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93章 坏消息

“来,进来吧,你等我多久了?楼道里多冷啊,干嘛不先去楼上待着,呼我也成啊。”开开屋门,洪涛赶紧让金月先进去。她穿的倒是不少,但春天的京城常常会倒春寒,在楼道里让穿堂风吹时间长了也好受不到哪儿去。
洪涛还真不是懒,他不光在这里,就算在家也不会叠被子的,而是把被子反过来放在床上让窗外的太阳晒。这样做是母亲的习惯,她说阳光可以消毒,还能让被子里的水汽蒸发,哪怕隔着窗户也可以。当然了,这个办法只能用在有南窗的房子里,窗户还得够大。
“对,正好金叔叔的身体也需要人照看,你就用这个理由回家,等我这边把一切都弄利落,你就自由了。不过还有一件事儿我得提前和你打好招呼,不管最终时什么结果,他肯定会怀疑是你背后捣鬼,你在单位里恐怕不会好过的。”洪涛觉得金月好像比前几天看起来情绪更低落,但该说的还得说,这件事儿可真不是小事儿,要是没有孙丽丽帮忙,自己都有些搞不定。
“我今天早上去单位辞职了……昨天他当着单位同事打了我,我没脸再在单位里待下去了……”洪涛不说还好,一说金月突然哭了起来,眼泪和泉水一般,吧嗒吧嗒的掉了一桌子,有些还滴进了杯子里。抓着杯子的手指非常用力,有点要把杯子捏爆的感觉。
“……嗨,我忘了,呼机我没带……”洪涛摸了摸www.hetushu.com腰,发现呼机没在,这时才想起自己去银行之前特意把呼机摘下来了,怕被对方发现。一个刚到中国、人生地不熟的外国人,腰里别着一台汉显寻呼机,根本没法解释。
“你的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差不多下个月就能见分晓。别担心,你涛哥哥出马一般人挡不住。不过有件事儿我还得和你商量一下,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去他哪里了,搞不好他哪天就得暴跳如雷,尤其是事关你的照片,他肯定会怀疑是你在背后搞鬼,搞不好会伤害你。”洪涛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有点没溜了,闲话是没法聊了,还是说正事儿吧。
“那肯定是难免的……你啥意思?!”洪涛刚想显摆显摆自己的辉煌恋爱史,突然觉出金月的问题不太对劲儿。就算再熟悉,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和男人聊这个话题呢,再一看金月用毛巾捂着半张脸、眼神里全是慌乱的样子,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嗨,这你就不懂了吧,叠上反而不好。你看白天太阳多好啊,我是故意放在床上晒一晒的。来吧,也别白叠,你靠着这个,我靠着枕头。喝,趁热喝。”
“你、你还有心笑……我、我都想去死了……”金月没像小时候那样一边哭一边笑,其实她是个很爱笑的孩子,可这次例外了,不光没笑,反而更悲伤了。
“得,你得用臭男人的毛巾一次了,被嫌脏啊,我这hetushu•com条毛巾顶多是擦擦脚。我妈说了,人最脏的地方不是脚,而是手和脸。你看我吧,就和脚一样。从小每个人看见我都会觉得我是坏孩子,其实我冤枉啊,这就是错误的惯性思维,你说是吧?”
这间屋子里堆了好几件旧家具,再放上一张床,确实没地方放沙发或者椅子了。不过洪涛会想招儿,他把一个旧花架的腿给锯断了,然后放到床上当炕桌用。这是和山村里人家学的,而且挺适用,靠着被子坐在床上,一点不比沙发感觉次,坐累了能随时躺下,冷了还可以把毛毯搭在腿上。
“多大点事儿啊就死死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不是帮你解决了嘛,那孙子也好受不了,他打了你几次你告诉我,我成倍还给他。不过你涛哥哥也就这么点能耐了,你总不能让我把他弄死吧,他也不值让我去给他陪葬啊,你说呢?”洪涛觉得金月这两年肯定是没少受苦,可这玩意自己真没法弥补,不是不想,是不能。
“孤单!要不你也搬回来和我就伴儿吧。你睡这半边,我睡那半边。”洪涛这句话真没过脑子,胡说八道都成本能了,只要面对熟人,就随时会有一些屁话不经意的溜达出来。
像洪涛这样的不光乐意看到别人倒霉,他是主动去让别人倒霉,以满足他龌龊的小心思。不过这番叙述也不全是实情,他是被女朋友甩过,但也没少勾搭别人的女朋友,总www.hetushu.com体上讲持平,谁也没占啥便宜。当然了,这段历史不能和金月提,她现在对这种事儿最敏感,说过了反而不美。
“来来来,上床吧,我这儿是一间屋子多半间炕,你要是和我客气,就只能站着。”先把手里的布袋子放进了大衣柜,洪涛一边找热水给金月沏可可奶,一边让金月脱鞋上床。
“你可真够懒的,被子都不叠……”金月倒是没在意脱鞋上床合适不合适,还跪在床上把洪涛的被子叠了起来。
“……”金月没吱声,借着吹可可奶把头低了下去,洪涛的问题让她很尴尬,或者还有点别的。
要是按这个次数算,他真的能当全系、全院的校草了,假如有这个称号的话。就算没这个称号,他也因此得了一个外号,叫做妇女之友。
这个外号不光本系里的同学知道,差不多半个学校都知道了,甚至还传到了父亲耳朵了。因为他的业务范围很快就由口口相传扩大到了全校,保质保量、童叟无欺的打胎小王子,在任何一个女生遇到这种问题时,但凡男朋友不敢站出来,就得来求洪王子帮忙。
“你有没有把人家肚子搞大过……”果然,听了洪涛的悲惨经历,金月停止了哭泣,小声的问了一个问题。
“你看你说的,这就太见外了。我会替你不值,甚至会批评你识人不明、不够坚强,但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其实我也比你好不到哪儿去,在大学里我http://m.hetushu.com戴过不止一顶绿帽子啊,女朋友今天还和我卿卿我我的呢,转天就和别的男孩子拉着手看电影去了,穿的还是我给她买的衣服,结果还让我们系的同学给撞上了,你说我这个脸往哪儿放啊。谈恋爱失误并不是什么大错儿,如果因为这点事一直耿耿于怀才真的不值呢。本来就是一种尝试嘛,失败是成功他妈,有了这次教训你就更成熟了。”
“……”金月轻轻点了点头。
洪涛还有一个安慰人的绝招,就是把自己说得更惨,这样对方就会觉得不是最惨的。人性啊,大部分人都乐意看到别人比自己更倒霉。
“我可以回家里住……”金月听完洪涛的话,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神情也不像刚才那么憔悴了,眼睛里多少有了点生气。
“我呼你了,在门口小卖部等了好久,你没回。”金月显得很可怜,这件事儿她确实孤立无援,谁也没法说,说了也起不到多大作用,还得为她自己和家人平添烦恼。在这一点上她倒是很明白,不像有些人一样,一旦进入无助状态就六神无主,失去了基本理智。
别误会,基本都不是他造的孽,他也没有那么大魅力,更没那么好的体力。不过他心眼好,看不得同学们受罪,尤其是那些彷徨失措的女同学。于是他就主动成了系里的公共男朋友,经常带着一个莫须有的女朋友出现在医院的妇产科里,顶着医生和护士们各种各样的眼神,在手术免责文http://m•hetushu.com件家属一栏里,用他蜘蛛爬般的手写体草书,签上自己的大名。
“你会不会看不起我……”金月抬起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就往洪涛的手巾上擦,看得洪涛心里直抽抽。这条毛巾是废了,当擦脚布都不成,这也是和母亲养成的洁癖。别人用过的毛巾、浴巾坚决不用,哪怕是父母的也不成。
“你还挺会想招儿的,一个人住孤单不?”金月按照洪涛的办法把被子靠在身后,然后把腿伸进炕桌下的毯子里,觉得确实挺舒服。再看了看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别看有些杂,但不乱,更看不见灰尘。
父亲刚开始听说这种事之后,回家就和洪涛翻脸了,他丢不起这个人啊,全校老师得怎么看?不过经过洪涛认真的开导之后,父亲算是被他说服了,或者说想管也管不住,这么大儿子总不能再关家里不让出去啊。
洪涛最怕女人哭,有事儿说事儿,哭个毛啊,把眼泪全流干也于事无补。同时洪涛也最不善于劝别人,他所能做的就是去给人家伤口上撒盐,让对方疼得没心思哭,或者干脆讲笑话。
“多久了?”意外,但还达不到特别惊讶的程度,洪涛更关心细节。这种事在大学里他经常碰到,不能说天天有吧,一学期来个一两次也不算多。
“我来看我姐,她和我妈都不在家……顺便想问问你那件事儿怎么办……”白影子不是蹲守的警察,而是是金月。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运动服,蹲在门口显得很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