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01章 五姑娘传奇

“你看什么!转过头去!”和江竹意相比,金月的一颦一笑都更有女人味儿,尤其是皱着眉、耸着鼻子假装发怒的时候,两个小酒窝和一对儿小虎牙根本不会给人威胁感,反倒更像挑逗。
如果说江竹意是那种健美运动型的身材,金月则更偏肉感一些,但并不显得臃肿,线条很柔和,看着就有上去捏一捏的冲动。而且她的上围明显比江竹意雄伟挺拔,皮肤很白。难怪小时候一直有流言说她不是金叔叔和郭阿姨的孩子,而是老毛子的种。看上去她确实和她姐姐不像是一家人,更像一个混血儿,尤其是头发和皮肤。
“可我不太明白这些报价单,它们是电脑里面的零件对吧。你打算自己造电脑?为什么不买成品的呢,我们单位里的电脑就是同方的,我记得买的时候是九千多块钱,还送了一大堆礼物。你看你的单价也差不多九千了,难道说你比电脑公司还厉害?”的确,眼镜妹金月连说话方式都变了,关注点也变了,很有条理性。
自打江竹意离开,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近过女色了,这个年轻的身体却还孜孜不倦的分泌着足够数量的雄性激素,来提醒大脑它http://www•hetushu.com想干什么。这种刺激有时候会把正常人转眼变成恶魔,当然了,洪涛还不至于自制力那么差,不过他觉得暂时召唤一下五姑娘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姥姥家碗柜里都是饭店的杯子、茶具、刀叉盘子啥的,用一辈的量都够了,甚至还有自助餐的保温容器,也不知道那么大个的玩意他是咋顺出来的。
“我怎么看见她也起反应呢?罪过啊罪过,龌龊啊龌龊,必须批判!”嘴上可以不承认,但身体是诚实的,进入浴室的洪涛一边看着挂在里面的女式内衣,一边想着刚才的出水芙蓉,可耻的硬了。
“我不是有个特别疼外甥的好舅舅嘛,他老人家住爽了也不忘给我来点好处。看到你睡的床单没,上面还有暗花呢,王府饭店的。知足吧,咱住不上但享受到了。”
金月的反应让洪涛忐忑的心情平复了很多,此时最合适的话题就是说正经事儿,电脑屋的设想就是最正经不过的事儿了。屋子里空空如也,总不能这么早就躺下睡觉吧,聊点什么很好。
“我操!不会吧!!!”对着镜子,脑子里两个不同女性翻来覆去的和*图*书变幻,很快就让洪涛兴奋到了顶点,欲望也随之喷射一空,然后脑子回归了,再然后他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儿,一件很要命的事儿。
“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方面的本事。这份东西我看过了,写得合情合理,数据计算也有依据,比我见到的大多数项目申请报告都详细,很具说服力。”金月倒是没什么异常表现,她此时戴着一副细框眼镜,完全不像个大大咧咧的糊涂虫,倒是和张媛媛的做派有点像。而且戴上眼镜之后的金月确实和平时不太一样了,显得更知性、更成熟稳重。她的视力从小就不太好,这个洪涛知道,但从来没见过她戴眼镜,这还是第一次。
“切,谁稀罕看啊,小时候我都看得够不够的了,哼!”被金月发现了自己在偷看,洪涛没法像对付江竹意那样赖皮赖脸。她刚刚经历过苦难,不适合开这种玩笑。但也不能惯着她,必须狠狠打击,免得让她感觉太好,以后自己就不好摆布了。
小时候光着屁股一起游泳并不新鲜,但长大了的金月身体到底是啥样的洪涛还是头一次看到。她穿着毛巾浴衣出来时,洪涛忍不住吞了好几口唾沫,嘴www.hetushu.com里直发干。
洪涛对自己这个小舅舅真是从心底佩服,每天谈的都是上亿的买卖,居然连这些东西都不放过。也不知道他退房之后,饭店客房部的人会是个什么表情,估计他住过的房间里除了桌椅板凳床垫电视冰箱之外也不剩啥了。
“我他娘的这是改行当皮影戏表演艺术家了!”洪涛都不清楚自己是否往头上放了洗发水,到底怎么洗的都忘了,脑子里一直是门上那个剪影的样子。洗完澡换好了睡袍他也没敢直接出去,在浴室里转了好几圈,比当年头一次和女孩开房还犹豫不决。
“我喜欢先说服自己,把事情的不可为之处算清楚,然后再考虑可行性,只要可行性不占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件事儿我一般就不会去做,尤其是投资。”
“你洗澡的时间一点不比女孩子少……”见到洪涛出来,金月微微抬起头,调侃了洪涛一句,然后继续低下头看手里的东西。
“她睡了、她睡了……”可是总不能一直在浴室里待着不出去啊,这时候脸皮厚就是优势了,深吸一口气,嘴里念着咒语,手里握着聪明佛的雕像,洪涛无比虔诚的打开了浴室门。
镜前灯很亮和图书,再通过镜子的反射就更亮了,而镜子的对面就是浴室门,门的整体是木质的,但是它上面有八块磨砂玻璃,从顶到脚。如果光是洗澡,镜前灯是不开的,很显然金月洗完澡之后把它打开了,女孩子嘛,总喜欢照镜子。
可洪涛进来的时候脑子里不太纯净,把这个茬儿给忽略了。浴室的门以前是封死的,关上之后啥也看不见,不管里面开着多大的灯。结果他觉得不太美观,提议换成了这种半透明的。假如镜前灯不开,也不会有问题,当然了,就算开着镜前灯,如果他老老实实洗澡的话,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你娘!”聪明佛显然在这方面法力不足,金月不光没睡,还直挺挺的坐在炕上,正拿着自己的电脑屋设计图看呢,面朝方向正好是浴室。
但自作虐不可活啊。镜前灯、磨砂玻璃浴室门和他站的位置构成了一套标准的投影装置,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玻璃门上映出一个清晰的剪影。恰好卧室的灯光并不亮,因为除了一盏吸顶灯之外,还没购置任何灯具。
不光她能看见,如果院子里有人的话,都会看得清清楚楚。因为此时卧室连窗帘都没有,整面南墙基本都是窗户。双层和*图*书的、透明的大玻璃窗户,几乎等于落地了。
“也不能说我比电脑公司厉害,这玩意怎么说呢……打个比方啊,一双高跟鞋五百块钱、一双耐克鞋也是五百块钱,如果你去参加朋友的婚礼,穿什么去?”可能是刚才发泄过了,洪涛的注意力并不全在金月身上,更多放到了她的问题上,哪怕她把那些文件放到了腿上,而腿上啥也没有,浴袍已经褪到了膝盖上面十公分。
女人真是神奇啊,洪涛觉得每个女人都是双重性格,总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比如江竹意、张媛媛、孙丽丽,能不能见到她们的另一面,完全看你和她们熟悉的程度。
洪涛的想象力很丰富,他可以肯定自己这番表演的剪影在磨砂玻璃门上表现得很清晰,只要金月不是瞎子,她百分之九十会看到。
“完了、完了……她脸是红的、笑得也那么不自然,估计是看到了……”此时金月不管如何反应,在洪涛眼里都是很可疑的。如果她抬头说话,那就是故意掩饰;如果她低头不搭理,那就是心理有鬼;如果她脸红了,就再明显不过;如果她神情自若,更会表明她是装的。什么叫疑神疑鬼、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现在的洪涛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