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84章 不怕!

“金叔,怎么样,我的小院不错吧?要不您也别在楼房里窝着了,来我这儿住吧。马上天气就暖和了,到时候咱爷俩搬两把躺椅往后海边大树底下一坐,热茶沏上,一人一根鱼竿,吹着小风、看着碧波,您这身体立马就好一半了。”
“金月他爸,小涛说的有点道理。人老了就不能不动地方,越待着越生锈。你要是没啥事儿,来他这里住一段时间倒是个办法,反正这个院子里也没别人,就你们爷俩,他上班的时候你还能帮他看看家呢。再说了,他又有车,这里离你们单位也不远,一拐弯不就到了嘛。”
东北角那片土地上也有两个水泥池子,但个头比较小,一米多长半米多宽,这就是洪涛给父母准备的墓穴。连棺材都不用了,这两个池子直接和地下室的屋顶浇筑在一起,还做了防水,百年不敢说,小姨夫说五十年之内是绝对不会渗透的,六七级地震都震不坏。
“你自己不害怕,以后你娶了媳妇她也不怕?”金叔叔其实问的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问洪涛以及以后的洪涛媳妇怕不怕,会不会对以后成家有什么影响。金月听明白了,替父亲又重新问了一遍。
“我也不怕!”金月具体怕不怕天知道,不过她回答的倒是m.hetushu.com挺干脆。
“你院子里弄这么两个墓地,就真一点儿不忌讳?”金叔叔一想起洪涛刚才看到象棋时的嘴脸,怎么也和敢把父母埋在屋子前面的人联系不到一起去,有点怀疑洪涛的诚心。
以后这些土地会种上草坪和树木,西南角还有一个两米长一米宽的水泥池子,那是洪涛的养鱼池,不是用来养金鱼的,而是打算养他钓到的鱼。虽然他不怎么吃淡水鱼,但要是赶上鳜鱼、胖头什么的,也能吃几口。当时不想吃就先养几天,吃活鱼总比死的新鲜。
大姨夫也觉得金月父亲的身体很成问题,医学上的事儿他不懂,但对洪涛这个养生办法还是赞同的。大家都这么熟了,不用太客套,既然洪涛提出来了,他也就跟着迎合一声。
“那也没关系啊,这里臭棋篓子一抓一大把,我给您弄辆小三轮车,您蹬着它绕后海边上转一圈,估计连回来吃饭都忘了。”不喜欢钓鱼没事儿,金叔叔喜欢下象棋,水平一般但是瘾很大。
“这是我的,也放进去。”金月父亲也是有备而来,拿出一副骨头做的象棋,让洪涛也放到父亲的墓穴里去。
“要多久?”听到洪涛又用小时候的把戏逗自己,金月还真笑了,和_图_书不过笑的那么苦,眼圈里还噙着泪花。人这个玩意很怪,原本绝望的时候能忍着,可一旦有了那么一点点希望,立马就变得急切起来,一分钟都等不及。
“到时候我把周围弄个栅栏,里面种上花草,再看看还有地方没有,种上棵我爹最喜欢的石榴树,不仔细看谁知道这是墓地?谁敢扒开看我踹死他!”两块石板上不光刻着父母的名字和生辰,还有两幅石雕的画像,差不多、大概算是栩栩如生吧,反正大姨夫找来的工匠也就这个水平了。不过这些字体和画像都是素的,也就是说没描颜色,不凑近了看真看不出写的是啥,洪涛也没打算让别人没事凑近了打扰自己父母。
“好孩子啊,能有这份心金叔小时候就算没白疼你。金月啊,看到没,你小涛哥这才叫好人,你找的那都是什么玩意。”金月父亲没说到底来不来,而是把矛头对准了缩在洪涛身后的金月,话中所指隐隐就是金月的男朋友,看来老头真不怎么喜欢他这个未来的女婿,当着外人也不隐晦。
“钓鱼?你这不是要帮叔叔我养身体,这是打算直接把我急死啊!我可没有你爸的本事,能拿着鱼竿在这里一坐半天。三分钟鱼不上来,我就得下去,要不就得气死http://www.hetushu.com我!”金月的父亲身体虽然虚弱,但性格还和当年一样,是个暴脾气,对钓鱼这种运动深恶痛绝。
洪涛这还真不是客气话,看到金叔叔鬓角上那些虚汗,就知道这个老头身体状况有多次。如果他再一个人窝在鸽子窝一般的单元房里不活动活动,光靠医疗手段是调养不过来的。人的身体一部分要靠生活习惯保养,一部分还得用心情调剂,缺一不可。整天不开心,身体好不了。
“这事儿你可不能急,更不能让他觉察出来你有什么异常。现在他在明处咱们在暗处,我就能多一些办法,要是让他有了警觉,这就等于是在给我增加难度呢。别急啊公主,我一会儿就去找人想办法,等全都计划好了也不会告诉你,你从小就是个小告密鬼,嘴巴不严实,到时候我让你怎么配合你就怎么配合就成了。放心吧,你小涛哥出手向来稳准狠,不成功则成仁。来吧,先把眼泪擦擦,跟我下去。”
“金叔,您怕不?”洪涛没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真是牛骨头的?”一直到两整块石板把墓穴封住,工人们开始在四周进行粘合密封工作时,洪涛还有点怀疑那副象棋的材质。
也就是洗衣机放不进去,否则洪涛也得给塞hetushu•com进去。老妈的床单、衣服得天天洗,否则也不会花那么多钱换美元,专门去出国人员服务部买了一台带烘干的洗衣机回来。这就是专门给母亲准备的,免得天气不好的时候没法洗衣服,但愿那边也有卖的吧。
“我爸常用的象棋我还留着呢,他玩那个顺手,这副还是让他儿子用吧……”一听金叔叔的意思,这幅象棋还真有可能是象牙的,洪涛立马就要往怀里揣。
“金月,你怕不?”洪涛又问了金月一个同样的问题。
“是不是还能咋地?”金叔叔还沉浸在对老友的思念中,对洪涛这个问题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不结了,如果我以后找不到媳妇,把你抢回来不就完啦,嘿嘿嘿……”合算洪涛是在这儿等着呢,挖坑埋人他是分分钟都在干,这也算时刻准备着了。
“金叔,这不是象牙的吧?”光看外面的盒子,这幅象棋就有年头了。打开一看,骨头雕刻的棋子都有些发黄了,但不是脏,看着很圆润。
“金月,跟我去车里拿东西,我一个人抱不过来。”金月的事儿洪涛都清楚了,她躲在后面是因为刚哭完眼圈红着,还是先不让金叔叔知道她哭过为好。这件事儿得瞒着老头,照他这个脾气,如果太早知道肯定会大发雷霆,再气得住院hetushu.com了不值。
“我是上过战场的人,这些事早就无所谓啦。”金叔叔参加过中苏边境的冲突战争,死人在他眼里确实不算事儿。
“你个死孩子我刚想夸你两句,你怎么就打出溜呢?这是牛骨头做的,拿出来放进去,别让我动手啊!”洪涛的表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撇嘴,原本大孝子的形象立马就崩塌了,金叔叔的心血管差点又堵上。
以前院子里铺设的都是方砖,现在全给刨了。把地下室建好之后,上面特意铺设了一米多厚的熟土,只在中间弄了一个十字形的石条步道,把院子大概其分成了四份。
今天洪涛回来的主要目的不是带着金家父女参观闲聊的,他们只是捎带手,把自己父母的骨灰盒安放到院子的墓穴里才是正经事儿。
嘴上说的好听,可洪涛心里一点办法也没想出来呢,不过这时候不能给金月传达消极情绪,她需要的一部分是解决办法,更多的还是支持,就像小时候那样给她做个后盾。
把父母的骨灰盒放进去,左边是父亲的,里面塞上一大堆他生前用的教科书,让他到了那边也别缺教材,好继续教书。右边是母亲的,洪涛在里面放上了胶皮手套、消毒水和一个吸尘器。这都是母亲的最爱,没了这些打扫工具,她到了那边会睡不着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