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02章 筹备

同时洪涛也意识到自己的性格真的不太适合做生意,而金月在这方面正好和自己互补。她脑子没自己快,所以在很多事儿上她都是稳步前进、一板一眼,这正是自己所欠缺的品质。
“就拿我的电脑屋来讲吧,它的功能主要是给别人玩游戏用,所以这里的电脑不用过多考虑作图、文档、办公方面的功能,只需要让它能运行更多的游戏、还得运行的足够快就成了。”
“不用,我还有钱。哭穷是在蒙我姥姥,如果不那么说,她肯定会让我小舅去找你爸,两家坐一起聊聊,那不就露馅啦!”洪涛倒不是反对金月在电脑屋里投资,她的投资和张媛媛不同,没有那种让人惴惴不安的感觉。不过金月这几年也是上班领死工资的,攒点钱不容易,自己又不缺那点钱,何必去让她把全部身家也搭进来呢。
“你的意思是说电脑屋就得用你的电脑,就像我绘图时就得去找专用的作图电脑,对吧?”金月对电脑不是很熟悉,但也不很陌生。她的职业是建筑设计,肯定要用到autoCAD之类的绘图软件,洪涛稍微一引导,她就能举一反三了。
“你除了个子长得太高了和-图-书,其它和小时候真的很像。小时候你就对收音机很感兴趣,拆了装装了拆的,我那时候最烦看着你摆弄这些东西,一弄就是好久,就不能带我出去玩了。”金月听的很认真,不过恐怕并没听懂太多,她听的不是内容,而是那种熟悉的感觉,或者说她在鉴定现在的洪涛与小时候的洪涛到底哪儿一样,哪儿不一样。
“……不难看,有另一种味道。明天我要去中关村选择这些配件,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就当是散散心,和逛商场差不多。”完了,怕啥来啥,看大腿容易想入非非,可是四目相对、默默无言显得更尴尬,干脆还是看大腿吧。洪涛打算结束这番谈话,早点睡就早点睡,睡不着忍着也比这种状况强。
这玩意就是他的一种尝试,想法还是来源于梦境,本质上并没太重视,更像是在玩。当然了,挣钱也很重要,现在洪涛需要钱。让金月一说,洪涛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太对,没有正确的认识,就很难有好结果。
“你倒是变了不少,小眼镜都戴上了。我听说现在有一种隐形眼镜,就戴在眼睛里面,要不我给你买一副?”金月hetushu.com一岔开话题,洪涛的脑子立马就转入了另外一个模式。她那一双裸露的腿和睡袍的缝隙忽然变得格外刺目,为了不让自己再有什么反应,洪涛干脆把头抬了起来,直接看着她的脸。
四海、科苑是中关村两家最大的电脑配件市场,每家都有几百个摊位,这里既有家用电脑、商用电脑,也有工控机,但更多的还是电脑配件、耗材和软件。按照时间来算,四海市场开业比较早,洪涛也最熟悉,所以他更习惯来这里溜达,然后才会去更新一些的科苑市场。
“这不光是钱的问题,原本我并不看好你的电脑屋,但是看了你的这些分析报告,我觉得它说不定是个很有前途的生意。既然你邀请我和你一起干,那我就得贡献自己的一份儿力量,这是态度问题,你不能拒绝我。”戴上眼镜的金月就像小时候在班里当班长的感觉,办事一本正经,说话头头是道。如果说人格分裂的话,她恐怕比洪涛分裂的还彻底,从小就已经是双重人格了。
有了这次长谈,也让两个人之间多了很多新话题,单独坐在一起时也就不容易进入那种无话可讲的尴尬境地了,相处起和图书来更融洽。第二天一大早,精神抖擞的洪涛就开车拉着金月去了中关村,开始把想法一步步变成现实。
广告是一家叫做瀛海威信息通讯公司做的,洪涛头一次接触互联网是在大学里,但真正意义上的使用就是通过这家公司接入的。它有个叫瀛海威时空的网络社区,一个月交二百一十块钱就可以无限浏览,这还是对教师用户优惠了百分之三十,否则就是三百大洋整。
可别小看这三百块钱,这时京城普通人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一千块左右,洪涛的父亲都是教授了,也只能拿到二千块,花工资的三分之一去上网还是件很不靠谱的事情。除了少部分人之外,上网对大多数人来讲都没啥用处,父亲把家里连上网主要还是满足洪涛的需求,一切能开阔眼界的东西他老人家都鼓励。
这一晚,洪涛和金月聊了很久,基本都是有关电脑屋的事情,凡是金月有疑问的地方,都会得到详细解释。此时洪涛已经不再把金月当做一个受自己恩惠的发小了,而是作为一个真真正正的合伙人看待,即便她的几万块钱并占不了多少股份,洪涛还是愿意尊重她的意见,主要是她在这件事儿上和_图_书的态度比自己更认真。
“没错!电脑就像是汽车,拉货就得选大货车、拉客就得买客车、家里用就买小轿车。不同的需求决定了电脑部件的不同搭配,功能太强了是浪费,功能太弱了又达不到好的效果。”
“市面上卖的那些电脑,主要是商用机,是为公司、单位设计的,咱们用不上。要想适合游戏运行,就得从电脑硬件开始选择,再对操作系统进行必要的优化。”
“我只是从战术上重视,你这才是战略态度……”说实话,洪涛压根也没打算把电脑屋当什么事业来干,也没想过该做多大的问题。
“我平时不戴眼镜,只有在看文件和绘图的时候才戴……是不是很难看……”金月发现洪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由自主的伸手把眼镜摘了下来,然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屋里的温度似乎有点高,两个人的脸都有点红。
“你不是说钱都花光了嘛,我算了算,光是这些设备投资你就得投入十多万块钱。既然你让我和你一起干,就不能光你一个人出钱,我还有三万多块钱的存款。明天先送我回家吧,我把存着拿出来,顺便看看我爸。”金月此时倒是显得比洪涛m•hetushu•com放松多了,看到洪涛不太自然的德性,小酒窝和小虎牙又露了出来。
“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洪涛对这则广告并不陌生,它就戳在黄庄路口,只要想从南边进入中关村大街,必须先看见它。
“向北1500米……这个广告挺有意思。”金月并没来过中关村,但听过这里的名号,总觉得这个代表高科技的名字有多神秘,连路边的广告牌都好奇。
一说起钓鱼、音响、卫星、电脑、汽车这些洪涛比较了解的东西,他瞬间就一丁点尴尬都没了,滔滔不绝,生怕别人听不懂自己描述,宁可多解释几句也不草草带过,有时候甚至有点啰嗦。这个毛病百分百是遗传,源自于他当老师的父亲。当老师的一般都有这个习惯,总怕学生听不懂,能说多细就说多细,说完了还得补充。
“另外还有一个更新换代的问题,现在电脑硬件和软件发展得都非常快,说不定过个一两年咱们的电脑就需要更换了呢。这就得在硬件选择上动动脑子了,既不能太贵也不能性能太落后。要从几百种组合里找出一种性价比最高的搭配,再把兼容性考虑进去,才是最适合咱们的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