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66章 冒坏水

让他去和张媛媛斗斗法,那该是个多么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象啊。到底要看看是他这位京城大忽悠厉害呢,还是张媛媛那个川妹子里的战斗机更厉害!
“那可好,这姑娘家是哪儿的?”姥姥一听外孙子的话,立马就精神起来了,恨不得马上就看一眼。
至于说以后没准会被强拆的问题,洪涛早就算好了,只要这排房子能坚持三年就不赔本儿,超过三年就是纯赚。按照自己的消息来源反应,后海地区这两年是没有大规模改造计划的。这不就齐了吗,看似风险很大,其实都是表象,是糊弄大家伙儿的,也正是因为看着风险极大,才会给自己留了这么个大人物看不上、小人物玩不起的机会,否则凭什么轮到自己干啊。
两个人在工程设计上其实没太多分歧,只有一个地方说不通。按照洪涛的设计,南侧的一排门脸房要占用院墙外面的一片地,甚至花坛占用三米多。如果不这样的话,这一排门面房就只有五米多宽,进深有点小,再加上房屋的高度,成了一个瘦长条,不成比例,很难看。
张媛媛和孙丽丽如此在背后算计自己,洪涛并不清楚,他清楚的是这个院子必须拿下!不光要拿下,还得把两个院子的翻建工程做到尽善尽美,否则都对不起自己卖脸换来的这些钱。
“她老家是四川的,不过已经在京城待了好多年了,是做买卖的,开了个……大酒http://www•hetushu.com楼!”洪涛丝毫没有骗老太太的内疚感,不是不内疚,而是姥姥根本管不了小舅舅,自己这是帮着姥姥治治他,非但没罪还有功呢。
“他可得听我的啊!”一说限制小舅舅的活动,姥姥又犯愁了,不是她不肯,而是办不到。
“……得,您、你、嗨,我也不管了,回家!”大姨夫算是没辙了,岳母装傻、小舅子充愣、担挑儿溜肩膀、外甥耍混蛋……合算就玩自己一个人啊,干脆也别操这个心了,爱咋地咋地吧。
“你耗着我也没用,我家孩子都大了,不让回家我就和你小舅住一个屋,反正我是不同意你把花坛拆了盖房子。那是划在红线里的地方,你蓝图上就算有也没用,这叫历史遗留问题,谁也不会还给你的。就算你强行盖起来了,哪天人家拿着新蓝图来,说给你拆了就拆了,这不是糟蹋钱嘛!”大姨夫比较顽固,对面洪涛这种邪恶势力坚决不投降。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了姥姥家,等两位姨夫一到,立马就进入了科研模式,把饭桌当成了图案,为了一个小细节往往争得不可开交,根本不管两位姨夫爱听不爱听,从上午一直争到了傍晚,不说清楚谁也不许走!
这两个条件自己都具备,街道的关系不光自己有,张媛媛也答应再给找人垫个话儿,就算城建科长和自己不对付,办事处主任的话hetushu.com他总得听吧,这又不是啥大事,他犯不着宁可得罪主任来和自己较劲儿。街坊邻居就更好办了,洪涛打算借着起新院子的借口去挨家挨户拜访,大部分街坊是不会有啥意见的,因为这块地方碍不到他们的事儿,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就算有眼红不服的那也没关系,净街虎不是白当的,来文的武的自己都陪着,弄服了算!
“小涛,你放心,姨夫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把你家院子弄成百年建筑,长城倒了它都不能倒!”最终的结果是小姨夫首先屈服了,为了能早点回家哄孩子睡觉,甚至指天发誓这才获得批准走出了姥姥家的屋子。
“咱在盖房时先把花坛故意弄坏,我找人偷偷举报到街道去,他们肯定来罚款,并勒令修复。这时您就把整个花坛都用围挡档上,直接把需要占用的花坛拆了,然后往南推三米再垒上。等房子一盖好,不拿着规划图实地测量,谁看得出来花坛被挪动过啊。就算看出来了也没用,您外甥我在那一片是人见人爱,没人会举报我的,民不举官不究嘛。就算街道发现了,他们也别想把我的房子拆了,要拆就先拆他们城建科科长姑姑家的,她家把长个花坛都占用好几年了,凭什么单拆我这儿啊!放心吧,街道的事儿我自己能应付,绝对不让您坐蜡!”
“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姑娘,比我大几岁,要不给小舅介绍介绍和_图_书?”扎针当然不能用空针管,里面得有干货啊。洪涛就已经准备好了一针管带毒的药水,准备给小舅舅推进去。
但大姨夫认为院墙外面的地方就算空着也不能占,如果只是堆点杂物什么的没事儿,哪怕临时盖个棚子也说得过去。但直接盖上正规建筑,又没得到街道城建科的同意,那就说不过去了。一旦政府来强拆,根本就没理由拦着,这样的话损失会非常大,整整一排房子都得重建。
“您别忙,改天我就把她带回来给您看看。不过这件事儿还得您出点力,我小舅整天四处乱跑,人家工作又忙,说不准哪天他们俩才能凑到一起有时间,所以您得想办法让我小舅这些天别出去,只要她那边一有时间,我就直接带回来让他们见见面,您说咋样?”洪涛开始给小舅舅挖坑了,这个坑可深啊,一个人都挖不动,还得搭上姥姥一起挖。
对于自己的这个设计,洪涛有很大把握能成。这种事儿属于能干不能说,一方面你得有人,一方面你得能镇住街坊邻居,两边这么一就和,也就成了。
“……我都听不懂你们说啥呢,小明,你说小涛的事儿能不能干?”姥姥才是那种大智若愚的人,大字不识一个的家庭妇女,还是个小脚,从来没上过班,可是家里这些孩子没一个敢不把老人家放在眼里的,这玩意就叫生活的智慧。老太太又不傻,真听不明白洪涛和两个女婿说的啥http://www.hetushu•com?肯定不是,她只是不能明确表态,那样会落埋怨,不管拆不拆都落埋怨。所以这个坏人就得由小舅舅来当,就算以后洪涛埋怨小舅舅,那也叫活该!谁让你们俩穿一条连裆裤呢,忍着吧!
“姥姥哪儿说的动他啊……”小舅舅的婚事一直是姥姥心中永远的痛,可惜这个老儿子从小太惯着了,根本就不听话,说啥都是好好好,可就是不做。
“姥姥,我小舅该找个舅妈了,您也不催催他!”拿自己当垫背的,洪涛肯定不能直说不陪着姥姥,但这个仇不能不报,而且报慢了都不太舒心,小针立马就得扎上,我让你出去乱逛!
“妈,晚上我还有点事儿,让小涛在家陪您吧。小涛,今儿就别回去了,你姥姥有点感冒,你睡我屋里,我出去办点事儿,明天早上咱俩一起去蓟门饭店,看我怎么帮你省钱。”大姨夫前脚刚走,被洪涛拽在家里一天哪儿也没去的小舅舅就待不住了,后脚跟着就走了。
“我有个办法!您就说身体不舒服,他就不敢出去跑了,坚持五六天我估计就够了。”小舅舅很不靠谱,但他很孝顺。当年姥爷住院的时候,他一天都没休息,足足在医院里陪着姥爷两个多月没动地方。等姥爷回家之后,他也一直守在床前,哪儿也不去,直到把姥爷送走。要不他怎么不敢回姥爷的屋子呢,非得把屋子拆了重新盖,因为他一进屋就会想起那些日子,睡觉都hetushu.com做噩梦。
“妈,我是说不过他,您给句话吧。”大姨夫家里孩子是大了,不用回去照顾,但他身体没洪涛抗造,溜溜掰扯了一天,真是扛不住了。但他又不想把这个责任背在自己身上,干脆,甩给洪涛的姥姥吧,以后就算房子被拆了,洪涛也不能去怪老太太吧。
而且他这还是一针扎两个人,张媛媛今天可算是让自己难受了万分,有仇不报枉为人,我是拿你没辙,但我给你添点恶心总成吧?要问有啥还能比小舅舅更能恶心人的,洪涛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出太多选择了。他以前谈过好几个女朋友,但都没成,最孙子的时候他把未来岳父的单位都给蒙了。
“要我说那就盖呗,又不用姐夫你出钱,多余管他。就这么着了,盖!”小舅舅才是那个没听明白洪涛和他两个姐夫在说啥的人。因为他压根也没听,只在吃饭的时候进了两耳朵。不过洪涛是个蔫土匪,从小就这样,他这个当舅舅的也管不了,索性就不管,更不怕被埋怨,要埋怨早就埋怨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多一次也没啥。
“外地的也没事儿,她长得咋样?家里还有什么人?”姥姥已经顾不上女方的籍贯和家庭背景了,只要是个女的,别长得歪瓜裂枣、别有残疾、别太各色那就成。小舅舅倒是京城人,可他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正经女孩子也不要他啊,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再说姥姥本身也不是京城人,所以对这方面没啥特别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