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63章 身体卖了!

“你别和我装傻,我知道你能听明白,怎么样,卖不卖身?”张媛媛敢和洪涛提这个事儿,就肯定想好了洪涛的各种反应,一看洪涛要打岔,手就又捏到了他的大腿上,准备来个狠的。
“那您啥意思?”就算她把自己大腿上掐下一块肉来,洪涛也得问清楚,什么叫四十万买自己一辈子。
“大概得二十五万左右吧……要不你借我十万,然后把我今年的工资一起给我。”要比不要脸,洪涛必须高人一筹。
“随便……哈哈哈哈……”张媛媛看着洪涛吃了屎一样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了,然后就开始浑身乱抖。这个女人不光生了一个媚态,还生了一身骚,不干这一行都糟蹋了。
张媛媛说的意思洪涛好像明白一点了,她是想在京城弄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完全和她的历史、背景、工作隔离开,然后就像一个双面人般的生活。平时还是那个夜总会老板,每天周旋在豪客、官员、员工、小姐之间疯狂敛财。一旦回到小院里,她就可以脱去外壳,轻轻松松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我帮你出一半的房钱,那个院子有我一半儿,不过户主还是你,我想当也当不了。这只是咱俩之间的私下协议,怎么样?”张媛媛松开洪涛腿上的肉,举起四个手指头。
“当然是住了,当家住……之前我不是和你提过嘛,等你院子重建完了让你租给我几间房子,我和丽和-图-书丽搬过去住。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的吧?其实我是认真的。去过你家之后,我觉得生活在小院里比住楼房舒服多了,我也喜欢那种安安静静、轻轻松松的生活。只要把院门一关上就是自己的空间,可以种花、种菜、养鱼、养鸟……就算我想在在院子里脱光了晒太阳也不用管别人怎么想,我高兴就成!”张媛媛好像真是认真的,说的很动情,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脑袋。
“要不借四十万吧,我自己的院子也没钱修呢,两个院子正好挨着,一起修不光好设计,还省钱。”洪涛觉得写个借条也算合理,反正也得舍次脸,不如多借点。
“我想把烟头扔你嘴里去……”洪涛腾出一只手到嘴边把叼着的烟拿了下来,悬在张媛媛脑袋上面来回晃。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的事儿是什么吗?”洪涛突然想起了汪建新,这件事儿都怪他啊,如果他不带着这两个女人来自己家,自己能像现在这么被动吗?只要有了可以责怪的人,自己心里就好受多了,否则还能怎么办呢。
“我发现男人要是不要脸了,比女人还可怕。不过咱俩得事先说好,你们家院子咋设计我不管,我这个院子必须得我点头才算数,你不许全按照你的想法弄。”张媛媛没法再和洪涛比谁更不要脸了,二十万和四十万对她而言没啥太大的区别,但自己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一http://m.hetushu.com码归一码,有些事儿还得提前说清楚。
“……你就不怕我是个杀人越货的大盗,把你们俩骗到院子里之后直接埋了?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谁能找得到你们?”洪涛低头看着夹在自己两腿间的那张精致小脸,真想两手一用力直接掐在她细细的脖子上,保证让她一声儿都叫不出来,用不了两分钟就得断气。
“我就那么一说,你就当真啦?看在以后咱俩是邻居的份儿上,我借你十二万,剩下十三万我自己出,但你得给我写张借条,这样没问题吧?”让洪涛没料到的是,张媛媛的脸好像也不怎么金贵,不需要的时候扔起来照样毫不吝惜。
“那你干脆多出点呗,八十万只是买院子的钱,那个院子你是没见过,正常人都不敢进屋,生怕来阵风给吹塌喽。我买了这个院子还没钱修,你干脆再多出点钱,否则买了也是白买,没法住。”她都不要脸了,洪涛也就不要了,你不是钱多嘛,得嘞,咱也吃一次软饭,尝尝味道如何。
“别,您可千万别!我们家院子旁边就是机械部的办公楼,您要是脱光了晒,我就可以去楼里售票了,每个窗户一分钟五块钱,半年就把盖房钱收回来。这次买的院子就在我家隔壁,楼上照样看得见!”
“您要半个院子干嘛用?”这下洪涛更想不明白了,张媛媛要想买院子拿着钱去找房屋中介肯定没问http://www•hetushu•com题,按照她的社会关系层次,托人找个熟悉的房屋中介分分钟啊,干嘛非要和自己凑热闹呢。
“您就不怕我玩个仙人跳啥的,毕竟我是本地人,闹起来还是您吃亏。”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张媛媛就是个明人,她一旦提出要求了,就连糊弄的机会都不会给,只能明确答复。洪涛大概想了想这件事儿,对自己还真没什么害处,要是她能出半个买院子的钱,自己的压力就小多了,那间楼房也就不用卖了。可这件事儿也不是小事儿,自己在答应她之前还得多问问。
钱的问题说完了,洪涛基本也就没什么不好说的了。关于设计施工这一块儿自家院子肯定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刘奶奶家的院子既然是两个人共同投资买的,那就不妨多听听张媛媛的意见。毕竟人家钱出的多嘛,而且女人本身就细致,毛病也多。
“我在京城混了这么多年,你猜凭借的是什么?不是相貌也不是豁的出去,而是是眼光!棒男人也是需要眼光的,否则比坐台还苦。除了刚来的二三年里还有人能蒙我,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没有这种眼光我连肉带骨头早就被啃光了。既然我看准你了,就不怕看走眼。如果你真的骗了我,我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主儿。再说了,我亏得起,你恐怕就折腾不起了。”
“得,也别等以后了,明天我就去和施工队的人商量具体图纸,你这儿有纸笔和*图*书没有?我先给你现场画,设计图都在我脑子里呢。对了,这两个院子的工程我都是找的我家里人帮忙,你看看需要不需要亲自和他们聊聊,或者你手里有合适的施工队也成,两个院子可以一起设计,分开施工。”
“哼……哼哼哼哼……”张媛媛还真不敢赌洪涛不扔,赶紧把嘴闭上了。但笑意还是忍不住,这下身体的颤动就更厉害了,衬衣扣都有被撑开的趋势,缝隙里露出了一面雪花白。
“既然您看人这么准,就不能把钱借给我,等院子盖好之后,我把房子租给你们,想住多久都可以。这样您基本没什么投入,不是更合算吗?”洪涛干脆把头抬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墙,那里有几张合影,都是名人在三元娱乐城里的场景,有餐厅的也有夜总会和地下洗浴城的。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就像一条美女蛇,一年到头都不带动地方的,悄悄趴在一边琢磨。只有等到她认为最合适的机会,才会闪电般的扑过来咬一口,然后把你生吞活剥。可惜现在明白已经有点晚了,她的毒牙正咬着自己,还咬的很深,除了说几句狠话过过瘾之外,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在说这番话之前,张媛媛先把头向后仰起,睁开眼盯着洪涛,脸上带着一股子坏笑,打算看看洪涛是啥反应。就好像她挖了一个坑,终于等到有猎物靠近,必须欣赏一下猎物掉进坑时的表情才过瘾。
“怪不得丽丽说你小心眼呢,我和-图-书是想要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干嘛非给自己找不痛快。我不缺那点钱,也没必要去占你的便宜。你上次平白无故的帮我救了急,这样的人我身边真没几个,干脆就是没有,我干嘛不趁机用一点点钱把咱们的联系弄得更紧密一些呢,说不定哪天你还会再救我一次,对吧?”张媛媛终于算是笑够了,不打算再逗洪涛,虽然他很禁逗,但也得控制火候。现在是该安慰的时候了,如何控制一个男人的情绪,这是她的拿手好戏。
“我已经把咱俩照的照片寄回老家去了,告诉我爸妈说我在京城找了个对象,就是你,连你们家的住址都写在后面了。我要是没了,他们肯定拿着照片来找我,就你这个帅到极致的样子,应该不难找吧?其实丽丽也寄回家一张,你现在是我们俩的男朋友了,荣幸不?”张媛媛非但没害怕,还笑得无比灿烂,尽管没出声,但这才叫乐开花了,两只脚忍不住在地上拍打,爽成啥样洪涛都能感觉到。
而且这种凑合方式明显是她在弱势一方,户主是自己,如果自己哪天偷偷把院子卖了,她能拿自己如何?别看她认识那么多有身份的人,可要是对付一个混过社会的普通老百姓,还是个有经验的滚刀肉,她还真没啥好办法可用。你总不能让那些局长、处长、行长、老板来我们家门上刷油漆、抹大便吧,警察也不管房子的事儿啊。
“需要多少?”一提钱,张媛媛立马不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