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5章 绝情

现在这个门楼也是后来盖的,从南边挪到了西侧,为此还把一间西屋拆了一半儿,另一半当成了院子里的厕所。从这一点说自己家对社会的贡献还是很大的,院子舍了一半支持国家绿化,是真把祖国当母亲了,但凡不是亲生的都豁不出去。当然了,也不是自愿的……
不过房子这个东西,尤其是老房子,是需要维护保养的。放到本家人手里,说不定住一百年都没事儿,放到外人手里,住三十年没准就倒了。原理很简单,不是自己的东西谁爱护啊。
“要我说你就回姥姥这儿来住,你舅舅他整天乱跑也不着家,你就住你小姨的屋子,跟姥姥一起过多好。你说你一个人在那个大院子里孤零零的有什么好,还修它不是糟蹋钱嘛。”一听自己的大外孙要修院子,姥姥有不同意见了。洪涛是她从小带大的,感情深啊。眼看孩子成了孤儿,老太太也心疼。现在家里就她和小舅舅两个人,洪涛来了还能多点人气儿。
“嘿嘿嘿,您看我都二十五六了,是不是该……”洪涛用手在脑袋后面比划了一个辫子的模样,脸上笑得很幸福,其实心里全是苦涩。早知道江m.hetushu.com竹意会飞,不如早点带回来给姥姥看看,也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以后再找女朋友,就很难找到这么水灵的了。
小时候洪涛最怕上厕所,瘆人啊,头上一盏八瓦的日光灯管惨白惨白的,蹲在茅坑上影子就在脚前面,稍微来点风就忽忽悠悠的像活了一样。
靠东边的两间北房情况略好,但也好不到哪儿去,顶棚上都快成耗子窝了。别看父亲有耐心、恒心跑了好几年把房子要回来,但是对如何保养房屋是一窍不通,母亲就更不明白了。三口人住不了这么多房子,老两口一琢磨那就打扫干净放着吧,结果放了没几年,房子就给活生生放糟了。按照大姨夫的说法,这两间房就毁在父母手里了。
而且这里还是各种小生灵的游乐场,有浑身毛皮油光锃亮的大老鼠、有一扎多长横行霸道的蜈蚣、有带翅膀和不带翅膀的公母土鳖、有屁股上带着一个钩子的火夹子、还有那些嗡嗡嗡嘤嘤嘤飞来飞去的苍蝇和蚊子,光蚂蚁就有三四种,上个厕所就和去逛一次动物园差不多。
不过要修院子可不是小事儿,土木之工不可轻动嘛。先不hetushu.com说钱够不够的事儿,就算差点也可先赊着,反正大姨夫和小姨夫都是搞建筑的,他们不会担心自己耍赖不给的。但这个院子一修,自己就得搬家,往哪儿搬呢?地方倒是有,不过得先去打个招呼。另外自己也没本事让大姨夫、小姨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能有这个本事的人自己只认识一个,那就是亲爱的姥姥。
“姥姥,不是我不想住您这儿,可我不能总是一个人啊,以后带着外人来不方便。我琢磨着还是回楼里住合适,离您这儿也近。我就不起火了,跟您这儿吃,我也会做饭。”京城人有句话形容外孙子和姥姥家的关系,叫做外孙狗吃了走。因为外孙是外姓人,一般和姥姥家相处的时间不会太长,感情也不会太深。但洪涛不一样,他根本就没见过爷爷奶奶,从小就在姥姥家长大,一直管姥爷叫爷爷,所以他和姥姥家的感情更深,根本没有外孙狗的觉悟。
再长大一些,洪涛又爱上了这个厕所。由于只有一个蹲位,每次有人在厕所里,门框上的小红灯都会和里面的灯一同亮起,别人就不再靠近了,实在等不及就去外面的公共厕所,反m.hetushu.com正出门也没多远。这里就成了洪涛抽烟的秘密场所,反正烟雾都会顺着屋顶上的通风口抽走,里面的味道又不那么清淡,只要避开母亲,父亲那个大烟鬼基本闻不出来。当然了,洪涛的第一次也是蹲在这里看着少女之心的手抄本送给五姑娘的,所以这间厕所是他青少年时期的圣地……
“那敢情好,还是我外孙子管用!你看你舅舅都三十多了,连个媳妇都带不回来。你把她带回来给姥姥看看,姥姥给你们炖排骨、烙葱花饼。”老太太顿时就明白外孙子的意思了,然后喜笑颜开。
要不说人性本恶呢,带给他这么多欢乐的厕所,就因为他长大了、可以随便抽烟了、有女朋友也用不上五姑娘了,瞬间就变得毫无价值。不光毫无价值,还让洪涛怎么看怎么别扭,一点旧情都不念,准备连根铲除之。
“坟头上长草不吉利,屋顶上长草估计也不是好事儿吧?难怪我的运气这么背呢,不是挨揍就是失恋,都是风水坏了,看来我得把这个院子修修了。”拿着扫把和簸箕把掉下来的砖头和灰土扫了扫,洪涛站在院子里四下一望,连自己都有点看不过去www.hetushu.com了。房顶上的草老高,有些地方的瓦片都碎了,看着就那么没有生气。
三间南房是后盖的简易房子,一直都当成堆放杂物的空间,只有一间被自己占用了。上学的时候自己很叛逆,别说和父母聊天了,就连上街都不乐意走在一起,要不是没地方住,恐怕早就搬出去了。就算住在一个院子里,自己也想离父母远远的,于是就把其中一间南房当成了小窝,哪怕房顶很薄冬天冷夏天热也认了。
家里最疼的就是小舅舅这个老儿子,可惜他一直没结婚,连个正经女朋友都没有,根本看不到抱孙子的希望。退而求其次,如果洪涛这个外孙子能赶紧结婚,再生个孩子,老太太也不介意先抱抱外孙子的孩子。
自打这个院子被父亲要回来之后,三间东房基本就没法住了,搬走的那家人很缺德,他们把房顶弄了几个缝子,一下雨就往下渗水,把墙皮、房梁、檩条都泡了。父亲也是懒,当时自己年纪也小,整天除了疯玩瞎跑根本不顾家,一两年下来这三间房就全糟了,房梁上恨不得长了蘑菇。
这些房子都很有年头了,反正听自己父亲说他爹就出生在这座院子里,最早的房契和图书上还是民国的大印呢。其实这些房子的质量还是不错的,不管正房还是厢房都有青石条的地基,墙壁也都是青砖垒砌的,没有偷工减料,也不像有些解放后盖的房子,都是用碎砖头糊弄起来的。
那两间西房一间是现在的厨房,和最靠西边的北屋连成了一体,另一间早就改成了院子里的公厕和门楼。这也是洪涛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空旷的厕所,多半间屋子里只有正中间有个水泥垒砌的茅坑,再加上旁边一个垃圾桶,然后就啥都没有了。也不对,屋角还有几根竹片,一旦茅房的下水道堵了,就得用这些竹片绑在一起疏通。
“外人?谁啊……”姥姥没明白洪涛还要带谁回来,二姑娘家除了这个外孙子就没人了啊。
这倒不是有人故意想谋害他,而是门楼的质量不咋地,再加上年头有点长,风吹日晒的有点糟了。这座小院按照父亲的说法并不是现在的样子,它的正门应该在南墙外面,也就是现在街边花坛的位置,而现在的南墙就是原来南屋的位置。小院被政府没收之后,出于绿化的需求,把南边三间屋子和一座门楼给拆了,直接把院墙往北推了三四米,街边花坛等于是占了自己家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