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00章 新人

“我要干的这个买卖牵条狗来都能做,除非你连狗都不如。咱能不能先暂停一下啊,听我说完到底是什么买卖,然后您再哭,想哭多久都成!”洪涛真有点不耐烦了,自己越着急她越哭,看来还得用小时候的办法,连吓唬带拍唬,太客气了不成。
至于两个人适合不适合睡在一张炕上的问题,她都没提。从进了那家医院开始,在洪涛面前她的自尊已经降低到了最低点,成了一个非常非常透明的人。那种事都能让洪涛帮忙,还有啥可顾忌的?通过那十几分钟撕心裂肺般疼痛的撕扯,她好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前很在意的东西现在反倒觉得没什么了。
“正相反,我姥姥想让你在她哪儿住一辈子。”洪涛把皮带重新穿回裤子上,往炕上盘腿一坐,掏出一根烟点上,开始和金月正经谈事。有些东西必须让她知道,这样以后才好安排。
“住一辈子?”金月睁着一双大眼睛,眨巴了又眨巴,愣是没琢磨明白。
“昨天我舅妈和你聊天,不是瞎聊,而是在套你话儿呢。把你生日问清楚,我姥姥好帮咱俩算算生辰八字什么的,都是迷信,我也不懂。但不m.hetushu.com管懂不懂,这件事儿她们算是认定了,我还没法解释。最终我和我姥姥玩了一个拖刀计,说是把钱都用在修院子上了,你还丢了工作,没钱结婚。为了挣钱还债,我得给你弄个买卖干。我上班、你做买卖,挣一年多钱,然后再说结婚的事儿。”
“你才是狗……”嘿,让洪涛这么一喊,金月还真不哭了,真是贱骨头啊,好好说不成,非得骂。
其实金月并不是个好吃懒做的人,她从小学就和父亲一起生活,大部分家务都会干而且干得不错,一点不比洪涛次。但会干并不等于爱干,她就属于能不干就不干的那种,你得逼着她干。当洪涛从门口小饭馆要了三个菜和一大碗米饭,进屋的时候她已经把两个人的铺盖在炕上放好了,一床在东头一床在西头,中间放着两个人的换洗衣物,算是一道虚设的隔档。
“……嘶……这能挣钱吗?”脑袋上重重挨了一下,金月把脖子一缩,还在疑问。
“我说你去医院是因为我,否则老太太肯定会通知你家里的,让个外人家的姑娘在家里坐月子,传出去会有流言蜚语的。老太http://m.hetushu•com太一听咱俩都有孩子了,就开始给咱俩准备结婚的事儿。”
“那我教你,不难!”金月不会组装电脑没关系,她会用就已经不错了,比洪涛预计的好很多。
“……哎呀……呜呜呜……”两只手可以捂住头顶但捂不住脑门,这一下是真疼,金月惨叫一声直接躺倒,又开始哭上了。
“你给我停!别一说事儿就哭,小时候的毛病长大了得改改,有话说话,哭什么啊。再说我也没嫌弃你,就是和你把事儿说清楚,因为很快你就是老板娘了。这个买卖必须做,就算没你这件事儿我也想干个买卖。看到前面那一排门面房了没?那就是准备做买卖的。你不是也没工作了嘛,正好也别闲着,帮我一起干吧。大概情况就是这些,来,说说你是咋想的。”又是一条新毛巾啊,洪涛从包里往外掏的时候就在想,假如自己真娶了她,这辈子得用多少条毛巾?
“电脑屋???我不会玩游戏,只会画图……”听完了洪涛对电脑屋的大概描述,金月依旧没点头。
“现在你明白了吧?以后我还得带你回姥姥家串门,千万别说漏了。这次我把老太太骗m.hetushu.com的有点狠,万一说漏了我姥姥会多伤心啊,这可不是闹着玩,你能理解吧?”
“这套天伦王朝的归你,惠侨饭店的我用,女士优先,你先洗。”吃完了晚饭,洪涛又从自己包里掏出两个饭店的塑料袋,递给金月一个。
“只要肯学,就没有学不会的!以后天天我给你出题考试,学不会就这样!”对于金月这个问题,洪涛的回答就是再给她来一下,刚才只用了五分之一的力量,这次用一半的。我让你不会、我让你耍赖、我让你偷懒不学!
“……嘶……不会,我们学校和单位的电脑都是装好的,有专人管……”脑袋上又挨了一下,金月还是光缩脖子不知道躲,现在她已经顾不上哭了,两只手全都捂着头顶,阻挡洪涛的攻击。
“我说能就能!明天我把电脑搬回来,你先把游戏都熟悉熟悉。可以不会玩,但你得大概知道都有什么游戏。对了,你会用电脑,会不会简单的拆装和故障判断?”还敢提问,再来一下,我让你问!
“我去买晚饭,你收拾屋子,收拾不好没饭吃!”洪涛没时间再和她玩这种打疼了哄哄,哄好了再打的游戏,就算玩也得找别和图书的时间,现在还有很多正经事儿要做。比如要核算核算成本、搭配搭配电脑配置、挑一挑预装的游戏。还得给电脑屋起个好听的名字,再去起个执照,麻烦事儿一屁股。干个买卖可不是嘴上一说就成,不管大小都得上心,要干就得干好!
“不是让你玩,是让你看着这些电脑,别让玩的人抱走,顺便把钱收上来,明白不?”既然她吃硬不吃软,洪涛索性就来硬的吧。哪句话不明白,除了解释之外,再照她脑袋上来个脑夯儿。
洪涛把前因后果都给金月说了一遍,一点没添油加醋,甚至还省略了很多更麻烦的细节,也尽量把话说得好听点。金月现在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了,但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话不能说太直白,她也没有自己的脸皮厚度。
“我不会做买卖……”金月说得很内疚,她此时才觉得自己真是废物,谈恋爱谈到这种地步,还得让外人来拯救。好不容脱离火坑了,可是半点忙也帮不上,瞬间眼泪又如喷泉一样涌了出来。
“你家里怎么这么多饭店的洗漱用品和浴巾?”金月都不用打开看就知道袋子里装的是啥,这些天她在姥姥家用的毛巾、浴巾、洗头水、香皂、http://m.hetushu.com牙刷、牙膏、拖鞋甚至睡衣都是京城各大饭店的配套用品。而且还不是一两家,而是一大堆,有些饭店她都不知道在哪儿。
“……你姥姥不愿意我住了?”听到洪涛的问题,金月的嘴撅得更高了,表情很委屈。她觉得好不容有了点家庭温暖,结果却再一次被嫌弃了,而且嫌弃得合情合理,谁也不能怨,要怨只能怨自己命苦。
“……对不起……要不我还是回家吧……”刚听了一个开头,金月就大概明白了,情绪立刻低落了回去,低着头开始掉金豆子。
“鸡蛋个屁!你知道再在我姥姥家待下去是什么结果吗?”这下洪涛也没辙了,小时候遇到这种情况,自己根本不会搭理她,只要说去哪儿玩去,她就得撅着嘴、流着眼泪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用不了十分钟就不耍赖了。可现在毕竟不是小孩子了,要想制服她还得讲道理,暴力手段用在江竹意身上可以,她还不合适,男女授受不亲嘛。
“我怕学不会……”要不说是贱骨头呢,以为用两只手捂着头顶就不会挨揍了,还敢顶嘴。
“我不干……我要回姥姥家吃鸡蛋羹!”一看说不过洪涛了,金月干脆往炕上一趴,直接开始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