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80章 入院为安

“你小子都多大了还这么不着调,满嘴跑火车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你爸说的对,从小就不该让你老跟你小舅混在一起瞎玩,他身上那点臭毛病你是一样儿都没少学!我那老哥哥老嫂子这是走得早,否则还不得让你给活活气死啊!”听了年轻女人的告诉,老头伸手就在洪涛脑袋上抽了一巴掌,打得那叫一个顺手。
年轻女人和小老头就是洪涛小时候的邻居,金月和金月的父亲。洪涛不是受小舅舅之托去拜访这位金叔叔了嘛,结果他病的还真不轻,血管里一下子就上了三个支架,差点没救过来。在家养了好几个月,开春之后才勉强能出来走走,但身体还是虚弱,不能太累,也不能太激动。
“哎呦,确实不错啊!挺规矩、挺规整的。不过你这可有点僭越啦,要是放在古代啊,咔嚓一下就得砍了你小子的脑袋。”洪涛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车上还带着一男一女。说话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矮个儿老头,他的面色不太好看,底气也不是很足了,但腰板很直,精神头也挺好。
转眼就到了清明节,这一天洪涛破天荒的和单位同事换了一个班儿,一大早就跑回了自家的院子。几个月之前这里还是一片低矮的房子,现在变成一排高大的仿古建筑,看着确实挺扎眼的。不过总体效果并不差,和前面的花坛、湖水融合得很好,至少比旁边那座三层楼和谐多www.hetushu.com了,比周围那些小房子也气派了一些。
“得,我怕你姐了,幸亏她没当成我小舅妈,否则我就得和我小舅断绝关系,永世不相往来了。不过我听金叔叔的意思,他好像对你那位衙内不太感冒啊,他得罪咱金叔啦?”洪涛一听讲佛经的事儿,立马满脸都是苦涩,不过还是没断了小小的八卦之心。
“那必须砍!不过我认罪态度比较好,要不就先缓刑吧,以观后效。”老头所说的这些古建筑知识洪涛还真不知道,自家这些房顶是大姨夫工程队里专门负责古建的老师傅给设计的,当时还提供了另外两种模样,自己觉得这个最好看,就这么定了下来。现在听老头一说,终于明白为啥这个顶子最费料费功了,好嘛,皇家专用,能不贵嘛。好在木料都是大姨夫工程队出,盖哪种屋顶对自己来说价格都差不多。
“她那个……唉……”老头还真想和洪涛念叨念叨心里的烦愁,可是刚张嘴,身边那个年轻女人就捅了他一下,后半截话生生咽了回去,只剩下一声叹息。
“这么大罪过!我也没用琉璃瓦啊?”洪涛看到小老头不着急进院子里去看看,索性也就陪他站在后海岸边,隔着几十米的距离观察小院的全貌,顺便和他聊聊天。而那个和他差不多年纪女人则搀着老头的一只胳膊,静静的在一边听。话是没说,但两和*图*书只大眼睛丝毫没闲着,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像是总也看不过来。
不过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洪涛一个字也不会瞎说。有关金月未婚夫那点破事儿,他就从来没提起过,尤其在老头面前,他就装着从来不认识那个人。老头从来也没提起过女儿的婚事问题,虽然他不说,但洪涛能看出来,他好像并不喜欢女儿的选择,原因就不清楚了,估计卫建华那种人,在单位里风评也好不到哪儿去,老头肯定是有耳闻的。但女儿大了他这个当爹的也不好过问的太细,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装看不见了。
“她让您咋不省心啦?不是说十一就办事了嘛,女婿家里还是个官儿,您还有啥不满意的?”白白挨了两巴掌,还不能还手,连瞪眼都不成,洪涛也想明白了,没法硬顶,想报仇还得讲究点策略。
“您这是父女俩合伙欺负我这个孤儿了啊,不带这么干的,还在我家门口,说不过去了吧!”脑袋上挨了一巴掌倒是不疼,老头也没真用劲儿,但旁边那个女孩子的坏笑让洪涛很不乐意,三角眼一瞪又要炸毛。
对于洪涛这位老友的孩子突然来看自己,金叔叔还是挺欢迎的,他离婚之后就带着金月住在地坛公园里,几年后才在蒋宅口北面分了一套三居室,也就是现在金月的家。这位金叔叔在复员之前是工兵,到了园林局之后又主持过地坛里很多古建筑的修缮工http://m.hetushu•com作,再加上自学和喜好,这些年居然成了一个在园林系统里很有名的古建专家,专门负责对大公园的古建筑进行修缮和保护的工作。虽然级别不高,但声望挺高,教出来的徒弟据说在园林系统里遍布的很广,也不乏当大官的。
这不前两天洪涛和老头无意中聊到了自己父母入土为安的事儿,老头对洪涛把父母的骨灰盒埋在自家院子里的做法居然没反对,倒是挺好奇,问了好多有关如何在院子里修建墓室的问题,最终还嫌洪涛表述的不详细,正好赶上清明节将近,就决定跟着洪涛一起过来看看。当年他和洪涛父亲可算是无话不说的老朋友、老棋友、老邻居,前来祭奠祭奠也是应该的,洪涛自然不会拦着,还得负责接送。自己父亲带着虚弱的身体要出门,金月也得请假跟着。
“不用你管,也不许问,哼!爸,你慢着点……”女人一甩长发,和鞭子一样抽向了洪涛的脸,可惜洪涛身手更矫健,向后一仰就闪过了这次攻击。看到自己的偷袭没得手,女人冲着洪涛一耸鼻子,很不满的哼了一声,小跑着追上了老人,搀扶着他穿过花坛之间那条被施工队弄的很不平的土路。
“小月啊,你说给他缓刑不?”老头把最终决定权交给了身边的年轻女子。
“切,你还把他当宝了,还是你爹看人准,就不该嫁这个小子!”洪涛摸了摸鼻子,刚才http://www•hetushu•com的大部分攻击都躲过去了,不过鼻尖还是被头发抽了一下,有点痒痒。女人的这个攻击套路原本自己很熟悉,小时候基本可以做到完美避过,可惜这么多年不练,反应有点慢了。再加上她的头发比小时候长了不少,动作也利落了不少,这才闪避不及。
不过这个老头脾气很臭,不喜欢官场上那些尔虞我诈,还是专心研究他的古建筑,算是一位比较纯粹的技术顾问。对于小舅舅树苗的事情他倒是没为难,只打了一个电话就给解决了。但也不是白帮忙,老头要求洪涛每周去他家里至少一次,主要是陪他下下棋、聊聊天、溜溜弯啥的。
“你就是不学无术,还琉璃瓦呢,你要敢用琉璃瓦就不光是砍头的罪啦,那得抄家灭九族!今天金叔叔教你点真才实学,你小子好好听着啊。这座房子之所以说僭越了,主要是一个地方不对,就是房顶。这种顶叫做庑殿顶,你去看看地坛里的大殿还有故宫里的大殿,最上面一层都是这种规制。唯一的区别呢,那些大殿是重檐庑殿顶,你这个叫单檐庑殿顶。放在明清两朝,只有皇家建筑才能用这种规制,所以你小子该不该砍头?”老头兴致挺高,好像对这方面懂的也挺多,干脆站在湖边靠着栏杆就开始给洪涛上课了。
“算啦,子孙自有子孙福,我也管不,更不想管。走吧,带我进去看看。对了,你家的工程是找谁干的,和图书我看手艺还不错嘛,他们人还在吗?”有话还不让说,老头干脆甩开女人的搀扶,自己过了马路,向院门走去,嘴里还在问着有关建筑方面的问题。
这倒不是洪涛棋艺有多高,也不是他特别会哄老人,只是老头太寂寞罢了。金月并不是经常回家住,她有时候会去男朋友家,就剩老头一个人在家,想说话都找不到合适的人。他所住的这座楼又不是简易楼,各家一关门谁也不认识谁,楼下那些退休老头还入不了他的法眼,没什么共同语言。洪涛来了不管说啥,至少屋里能多了点人气。这个工作倒是符合洪涛的特点,他那张嘴能从一进门开始说,一直说到走都不带歇着的。
“嗨,你这是想把我也气死吧?小月就够不让我省心的了,要不你趁着今天的机会把我挖坑一块埋了得了,我到下面找你爹继续下棋去。”一看洪涛还敢瞪眼,老头伸手又是一巴掌。
“不许和我爸提我的事儿,听见没?再敢说一个字儿,我就拉着我姐去你家找你,让她给你讲讲佛经!”老头走了,洪涛刚想跟上去,女人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小声的进行了警告和威胁。
“砍,就地正法,最好能千刀万剐!您不知道,我刚遇见他时,他装瞎眼骗我,还捏我的脸,太可恨了!”女人毫不犹豫,用手做了一个向下砍的动作,还提出了更严厉的刑罚。如果这要是在古代,洪涛马上就得血溅后海边,还是新中国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