿啊!”洪涛觉得自己有时候确实挺混蛋的,每次孟津都帮自己,可是每次自己都不把他往好处想,这就和别人经常误解自己一样。现在自己的脑子里很乱,打击来得太突然了,几个小时之前自己还在算计江竹意什么时候下班,自己去接她该去哪儿玩玩呢,可是一瞬间自己和她的恋情就已经岌岌可危了。
江干妈的这番话严重侵犯了洪涛的自尊,让洪涛瞬间就从一个唯唯诺诺的准女婿变成了呲牙咧嘴的敌人。别说是一个未来的丈母娘,就算是江竹意亲生父母站在自己面前,也没资格这么说自己。爱情很重要,但尊严更重要,如果非要在两者之间选一个的话,洪涛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没有尊严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更别提现在即使没了尊严,好像婚姻也遥遥不可及。
“我操!母老虎这是要和你玩命啊,怎么样,她没再给你几巴掌……”孟津估计正在上勤,穿着警服就进来了,一眼看到了茶几上的那张传唤证之后,直嘬牙花子。不过脸上的表情不光是担心,更多的还和-图-书是期待。
“我他妈谈个恋爱招谁惹谁了!还有没有王法啦!她说抓谁就抓谁啊!你这个警察是怎么保护人民的!国家三令五申要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你就看着有人知法犯法不管啊!”绝望往往会让人失去理智,洪涛这一瞬间就被巨大的绝望把理智冲垮了。既然孟津都这么说了,那就意味着自己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能不立刻哭出来已经是最大的克制。
“合算我这还是不幸中的万幸啦……还尼玛有没有天理啊!”最让洪涛无奈的是自己不光不能抱怨,还得庆幸。为啥呢?因为就在去年夏天,国家刚刚把流氓罪给废除了,要是自己早认识江竹意半年,那这位江干妈根本不会来和自己废话,一个流氓罪就把自己弄进去了。
倒不是说为了爱情可以豁出命去,但就这么认怂也太不是老爷们的作为了,万一江竹意还等着自己去救她呢?童话片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公主被恶势力抓走,王子骑着白马拿着宝剑打败坏人,经历千辛万苦最终抱得美人归。受点苦自己不怕,哪怕真的为此进去待几天也没事儿,自己是真喜欢江竹意啊,让她干妈看看自己的决心,说不定就能被感化了呢。
先别说最终结果,首先没的就是工作,自己的单位本来就是半保密国家单位,根本不可能容忍一个员工被刑拘。然后就是自己的名誉受损,哪怕最终是无罪,放回来之后也没人会和-图-书挨家挨户的帮自己澄清。假如是因为打架进去的,街坊邻居还不会太歧视,但如果自己背着一个强健犯的罪名,在这一片就别想混了,谁看见都得鄙视。说不定还会牵连姥姥一家人,他们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因为你家出了一个强健犯的外孙子。
“你怎么知道的?”不过江干妈刚走没五分钟,就算她是个二百五加大嘴巴,也不可能马上就把这件事儿嚷嚷到刑警队去吧。难道说江干妈来之前还去找过孟津?他们俩合伙在算计自己?
江干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笑得很轻蔑,好像是对洪涛这番抵抗很不看在眼里。然后她打开了桌上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放在茶几上,还用手指在上面用力敲了敲,看都没看洪涛,就站起身拿着包走出了房门。
这个罪名可比强健罪好审理多了,按照自己那些算不上前科的前科,再加上江干妈的决心和能量,判自己个一两年也不是不可能。她之所以拿着这个玩意来威胁自己,就是因为没有了流氓罪这个便利的工具,只能用强健罪来威胁自己。这个罪名有些双刃剑的感觉,自己好受不了,江竹意也不会啥事儿没有,她不乐意让干女儿和自己两败俱伤。但自己如果不听她的,她还就真敢和自己玩命,都立案了,还有啥不可能的?
“她真敢抓我?这事儿也不归十三处管啊!”洪涛很希望从孟津这里得到点反抗的勇气,哪和图书怕是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自己也可以搏一搏。
看到洪涛还心存侥幸,孟津拿起沙发靠垫照着洪涛脑袋就是几下,想打醒这个正处于悬崖边缘的笨蛋。虽然他也不喜欢这个没事就给自己添麻烦的家伙,但总不能看着洪涛一步步迈向绝境啊。
“谁啊,不吃饭不睡觉啊!”还没等洪涛想明白到底该如何处理这件棘手的事儿,电话铃突然响了。这时洪涛已经快暴走了,拿起电话就差直接骂人了。
“别动你的贼心眼子啦,要不是管所给我打电话,谁爱管你这点破事儿啊。我就在你家门口呢,看着那头母老虎走的。怎么样,想听听我的意见不?”孟津立刻就听出了洪涛的疑虑,赶紧把自己往外摘,这个黑锅他可不想背。
电话里传来了孟津的声音,不用看脸,光听声就知道他现在心情有多好,说得那叫一个畅快啊,洪涛甚至怀疑往看守所打电话的人里他就是第一个。
有了传唤证就说明人家已经立案了,现在没带走自己是给自己一个放手的机会。看江干妈的意思也不想直接动用非常手段来和自己拼命,只要自己放手,案子就会撤销,不放手那就接着查下去。
强健罪这个罪名安到自己脑袋上合适不合适就不用考虑了,只要江竹意点头了,那自己就是有罪,很难讲清楚。就算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清楚了,没罪,最终倒霉的也是自己,因为这个调查过程自己是在看守所里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