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71章 我回来了!

就按照单眼蜂窝煤炉子算,一天省着省着也得七八块煤,如果你还要做饭的话就没谱了。京城的冬天最少也得三个月,一百天是没跑的,这样的话每家最少也得储存够一千块蜂窝煤才够一冬天烧的。
你要说自己买的,她哪天搞不好会让女婿来和你借,但凡你借过一次,那以后就别想消停了,一次不借就得落埋怨。你要说是借的吧,她得说你是瞎显摆,有本事买辆车开,借一辆太没出息。反正你怎么说都不合适,要不说她人性差呢。
这座楼是简易楼,没有暖气和燃气,以前各家各户都是在屋子里弄个炉子取暖,后来改成了土暖气。但不管是炉子还是暖气,都得烧煤。每到十月底的时候,各家各户就会到附近的煤铺里购买煤本上的计划煤,一次性要买够三四个月烧的数量,因为这时候买煤有国家补贴,最便宜。
“小涛啊,你这是去的什么单位啊,还给配车?”李奶奶很不甘心,她要再仔细问问,看看能不当着街坊们揭穿这个听上去有点大的牛皮。
想说服李奶奶一家把煤储存到自家小院里去,这个工作的难度太高了,洪涛基本是不抱希望的。可洪涛又不像父亲那么能忍、那么习惯忍,所以当说服不管用之后,他就会自然而然的选择另一种方式,逼迫!至于说怎么逼迫,办法那就多了去了,根据不同的目标会有不同的选择。这门技术不可以教和*图*书条,得因人而异、随机应变。
过日子这个东西,不能太较真,也没有什么绝对的对错之分。别看就是一堆普通老百姓,要想把自家日子过顺当喽,和联合国里的政治斗争难度差不多。每家都是一个小国,每天都在此消彼长、都在互相试探、互相比较、互相琢磨、互相帮助、互相打击、互相征战。
“我哪儿买得起车啊,单位的,我就是借来开开,这不省钱嘛,油钱、修车钱都单位出了。”李奶奶这个问题看上去很简单,但这分谁问。要是别人问,洪涛简单回答一句就成了。可是这个老太太问了,那意思可就多了。
“小涛啊,你们家煤本上的煤是不是还没买呢?这可得抓紧,过了这个月可就不能买了。”看着洪涛把自己家的煤白白拿走了五六块,李奶奶的脸都绿了。可是老太太在街坊邻居面前还得硬撑着不吱声,否则就得把楼道里的空间给洪涛腾出一半儿来,以前人家不在可以都占了,现在人家回来了还占着就说不出理去了。
以前自己年纪小,根本不在意这些煤,现在回来了一看,确实碍事儿。本来楼道就没多宽,再弄出一半儿空间放煤,每天还得从上面拿几块,稍微不小心就得弄一地煤沫子,很影响楼道里的卫生状况。屋子里打扫得再干净,从楼道里一走,进屋就又是几个黑脚印。
但这番话听到李奶奶耳朵里,可就和*图*书不是这种滋味儿了。她和洪涛母亲本来就不对付,现在洪涛回来了,她非常乐意看到洪涛混的不好,那样才能发自内心的高兴啊。可是洪涛的回答太可恨了,单位的车,还不用自己掏油钱、掏修车钱,这种好事儿怎么能轮到洪涛头上呢?老天爷没睁眼啊!
洪涛的性格既没随了父亲,也不像母亲。准确的说他是个综合体,骨子里有父亲那种骄傲,也有小舅舅那种玩世不恭,还有姥爷的直爽、母亲的计较、姥姥的难得糊涂。再加上他本身这些年在社会上混迹得来的理解,已经都搅合成一窝粥了,颜色还不太白。见着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底线这个玩意对他而言是可以随时上下浮动的,上不封顶、下不见底。
“哎呦,卫星公司里挣得多吧?”老太太算是和洪涛耗上了,不问出点让她心里平衡的东西真不甘心。
当年自己家还没搬走的时候,母亲和她的关系就不太好,父亲属于那种不爱计较小事儿的人,看谁不顺眼不搭理就完了,稍微吃点小亏权当没看见。可是母亲心眼没这么宽,经常因为谁家放煤的地方多了少了、谁家自行车占地方多了、谁家在楼道里堆放杂物了和这位李奶奶以及她们家里人拌嘴。
“嗨,我一个人也不做饭,烧不了多少,这些基本就够了。您家要是不够烧就拿我家的,千万别和我客气。您可是看着我长http://www.hetushu•com大的,小时候还抱过我吧?几块煤不算事儿。”只要李老太太不明说,洪涛就打算装傻到底,说漂亮话谁不会啊。
“多啥啊,一个月还不到两千呢,也就是上班时间短点,每个礼拜就上两天班,要不是冲这个我才不伺候呢!李奶奶,您家簸箕给我用用啊,我拿几块煤,先把炉子生上。”
洪涛搬走的时候还是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李老太太根本不知道他的脾气秉性,还照方抓药把当年对付洪涛父亲的招数拿来了。但这次她可算是碰到难对付的人了,别看年纪小,玩这一套东西两个她加一起都不是个儿。洪涛不光不让她心里舒服,精神攻击一波接着一波的放,还要进行实质上的打击,拿起楼道里的一个簸箕就开始往上装蜂窝煤。
“嗨,也不是啥好单位,卫星公司,就是看天上卫星的。这个活儿不好干,上班都到大兴了,这不公司才给配了车嘛。”洪涛还真不怕老太太问,一边往楼道里搬箱子,一边笑呵呵的回答着她的问题。听上去自己对这个工作很不满意,可内容上却有点让人羡慕。
对于这些事儿,女人们一般都会比较计较,这是天性。男人一般稍微大度一些,就算心里有想法,碍着面子也不会直接出头露面去争太小的长短。当然了,有些男的比女人心眼儿还小,更能算计,这种人用京城老话儿讲,就是鸡贼。一般街坊邻居之间hetushu.com都会防着这种人,既不得罪也不太过交往,弄个面子上过得去就成了。
但装傻充愣是洪涛的拿手好戏,谁让你把蜂窝煤码了整整一楼道,就差把我们家屋门都堵上了呢。以前两家都是一家一半,现在你都占了,我回来之后还没半点挪走的意思,连话都不说一声。想和我玩怂颠坏那一套是吧,成,我就先拿楼道这一半的煤当我们家的用,我看你吱声不。这事儿还不能先从自己嘴里说出来,那样会显得自己太小气、太计较,咱不说,咱行动,谁忍不住先说谁就被动。
可是李奶奶家不想把煤放到院子里,至于为啥不乐意洪涛也不清楚,反正他们家院子里就算空着也不放煤,坚持把这些煤堆放在楼道里,而且是一年四季堆放,烧不完的留着明年接着烧。
这块空间就是两家的主要矛盾点,李奶奶家总想多占一些,洪涛的父亲倒是没说什么,但母亲坚决不乐意。原因很简单,一楼的住户都在房子前面接出了一个小院儿,她更愿意把这些黑乎乎的煤都放到小院里去,这样楼道里就干净了,打扫起来也方便。
其实这种事儿在胡同里再正常不过了,生活就是一大堆琐事的合集,尤其是在这种大杂院、简易楼的居住环境里,各家之间的界线很模糊,很多空间都是公用的,还没有明确的划分。这时候就能看出每个人的性格来了,谁爱占小便宜、谁心眼比较小、谁人性差都一和-图-书目了然,想藏是藏不住。还是那句老话,可以装一时、不能装一世。
上千块蜂窝煤摞起来可不是一小堆,还不能放到外面任凭风吹雨淋,这玩意怕潮、怕碰,一般大杂院里的各家各户都有个小煤棚,专门在冬天存放燃煤,其它季节就放一些杂物。可是简易楼里没这个空间,就只能把这些煤放到楼道里。洪涛家和李奶奶家都在一楼,门对门,一楼的楼道就是他们两家冬天放蜂窝煤、其它季节放自行车的公共空间。
原本她还想欺负洪涛不太懂这些,黑不提白不提的就这样下去了,只要形成惯例,这块地方就归自己家了,洪涛再提出重新分配,那就属于他矫情。可洪涛的反应很出乎她的算计,这个小伙子看着人畜无害、大大咧咧的,可怎么老往里傻呢。要是只拿几块煤忍忍还能过去,可是看洪涛的样子好像真把这几百块煤当成他们自己家的了,出来又搬了一趟,还不住嘴的夸这些煤晾的比较透,好烧!
现在他满脸带笑,无比亲密的样子,让外人看上去对李奶奶可算是礼貌到家了,也像个小辈儿的样子。嘴里说的话也中规中矩,有问有答,一点还都不敷衍。
现在洪涛就已经开始行动了,楼道里这堆煤根本就不是他家的,他这么多年不住在这里,也不可能还买煤储存起来。别说煤了,就连土暖气炉子都有点锈蚀,这套新的还是上周末大姨夫来的时候给换上的,否则他就得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