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72章 下马威

“二楼三楼受条件限制可以理解,但一楼住户就很方便了嘛。每家前面都有自己的小院子和空地,这些杂物完全可以腾到各家小院子里去,这样不光能消除火灾隐患,还可以让楼里的卫生环境得到根本改善。”
虽然这两位居委会的主任不认识洪涛,但是她们认识洪涛的小舅舅和姥姥,稍微一介绍,就知道洪涛是谁了。结果就是连欺生都没法欺了,这件事儿还就得公事公办,胡家在这一片是辈份比较大的人家,标准的坐地户,想欺负胡家外孙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赵主任,我们家那边的街道正在开展冬季防火宣传呢,动员各家各户清理杂物,消除一切火灾隐患。虽然一个是西城、一个是东城,但同样是在市政府领导下的嘛,总不能差这么多吧?您看我们这个楼道里的情况,完全违背市政府的精神嘛。除了破桌子破椅子破箱子就是煤炭,这要是有个火星啥的,整座楼就是一个大火炉。”
“再说了,我一个小伙子无所谓宽窄,有条缝就能过去,可楼里的老人就不一样了。比如说李爷爷李奶奶吧,万一哪天得个脑溢血中风之类的急病,救护车http://m.hetushu.com来了都没法往外抬人。等把这些破烂全挪开,我估计人也差不多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我也是家里有老人的,不能为了自己方便就不顾别人生死!我今天先表个态啊,假如街道动员各家各户清理楼道,那我第一个支持!不光嘴上说,看到没,楼道里这块地方腾出来,我也不摆放任何杂物,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
“各位街坊邻居,大家可都看着呢啊,我是一口一个奶奶、爷爷的叫着,可咱也不能专门欺负老实人吧。我们家的煤凭什么不让我拿,这还有天理没了!”只要一进入耍混蛋环节,洪涛就算达到目的了,相比起装通情达理,装混蛋更容易一些。不就比嗓门大、脸皮厚嘛,谁怕谁啊!
其实洪涛就是在等居委会的人来呢,这件事儿光靠两家吵来吵去没法最终解决,自己和这两个老人也不能动手,吵架只是为了消弱一下他们的气势,顺便震慑威慑邻居,后续问题还得依靠组织才能解决。
“啊啊啊……阿巴阿巴……小伙子、小伙子,停停、停停,咱们这儿是文明街道,他们俩位的岁数和和_图_书你爷爷奶奶差不多大了,这么说话不太好吧。”眼看着老两口的语速、音量就要被洪涛给完全压制下去,一单元的哑巴大婶也带着两个居委会的干部来了。她估计也是好意,怕洪涛吃亏被欺负,李家夫妇俩是个什么德性她肯定知道,但没想到洪涛战斗力如此强盛,反帮了倒忙儿。
“这些煤不是你们家的,你刚回来,煤还没买呢,这些都是我们家的,真是,放下放下!”如果说李奶奶人性不太好,那她的老伴儿就得算很坏了,长了一颗比女人还小的心眼儿,一丁丁点儿亏都不吃,占起便宜来却永远没够。这老两口还有很明确的分工,出面挑事儿的工作一般都由李奶奶干,这位李爷爷躲在后面出谋划策,需要有什么实际行动时他再出面。
“别拿了,这是我们家的煤,你们家一直没住这里,根本没有煤啊!”冒尖两簸箕蜂窝煤,十好几块,已经快把老头的心尖疼死了。眼看着洪涛又拿着簸箕出来了,还要继续装第三簸箕,李老头真顾不上别的了,挺身而出挡住了洪涛伸向煤堆的黑手!还真是黑手,蹭在老头的衣服上,立马就是好几个黑印www.hetushu.com子。
“不是我们家煤?不对吧……不是我们家煤怎么放到我家这边来了?您看,这不是我妈当年画的分界线嘛,按说线这边都是我们家的啊。”一看老头都用身体堵抢眼了,洪涛这才放下簸箕,但傻还得接着装,今天这件事儿必须有个结果。这倒不是自己想为母亲报复啥的,而是要用这件事儿告诉告诉楼里几户后搬来的人家,别以为自己就一个小伙子好欺负。说白了就是下马威,这会给以后省去更多麻烦,人都是欺软怕硬、看人下菜碟。
要说楼里新搬来这几家人也都够次的,明知道自己拿错煤了,居然就这么看着,一个站出来提醒的都没有。好嘛,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主儿啊。齐了,洪涛觉得自己回来住的这几月肯定不会寂寞,光是这几家邻居就能让自己每天都过得很充实。领袖不是说过嘛,与人斗其乐无穷!
要说这老两口也真是彪悍,你一句我一句丝毫不落下风,和洪涛吵了一个势均力敌,还在气势上略占上风,因为他们只要往前凑,洪涛就会往后退,吵着吵着就从楼道退到了楼面前。不过这可不是洪涛怕他们俩,而是战略性的撤和图书退,为的就是现在大踏步的前进。
“反正这些煤不是你们家的!”李老头也知道一旦说出自家占用了洪家的地方放煤,这个便宜就占不到了,所以就是不说问题的关键,打算倚老卖老来混的了,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
楼门前要比楼道里宽敞多了,洪涛也就不用怕这老两口故意往自己身上扑了,去掉了这一层束缚,他的战斗力立马提高了一个层次。啥叫跳着脚的骂街,请往这边看,就连那些大老娘们都自愧不如,能把话说的这么难听、这么恶心,这小伙子算是独占鳌头了。
自打洪涛刚在楼前面出现,他那个有些谢顶的脑袋就在窗口闪现了好几次,这才有了李奶奶之后的出面。现在一看到口风没探出来,便宜也没占到,还要损失自家的煤,老头儿真忍不了了,再也没法藏在屋里给老婆子观敌掠阵,急火火冲出门,生怕洪涛再把这几块煤也端走。
“呦,您可别这么说,我家要是有这样的爷爷奶奶,我都没脸出家门。岁数大更应该明事理啊,否则不是白活了嘛,您说是不是?咱不能吃着人饭,却把日子都活到狗身上了啊!您来帮我评评理,来来来,您来看看。hetushu.com我们家门口的煤,他非说是他们家的,那要这么说也成,以后咱就别分你家我家了,只要是公用的地方谁先占上就是谁的。我明天就找人来,在您家窗户外面盖个小煤棚成不?”
“呦,这是李爷爷吧?您可真见老啊,背都驼了。要我说您也别整天在家里窝着了,这不我回来了嘛,一个礼拜五天都在家,以后站岗放哨的事就交给我吧。小偷小摸一个也别想进来,您为国家操劳了大半辈子,也该休息休息,四处逛逛安度晚年啦!”洪涛干脆就假装没听见李老头在说什么,借着打招呼的功夫,一簸箕蜂窝煤又端回自己家小院里去了,拉都拉不住。
要说这个年代的居委会还是有点存在感的,主要是他们手里捏着很多百姓们离不开的小权利,谁也不敢太得罪居委会,要是把他们惹烦了,你这个日子有时候还真不太好过。
如何和这些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洪涛从上中学时就学会了,两个字儿,政策!你只要把政策说得条条是道,他们就不敢说半个不字儿,至少不能当着人说。所以把,有多大帽子尽管拿出来往她们脑袋上扣,不合适还能随时换,站住了大义,至少就利于不败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