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74章 我的初恋

这个外甥是个怪胎,属于蒸不熟煮不烂的主儿,有时候连他这个舅舅也束手无策,但现在他终于发现了外甥最大的秘密。合算这个看上去啥也不怕的大小伙子还是个痴情种子,能暗恋发小十好几年不吱声,这尼玛也太有意思了,和他认识的外甥完全不像一个人。
“你是说金月这个男朋友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洪涛没回答小舅舅的问题,第三遍问起了女人的事儿。
姥姥吃素,洪涛从小也养成了吃素的习惯,只要是馅类的、卤类的、炒菜类,比如饺子、包子、打卤面和一切炒菜,他都和姥姥一起吃素的,不许放肉,只能放鸡蛋。不过他没有姥姥素的彻底,红烧肉、排骨、刷羊肉吃得比谁都多。如果不了解他这种奇怪习惯的人,肯定会认为他是在装孙子,挑食。
小舅舅和孙丽丽不管是表演还是真的,反正他们是进入角色了,你一句我一句时不时再加上姥姥插一句,聊的挺热乎,煮饺子的活儿自然就得落到洪涛身上了。小舅舅估计是成心报复这个外甥背着他弄这种事儿,一个劲儿的让孙丽丽尝尝素饺子,他自己也跟着一起吃,最终的结果就是洪涛忙活了半天,结果只能吃个半饱,然后接着收拾桌子、刷碗。
“你把我接来的,当然得把我送回去,是不是舅舅?”孙丽丽一出屋门立马也不是那个文文静静,说话之前就得羞涩笑的好姑娘了,变脸这和*图*书个绝招她、张媛媛、小舅舅都得到了真传。
“你还惦记着金星呢?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人家看不上你。”小舅舅那套忽悠人的方法洪涛基本已经免疫了,太熟悉的人没法骗,对方能从你细微的语气、表情和各种变化中觉察出不正常,尤其是本来就对你有警惕的人。洪涛才不信小舅舅这是随口一说,他不是爱说这种小破事儿的人,肯定是有所图,最简单的目标就是金星。
“不动手也成,你找你认识那个人帮我做个局,把金月的男朋友约到歌厅去,地方我安排,钱我出,为什么你就别管了。你帮我约人,我帮你去和金月他爸交涉,干不干?”
“这事儿我帮你,也别找其它地方了,就去我哪儿吧,我帮你看看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洪涛和小舅舅站在院门口小声聊天,孙丽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到院门里面偷听上了。
“我说你这孩子对人怎么这么淡啊,好歹你也叫他一声叔叔,你又有车,一脚油门的事儿,去看看怎么了。”小舅舅让洪涛挤兑的真要急了,但又说不出为啥非要去看金月父亲的过硬理由,只能干瞪眼。
“你可真能搞事儿……成吧,约好了我告诉你,不过我可不能露面,你也不能露面。”洪涛从小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得往前拱一拱的犟种,小舅舅觉得这件事儿也不算啥,答应就http://m.hetushu.com答应了吧。不过他得看着洪涛,免得他犯浑,不值当。
“要不我授权给你,你去帮我看一眼?姥姥,碗刷完了啊,锅也刷了,剩下的饺子还热着呢,先放案板上,我得上班去了。”小舅舅只要不说他想干啥,洪涛坚决不会松口的。金月爸爸病了,自己去看看也不算唐突,父母去世的时候人家还帮着自己找了一辆面包车接来看望的亲戚呢,不过先得搞清楚小舅舅为啥这么上心的原因再说去不去的事儿。
“我和金叔这么多年没见了,他和我爸熟,又不是和我熟,我就这么突然去了合适吗?”一看到小舅舅被自己揭短都不急眼,洪涛心里就有底了,他肯定是有所图,所以就更不去接这个茬儿,百般推脱就是不去!
“我听说金月找了个男朋友,好像还是园林局一个头头的儿子,要不我去帮你探探路?”这件事儿洪涛倒不反对,和这位舅舅干的其它买卖比起来,买卖树苗还倒算比较靠谱的,至少不是明骗啊。
“当时他跟一个我认识的人在一起,一起还喝了几杯聊了会儿。他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他啊,有几次金月带着他一起回来看她妈,我就在你屋里呢。他和我玩的路数差不多,也是拿树苗往园林局里卖,所以你还别和金月提这件事儿,让他知道了搞不好会给我背后使绊儿。”小舅舅一门心思都在他那点破树苗上,没太关注和-图-书洪涛提出的问题。
“外甥打舅舅有没有什么说法?”洪涛已经开始活动左手了,这只手虽然石膏拆了,但还是不能太用劲儿,不过今天他打算冒险试试。
“还有这事儿?那个男的我见过几次,傻逼一个,真还不如你呢。岁数不大坏毛病不少,我还在歌厅里见过他一次,出手挺大方,身边还有个骚娘们跟着。其实你和金月也可以联络联络,他们俩不还是没结婚呢嘛,让金月跟了他也没好日子过。”洪涛觉得自己就够不是东西的了,可是和小舅舅的底线比起来,自己可以算是高不可攀了。为了他那点树苗能常年销售,居然鼓动亲外甥去勾搭发小,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记得自己和金月最后一次见面时,她说她过了年就要结婚,要是自己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这件事儿肯定不能不管。如何管呢,去和金月直接说肯定没戏,在恋人眼里一般错误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唯独有一种事不会原谅,那就只有让她去亲眼看一看她男朋友是个什么玩意了。
“你不再多待会儿了?陪我姥姥聊聊天呗。”洪涛不太乐意让孙丽丽知道自己太多的隐私,她知道了张媛媛就得知道,然后以后就多了一个挤兑自己的话题。
“你别耍混蛋啊,你敢动手,就别想再在你姥姥这儿混吃混喝了!”小舅舅立马就不笑了,蹭一下跳开好几米。洪涛打架的本事他不光听说过还见过和_图_书,而且这个外甥是怪胎啊,谁敢保证怪胎急眼了不会打舅舅呢。
“嗨,我看就像个鸡,但和他关系不一般,具体的我也没问,我在他们包间里就喝了两杯,也不是冲他去的。对了,你问他干嘛?”这时小舅舅终于把树苗从脑子里挪开,恢复了正常状态,立刻觉出洪涛关注的问题不太对劲儿。
“你在歌厅见过他?还有别的女的?”尽管小舅舅在自己心目中本来就不太高大的形象又低了不少,但洪涛对这个信息还真不能置若罔闻。金月在他心里就是初恋,虽然压根儿也没恋成,但洪涛认为就是这么回事。自己可以忍受她嫁给别人,但不能忍受她嫁给一个混蛋。
“对了,昨天我碰见金月了,她和金星在地铁站那儿打车,好像说是她爹身体不舒服,姐俩去探望。你和金月他爹不是挺熟嘛,我和她们俩说了,这些天你就搬回来住,抽工夫正好也去看看他爹,人家小时候没少照顾你。”把洪涛盘子里的饺子也抢光了,小舅舅抹抹嘴,抽着烟看着洪涛收拾桌子,好像很随意的告诉了洪涛一件小事儿。
“嗨!……”一看洪涛真开门走了,小舅舅的派头也没了,也顾不上孙丽丽了,小跑着就跟了出来。
小舅舅说话是没谱儿,但他不是一个喜欢八卦的人,没有利益的时候也不会随便忽悠人。金月男朋友这件事儿洪涛相信小舅舅说得是实话,而且出入不会太大。他这种阅历根本http://m•hetushu.com不用多接触,看几眼大概就知道人与人之间是个什么关系了,这是他的专业技能。
“我不去,我是说让你去!”小舅舅很好面子,人前人后都要装出一副成功人士外加长辈的派头,现在让洪涛当着孙丽丽戳到了肺管子上,脸上的肌肉直抽搐,估计也咬着牙根恨洪涛这张破嘴呢。
“我现在手里有个育苗基地的项目,金月他爸在园林局算是挺有名的古建专家,他和管这个事儿的人打个招呼就管用。你别小看买树苗买花儿这些事儿,里面油水多着呢,稍微有点关系,一年弄几万玩儿似的。”到了院子外面,小舅舅终于说实话了,他想让洪涛去给他和金月爸爸牵线搭桥卖树苗。
不过在让金月亲自到场之前,自己先要搞清楚她男朋友在外面到底有没有女人,是逢场作戏还是固定关系。如果是前者,自己就当啥事都没发生过,如果是后者,就只能对不起他了。
“……你什么意思?这事儿你可管不了,人家和你又没关系,你充这个好汉不是犯傻嘛。怎么意思?你真对金月有意思?不会吧,我的傻小子,你能忍这么多年……嘿嘿嘿……哈哈哈哈……”小舅舅多贼啊,瞬间就明白洪涛使劲儿打听金月男朋友的事儿大概是要干什么了,然后又推测出洪涛的心理状态,再然后就搂着洪涛笑了起来,越笑声越大,最后都直不起腰了。
“我是说他身边那个女人……”洪涛又重复了一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