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90章 陌生的雅宝路

一般来讲,都是点好一万块钱先让你数,数目没错之后,他的同伙会说你的美元有问题,终止交易。他把美元退给你,你把人民币退给他,双方又当着面数了一遍,数目都对,也不假,然后找借口交易继续,人民币和美元再次换手。这时候一般人就不会再去点一遍人民币了,一百张得数半天,这玩意本身就是违法的,大家谁也不愿意在大街上多待。
他们都是好几个人一伙儿,真要生切自己自己还真没辙,不是怕打不过他们,而是自己的美元不能曝光,一旦闹到派出所去了,这些钱说不清是哪儿来的更麻烦。
洪涛没敢进去玩,因为进门要花五美元门票,真舍不得。不过他在门口和两个喝多了的老外聊了聊,把里面的情况打听清楚了。那些大白俄的价格最低七百人民币起,过夜收一千二。要是新来的,一次最少也得一千多,包夜就得二千起步了。
从那一天起,洪涛再给小舅舅他们打掩护时就涨价了,别想再用几十块钱混弄自己。你们有钱来这里玩外国姑娘,就没钱多给外甥点?
当然了,不是每笔交易里都存在这种情况,也不是每个倒汇的团伙都干这种事儿,大部分倒汇的人还是比和*图*书较踏实的,他们只是低买高出,赚个差价。当进出数额大了之后,根本不用弄这种冒风险的猫腻就会有很可观的收入。再说了,这种出神入化的魔术手法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练出来的。
雅宝路这条商业街说是商业街,可和别的地方的任何一条商业街都有很大区别,都不用特别熟悉这里,是个人从街面上一过,就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这里少了一种东西,多了另一种东西。少的是开门迎客、满脸笑容的商家,多的是三三两两、贼眉鼠眼的闲人。
但话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还有一种人也会频繁使用中文,谁呢?就是大街上那些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的闲人。这些闲人并不闲,眼睛贼着呢,谁像是来换外汇的,谁像是要出外币的,都能通过眼睛看个八九不离十。看准了目标,他们就会先上去一个人和你攀谈,这叫柳活儿的,一般都是长得憨厚并且能说会道的人来干。
为啥会这样呢?原因很简单,这里的商户都做的是对外贸易买卖,根本不想接待国内顾客。他们卖的东西国内人也不会买,价格高不说,什么东西都是最大号,像洪涛这种在国内算是高个子的身材,买这里的http://m.hetushu.com衣服得买S号的,说不定还得加两个X,小号还得偏瘦才能凑合穿。
可问题是你也不知道谁是切汇的谁是正经倒汇的,这玩意又没在脑门上刻着。现在洪涛就面临着这个问题,有信用的大贩子自己不认识,街上的小贩子自己又不放心。
而且洪涛还在家里弄了个小存钱罐,省吃俭用的存了八百多块,计划着存够了一千五的时候,也去大笨象里找个新鲜的大白俄尝尝鲜。谁承想钱还没攒够呢,小舅舅他们就转行了,自己也挣不到辛苦费了,大白俄是啥滋味的至今也没尝到。
之所以把店面遮掩得这么严实,倒不是里面有啥非法勾当,主要是为了防止同行挖墙脚抢生意。同行是冤家嘛,谁家卖啥、接待的客人是谁、价格多少,都要瞒着同行,就和投暗标一样。
据说朝那个阳分局曾经抓到过一个切汇的高手,在分局审讯室里专门拿出一沓子钱让他当面表演。结果四五个警察不错眼珠的看着他的两只手,可是数完两遍之后,钱还是少了,剩下的都在他手心里攥着呢,谁也没看出来他是怎么给抽走的。
用倒汇贩子的话行话讲,这叫切!既然是切了,那切的人肯m•hetushu•com定就是拿着刀呗。不然,他们就用一双手,通过分散你注意力、把钱币用特殊手法折叠、掉包等方式生生换掉。你如你给他一千美元,按照一比十的比率兑换,这时候他绝不会切你的美元,而是在给你的人民币上做文章。因为人民币张数多,不好发现。
可是等你拿着这沓子钱回到家之后才会发现,一万块钱就剩八千了,有时候一直到去银行柜台存钱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被切了。可是你再去找人家,人家也不跑,就说根本没见过你,你敢报警吗?报警了你们俩一起进去,私下买卖国家管控的外币,全得罚款加拘留。
这里的商户不少,一家挨一家,但除了饭馆和小卖部之外,就没有一家是敞开大门迎客的,全都关着门,甚至还用帘子把自家窗户门都遮挡得严严实实,只在大门上挂一个招牌,上面用中文写着谢绝参观,再用英文和俄文写上欢迎观临的字样。
在车里抽了好几根烟,洪涛做出了决定,美元必须换出去,但也不能就这么冒着被切的危险去换,还得仔细计划一下,由自己单独来给倒汇的贩子做个局,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把小舅舅的手艺学会。不过在做局之间,自己得先把美元的和-图-书行情搞清楚,这玩意就简单了,街上随便找几个贩子问问呗。
如果说在新中国还有那条街不欢迎中国人进入,估计就得说雅宝路了。这里的通用语言也不是中文,一进这条街你就和到了莫斯科一样,到处都是俄文,就连蹬三轮拉货的车夫,多多少少也得会几句俄文,否则那些毛子们找你拉东西你都没法侃价。
和换汇或者出汇的人谈好了价钱之后,两方人会找个僻静又安全的地方开始交易,这时候就该刀手出面了。
俄语是这条街的第一语言,然后才是英文,除了店家、翻译、搬运工之外,说中文的就只有游客和政府工作人员了。这两种人雅宝路的商户和顾客都不欢迎,前者是来添乱的,后者是来找麻烦的,都很妨碍他们挣钱。
这下洪涛有点傻眼了,以前的大笨象餐厅老板本身就是个倒汇的大贩子,拿个千八百的美元,根本不用去别的地方找陌生人兑换,直接给他就成了,当面点清当面换,一拍两散出了门谁也不认识谁。
别紧张,这里的刀手不是拿着刀砍人抢钱的主儿,而是倒汇贩子里的一种特殊技术人员,也是最不招人待见的。他们有啥技术呢?说起来就和变戏法一样。不管多少钱,你让他数m.hetushu.com一遍再拿回来,基本就少了五分之一左右。过手数量越多,少钱的比例越大。
自己今天来带着三千美元,就是准备找大笨象老板探探风声的。如果风声紧,他给出的兑换价格就低,那自己就再忍个十天半个月的。可现在连大笨象餐厅都没了,自己找谁去啊!
“我靠,几年不来鸟枪换炮了啊,七星……还岛!”此时洪涛的车就停在大笨象餐厅街对面,可惜原来的大笨象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个叫七星岛的酒吧。
这还是小数额的,要是赶上大数额兑换,有时候会整包整包的钱被掉包。你明明亲眼看见纸包里是钱,可等你拿回家里面就是报纸条。要不就是切你的美元,最常用的办法叫炸猫。就是在交易过程中,双方都忙着数着呢,突然有人喊警察来了。对方把你的美元往你手里一塞,拿过他自己的人民币,大家四散奔逃。当你发现没有警察追,把手里的美元数一数,肯定会少了一些。
最麻烦的是自己还不能向小舅舅寻求帮助,他肯定认识这方面的人,但自己一个字儿都不能和他说。这件事儿必须自己一个人办,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不是有这么一句名言嘛,有第二个人知道的事情就不是秘密,这句话洪涛非常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