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99章 新家

“懒蛋!”这是金月对洪涛的评价,合算弄个火炕就为了不叠被子随时可以睡懒觉,这种设计思路也算是奇葩了。
“那我想回家了……”金月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干活这方面她还真比不上江竹意,更没有孙丽丽那种天生的麻利劲儿了。她是标准的城市姑娘,懒字第一。
“哎呀,对啊,我这是有点脱裤子放屁了,要是直接睡地上还省地方呢。白天把铺盖一卷往柜子里一塞,半间屋子就空出来啦!真没看出来,我们金月还真有点当设计师的天赋。”只要把洪涛哄高兴了,他也是能夸别人的。比如现在吧,两个人就你说我一句高明,我说你一句睿智,互相吹捧得还挺融洽。
五间北屋中间两间被打通成了一间房,这是是客厅。西边一间和西屋连在一起,算是餐厅、厨房和杂物间,洗衣机什么的也放在里面。靠东头的两间也被打通了,卧室、卫生间、衣帽间连在一起。
“这算啥,你把鞋脱了直接踩在地上试试。这些屋子的地面全都是火炕,以后进屋就不用穿鞋了,想光脚就光脚,想穿袜子也成,舒服吧!”人来疯,这是洪涛小时候的另一个绰号。作为独生子的他非常渴望和别的小朋友玩,所以只要其他小朋友肯多夸他几句,什么好东西他都舍得让出去给别人玩。
说了半天、饶了半天弯子,洪涛的最终目的就是偷懒。他是喜欢整洁,但他没有强hetushu.com迫症,这些活儿谁干都成,能由别人干更好,谁不乐意吃喝玩乐不干活啊。
“……我是病人……你不是说不能累着嘛……”大懒支小懒,小懒干瞪眼。这个协议注定不会轻松达成,为了不干活,金月连去医院这种比较忌讳的事儿都抬出来当挡箭牌了。
其实罪魁祸首还是小舅舅,你说你都三十多了,还不赶紧找个媳妇生个孩子等啥呢。如果有他在前面顶着,抱上了孙女孙子的姥姥还犯得着和自己较劲吗?万一小舅妈肚子给力,给姥姥生个大孙子,她老人家还认识外孙子是谁不?
“我就有一点点存款,还得买衣服买零食呢。而且我连工作都没了,你还和我要钱啊!小涛哥哥最好了,要不先欠着吧……”如果说洪涛是大赖皮的话,金月就是小赖皮,尤其是和洪涛在一起的时候,她是能赖就赖,能占便宜的时候绝不吃亏。要说两个人十多年没见了,多少应该有点隔阂。但自打跟着洪涛去了医院开始,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的样子,把这十多年的生疏感全抛开了。
“屁!进了大爷我的院子,你就没自由啦,嘿嘿嘿嘿……乖乖的给大爷干活儿,否则……否则就得尝尝大爷我的鞭子!”洪涛又把洪扒皮的做派拿了出来,一边说还一边找顺手的家伙事儿,可惜屋子里是家徒四壁,啥也没有。不过没关系,咱还有皮带呢,抽http://m.hetushu•com出来随手就能甩响,光是这手功夫不练上两年就玩不转。
当初决定采用这种供暖方式的时候洪涛就灵机一动,想起了在农村睡过的火炕,江竹意也非常喜欢那种热乎乎的感觉,于是干脆在自己卧室里也设计了一个,说是叫火炕,其实应该叫水炕。
除了集中供暖、供热水之外,供暖方式也改变了。每间房子里都不见了暖气片,不管是立式的、卧式的还是挂式的,都没有,墙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摆放任何东西都不再用考虑预留暖气片的空间。如果足够细心的话,还会发现屋子的地板是热乎的。没错,这玩意也是小姨夫带来的国外新科技,叫做地采暖。
“那你还弄个火炕干嘛,直接睡地上不就成了,就和电视里演的日本人一样。”受到洪涛的蛊惑,金月一点不含糊,把鞋和袜子一脱,光着脚丫满屋溜达,真没觉出冷来,然后她也发挥了一下想象力。
“今天晚上先凑合凑合吧,明天一早我就去买家具和日用品。你先等会儿再往床上坐,这玩意得烧热了才舒服,没睡过吧?”现在这些房子都是空的,唯一一件家具就是卧室里的那张大床。它可真大,方方正正的足有三米见方。其实这不是普通的床,而是一盘火炕,或者说是改进版的火炕。它不烧柴火不烧煤,是烧煤气的。
小院通过这次翻建,不光房子新,设备和-图-书也技改朝换代了。原本的土暖气、电热水器一律废除,换成了燃气小锅炉,五间北房和两间西房用一个大的,三间东房用一个小的。
“欠着?不成,我这儿不赊账,一把一利落。不过考虑到你现在没工作,钱就不用给了,拿劳动换吧。以后这些屋子的地面都归你了,每天……两天擦一次吧。等家具来了连家具一起擦,必须擦干净哦,否则连房钱带饭钱咱一起算,还不起就用人抵债,留在我家当一辈子佣人!”
洪涛带着金月逃荒一样跑回来的时候,小院的装修已经完工快一周了,水电也早就通了。原本洪涛打算晾上一个月,把涂料的味道散一散再搬回来住,可现在没法臭讲究了,再在姥姥家里住下去早晚得出事儿。
不为别的,主要是怕拖时间长了,工人们在院子走来走去的不太合适。工人们也不乐意整天守着两个墓穴干活,洪涛可以不忌讳,但大多数人还是别扭。
你想啊,正经的火炕是利用燃烧时产生的高温气体供热的,本身的砖体结构就是蓄热体。现在洪涛弄的这个玩意下面一层热水管是热源,轻体砖结构当蓄热体,可不是水炕嘛。
虽然两座小院都是大包给了大姨夫和小姨夫的工程队,但完全一碗水端平是不可能的。就算张媛媛和孙丽丽一天二十四小时在这里盯着,也挡不住洪涛小院被重点照顾的趋势。尤其是当洪涛父母的骨灰下葬之后,大姨和*图*书夫就让装修工人加班加点先把洪涛家的小院抢出来。
“别装了,你还打算病一辈子啊?人家真生孩子才享受一个月,你只能有一半的病假。从明天起,你就得用劳动挣饭钱房钱了,不光不是病人,还得比正常人多干!你看看你脸蛋子上的肉,都鼓出来了,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能减下去吗?”
不过用水导热有一个好处,就是夏天的时候可以让冷水循环降温,冷热双功能。为此洪涛还专门给自己的新式火炕多加了两台小水泵,打算到了夏季试试能不能把这套供热设备当成空调用。
老人只要心情舒畅,病就会少,病少了,就能多活几年。好不容易把姥姥忽悠高兴了,洪涛赶紧带着金月告辞。这件事儿不能拖到明天了,夜长梦多啊,万一大舅妈回来再说点啥,老太太说不定就又变卦了。
“这是火炕!小时候我爸带我去农村里睡过,热乎乎的挺舒服。不愧是小涛哥哥,你居然在自己家里弄了一个,就是比别人厉害!”金月和江竹意最大的区别还不是脾气大小,而是一点都不吝啬夸奖洪涛,屁大点的事儿就能做出崇拜状。这也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不这样做洪涛真不带她出去玩,真敢把奶油冰棍全塞自己嘴里,一点不给她吃。
“你还别说我懒蛋,咱们说点正事儿。在这件事了结之前你还不能回家住,所以就只能住我这里。咱俩虽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亲兄弟也http://www•hetushu.com得明算账,你总不能白住吧?”恭维话听够了,洪涛又变成了那个市侩、刻薄、鸡贼的模样,开始和金月谈起了代价问题,一边说还一边奸笑。
姥姥、舅妈在场的时候都惯着金月,什么好听说什么。但洪涛可没这个觉悟,因为她的事儿自己都快把瞎话编到月亮上去了,还舍着脸去求了孙丽丽,说你两句咋了?说难听了你也得忍着,敢呲牙大爷我还不伺候了。
“不对,还是我的设计好,床还是得保留,万一白天也想睡觉呢,再把铺盖抱出来?太麻烦了。我得随时随地能睡,还不用叠被子!”很快,洪涛又根据自身习惯否决了金月的设计,转而坚持自己的方案是最好的。
这玩意洪涛是从郑舅舅带自己和江竹意去的那个疗养院里借鉴来的,又干净又方便又安全。造价是比土暖气、电热水器贵不少,但用着方便啊,再也不用每天去封火、拔火了,屋子里想多少度就去拧一下开关,十分钟都用不了立刻见效。洗澡水也不用洗一个人等一会了,只要煤气罐里还有煤气,水就永远是热的,比电热水器出水冲很多,弄个大浴缸泡澡也不再是梦想。
暖气片不是没了,而是换成了铝管密密麻麻的铺设在地板下面的保温层上。据说这玩意由于散热面积增大,反倒比暖气片的热转换效率高,需要的水温更低,非但不费钱还省钱。当然了,初次安装的造价肯定比暖气片高多了,而且还得每年维护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