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88章 仙人跳

可以说电影院见证了自己从一个青涩少年,通过孜孜不倦的探索,蜕变成长为一个建设四个现代化的青年。等建设到大学时代,光亲一亲、摸一摸可就不答应了,必须让灵与肉碰撞出火花来。
洪涛本来想纪念一下青年时期对电影院情感,特意买了两张鸳鸯座的电影票,也就是双人座,还叫包厢。当年要是有这种三面都是隔档的双人座,估计他还能多祸害几朵小鲜花。
具体流程就是先让一个有点姿色的女人去勾引单身男子,通过聊天摸清楚对方的大概底细,确定目标之后再选择去宾馆、出租房、家里设局。当这个男人正打算和这个天上掉下来的美女卿卿我我时,突然冲进来一个或者几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必然是美女的丈夫。到这里不管你明白不明白这是个套儿,你都得破财了。
“两位,您们的情感也抒发够了,仇恨也报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该让我明白明白了?”如果不是为了求知,洪涛才不会来受这个罪呢。前后左右的鸳鸯座里都是哼哼唧唧、卿卿我我,唯独自己这个座位上是哀嚎不止,凄风惨雨。
洪涛算是看出来了,一味的妥协反倒会助长孙丽丽的嚣张气焰,而且她的办和*图*书法到底好用不好用还得另说呢,不见兔子不撒鹰是小舅舅传授给自己的防骗秘诀,用在这里正合适。
“你就算每天站门口嗑着瓜子揽客,在我眼里也是贞节圣女!以后别玩这套了啊,我看着恶心。”可是在洪涛眼里,她这个模样和二傻子没什么区别,再流点口水基本就是了。至于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洪涛就不去琢磨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习惯,有些事儿自己认为很不起眼,但是放到别人眼里可能就是大事。
可惜现在他带着的不是两朵小鲜花,而是两棵仙人掌,三个人挤在一个双人座上,洪涛成了毛巾加沙袋。看到动情时一左一右都是鼻涕眼泪,看到同仇时一左一右全是鹰抓功。一场电影下来,大腿都被掐紫了,袖子上又湿又黏。
“那你怎么不早说,就为了要骗我一顿饭和一场电影?”但洪涛还有疑问,要是早说有这么省心的办法,干嘛还费了大半天的时间瞎琢磨呢?她们俩要说想吃饭想看电影,不用有这件事儿自己也会请啊,犯得着搞这套东西吗,不合逻辑。
其实洪涛对电影院还是挺有感情的,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曾兜里装着几分钱带着金月跑http://m.hetushu.com到北新桥路口西边的电影院里尝过鲜。三分钱一张票,比在地坛公园里看那种露天大屏幕舒服多了,至少没什么蚊子咬。
“你闭嘴!”张媛媛哭得比孙丽丽还凶猛,洪涛刚放出这顿歪理,她的手就掐在他左边大腿上了。
后来他还总结出一条规律,那就是跟着一两个大人身边往里走,就有很大机会连三分钱都省了。尤其是非周末时白天的电影场次,查票的人基本就是扫一眼,自己和金月这种小孩子往往被忽视。
“放心吧,我们比你小心。丽丽虽然看你顺眼,也没到舍身不顾的程度,你还没那么大魅力呢。”张媛媛一句话就打消了洪涛的顾虑,她们确实比自己更在意安全性,这是她们的天性。
碰上这种下狠手的团伙,当事人就算被噩梦缠上了,少说也得脱层皮,搞不好就得妻离子散、家徒四壁。因为这群人会用这件事儿一直敲诈你,数额从小到大,慢慢让你不可自拔,最终才会给你来个狠的,至于你是死是活他们就不管了。
女人这个动物,要是没有降龙伏虎的本事,还真不能多找。一个是女人,两个是母虎,三个就是雌龙了,一人一口也能把男人撕hetushu.com吧碎喽。
这还是轻的,按照张媛媛的说法还有更狠的,比如专门找年龄不足但长相看着是成年人的未成年少女来当诱饵,而且还要专门等你们刚完事儿的时候冲进去抓现行。
这玩意和小舅舅他们一样,都是团伙作案,一个人玩不了,最少最少也得两个人,赶上精益求精的就是一个配合成熟的团队,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普通人一旦被他们盯上,能全身而退的机会很小。
这尼玛居然还是经典爱情,如果世界上的女人都向她学习,那全世界的男人可怎么活啊!分分钟要小心身边出现一个杰克,说不定上趟厕所的功夫,女朋友或者未婚妻就成别人的了,而且这种行为还灰得受到赞美。小姐出台还得和妈咪打个招呼呢,也不能见谁就跟谁走啊!
在他眼里,这个肉丝比小姐还操蛋,跟着未婚夫一起上邮轮旅行,结果呢,一见到小白脸,连和男朋友说句分手的时间都等不及,就赶紧和那个比自己帅的家伙勾勾搭搭到一起去了。
“你说吧,他中午骂我是狗,现在骂我是猪,合算我在他眼里就这么难看啊!”孙丽丽正瞪着眼琢磨该如何报复洪涛呢,心思根本没在这件事儿上。
“你是猪啊!http://www.hetushu•com这刚吃完午饭没过三个小时你就又饿了!得,爱说不说吧,我养不起您这样的饿死鬼,有这个钱我都能找两拨人把那孙子绑回来了,您的办法太贵,我用不起,不用了成不!”
孙丽丽给洪涛想的办法就是找这些人去对付卫建华,去哪儿找不用洪涛操心,她既然出了这个主意自然是认识这方面的人。干她这一行接触的人非常杂,上到领导干部,下到贩夫走卒,能认识这样的人也倒不奇怪。
到了初中,洪涛与电影院的关系就更亲密了。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去看夜场电影刷夜是非常风光的事情,如果身边再能坐上一个女同学,那就更牛逼了,会引来很多同龄人羡慕的眼光。自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抚摸女孩子软乎乎的身体,都是在电影院座椅上完成的。
“我说你们俩能不把我的衣服袖子当毛巾用不?这有啥可哭的啊,一个花言巧语的小白脸,勾搭上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最终受到了老天爷的惩罚,淹死了吧!”洪涛很烦男主角比自己帅,更烦他无往不利,总能得手漂亮女人。
“哎呀,哭了半天,都把我哭饿了……”孙丽丽居然又开始拿糖,揉着肚子想再蹭顿晚饭。
“我不是怕你以为我是坏人和*图*书嘛,人家一直都在你面前努力表现得单纯点,不想毁了自己的形象嘛。”孙丽丽又来了,咬着手指头开始装嫩。
仙人跳,这是一种以敲诈为目的、利用女色诱使受害人上当的骗局,在广东也称捉黄脚鸡,到了上海又叫放鸽子。这门古老的手艺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流传了很久,还在随着社会的进步而发展,很有点与时俱进的意思。虽然它在各地的叫法不同,操作细节上也有差别,但骨子里的核心技术都差不多。
“臭嘴,闭上!”孙丽丽也不示弱,拿刚抹完鼻涕的手也在洪涛左腿上掐了一把。
“又要开始是吧?你们俩就不能消停会儿,整天嘴不闲着。晚饭我请你们,丽丽,是你说还是我说?”张媛媛很及时的站出来打圆场,这就是她和孙丽丽的合作模式,得罪人的活儿都是孙丽丽去干,人情全由她来收。结果同一件事儿,你恨上孙丽丽了,却得感谢她,最终结果呢?还是她们俩得逞了。
“这保险吗?万一他们玩现了,把你供出来咋办?”对卫建华下狠手洪涛并不反对,他对金月干的那些事儿也配得上这种待遇了。不过对于这个办法的安全性洪涛还是有底线的,不能因为帮别人最终把自己也搭进去,这就没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