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77章 借酒浇愁

就这样,有时候还得落埋怨。有些姑娘挣钱心急,不挑人就敢陪着出台,她还得去当那个坏人拦着,得罪了客人不说,赶上手下小姐有不懂事的还不乐意,两头不是人。
“你还真诚实,不知道就说不知道,比大部分人都强。来,这杯算我敬你的,祝愿你将来也能幸福。我干了啊,你随意!”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洪涛头一次觉得孙丽丽这么通情达理,还特别有人味儿。
“呀,你啥时候有的女朋友?谁啊!”孙丽丽不太相信洪涛的话,但看他那副春心荡漾的德性,又好像是真的。
“可是过上一年半载的,她们大多数还会回来,如果不是哭得那么伤心,我都怀疑她们是不是和外人串通好了来骗我红包的。其实我比你更难选择,以后到底是什么结局都不知道。你好歹能确定可以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我的未来在哪儿呢?本来想便宜你得了,没想到你还不要我,可怜啊……”
“其实你找我聊这件事儿找错人了,要是看男人我还有点把握,如何谈恋爱我也不太清楚。这些年我在这个圈子里倒是看到了不少,张姐算是一种,还有其他姐妹,结果不http://www•hetushu.com错的也有,可惜不多。很多姐妹刚有了点钱,就想找个她们喜欢的男孩子去过正常生活。每次我都给她们送红包、祝福她们能再也别出现在我眼前。”
“服务员,给我们开瓶金六福!来吧,咱俩边喝边聊,今儿晚上你就是我的人生参谋,帮我合计合计这件事儿该怎么办。”事到如今洪涛真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情况比自己预料的还复杂。如果不把这些情况告诉金月,她办完婚礼就得当妈,给别人的孩子当妈。如果告诉金月实情,自己有可能会多一个仇人,也不见得就能让金月脱离苦海。
“你说我能幸福吗?”孙丽丽在娱乐城原本就没少喝,她这个大妈咪也不是翘着二郎腿就能拿到钱,但凡是手下的姑娘都得照应着。哪个房间里的客人好说话、哪个房间里的客人不好说话、哪个客人脾气大、哪个客人出手大方她都得叮嘱到。一旦小姐和客人不太和谐,小妈咪处理不了,她就得冲上去打圆场,尽量把客人安抚住,还得豁出脸帮小姐把小费拿到手。赔笑、陪礼、陪喝、陪唱、陪着挨骂,一样儿也少不了和*图*书,隔三岔五就得喝得晕头转向。
孙丽丽对洪涛的规劝百分八十是不屑一顾,另外百分之二十又有点期盼,她也想找到一个既能赚钱又有点尊严的买卖做,可是以她的现有条件,真找不到啊。太苦太累的活儿肯定干不了,由奢入俭难,大手大脚惯了,稍微收敛点可以,直接变成艰苦朴素从头创业,难度很大。
但是这些话洪涛从来没和她们讲过,因为她们很不乐意听这些,你贸然说了,她们会认为你是瞧不起她们的职业。现在可以说是因为孙丽丽主动提起来了,自己和她之间也有了初步的信任,借此机会正好劝劝她,尽早洗手上岸吧,大好光明就在前面,还不晚。
每天都处于这种工作环境中,分分钟看着人世间各种丑恶在眼前晃来晃去,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啥样,做梦都不敢做美梦,生怕太美好了会让自己受不了眼下的这份罪。
“你先和我说正事儿,然后我在给你讲讲本大爷的恋爱史,先来后到懂不?上车!”看到孙丽丽这个眼神,洪涛就知道今天的夜宵钱自己不用掏了,只要让她听过瘾、说痛快,请吃一个礼拜夜宵她都甘心http://m.hetushu.com,尤其是涉及到男女感情关系的事儿,是她的最爱。
“嗨,注意点影响,我现在可是马上有女朋友的人了,不能再随便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孙丽丽一高兴,就意味着无所顾忌,这倒不是她装的,估计就是这个性格,整个身体都恨不得挂你身上,还得耳鬓厮磨。
“像我和张姐,要文凭没文凭、要身份没身份,能干啥别的买卖?别看现在我们认识的人挺多,只要今天不干这一行了,明天他们立马就不认识我们姐俩是谁你信不?他们帮我们办事,一个是图钱,再一个是图我们手里这些姑娘,男人都是一个德性!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你是我,你能干啥?再让我们俩去给别人站柜台一个月挣那点死工资,你觉得有可能吗?”
对于孙丽丽的烦恼,洪涛早就明白了,别看她们在这一行里比自己接触的多,但有时候旁观者清这个词儿是正确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嘛。
“小丫啊,幸福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找到的。你不能把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尤其是男人,那样的话得到的机会会很少。其实我早就想劝劝你,包括张和*图*书总,与其挣这份累心钱,不如干点别的。确实,别的买卖没这个来钱快,但要比这个遭罪遭的少多了。你们俩又不比别人傻,凭啥别人能干你们干不了呢?要我看啊,你这就是太贪心了,又想过这种五光十色的生活,又不想付出太多。世界上哪儿有白来的好处,你想得到多少就得付出多少,很合理的。”
不过她跟卫建华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不到半年时间。据她所知,卫建华外面还有女人,很可能还有了孩子,至于她是如何发现的没说,但以她的经验和经历,应该不会捕风捉影。而且这也不光是她的说辞,张媛媛有朋友认识这个女人,也从侧面证实过她所说的话,时间基本都能对上。
其实他也没指望孙丽丽能给自己出啥锦囊妙计,只是想找人聊聊。这件事儿根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自己之所以发愁,完全是心魔在作怪。索性先不想这些东西,好不容易碰上一个通情达理的人,那就先好好享受一下与人交心的滋味吧,这玩意轻易还碰不上呢。
“你别来劲啊,我马上就变身信不信?”洪涛有点被人戳穿的感觉,他也免不了俗,恼羞成怒了。
孙丽丽很会借助hetushu.com酒精的力量,上次和洪涛聊感情就是喝完酒之后,现在说出心里的惆怅,也是酒后。不喝酒的时候她都是乐呵呵的,酒精就像是一种软化剂,能把她的外壳溶解掉。
按照孙丽丽的说法,那个叫卫建华的家伙绝对是个欢场老手,他恐怕还不止身边那么一个女人,因为那个女的和孙丽丽是同行,以前也是个小妈咪,不过事业发展的没孙丽丽这么顺利,也没捞到啥大场子里的肥肉,于是就金盆洗手跟着这个卫建华了。
张媛媛还让孙丽丽转告自己,如果对金月没什么打算,这件事儿最好就别管,万一被人家知道是自己在背后捣鬼,就多了一个仇人。卫建华这小子也不是普通人,黑白两道上都有点认识人。
“姐们我真是万幸啊,当初没和你搅合在一起太明智了!你这个人是精神分裂,多重人格,某些时候是一种人,碰上有些事儿又是另外一种人了。我最怕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心累啊,根本不知道你啥时候会变身,整天都得瞎琢磨。”听完了洪涛讲述的江竹意和金月,孙丽丽仰脖喝下半杯白酒,还使劲儿抚了抚胸口,就好像躲过了多大灾难一样,先对洪涛个人做出了她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