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3章 半夜偷窥

“不成,必须得加上铁丝网,这个破楼简直就是天然的梯子。”今天自己还是喝了不少酒,稍微有点晕,如果换成不喝酒的自己,从上房到进院子,总共也用不了三分钟。
金月并没和自己一直睡在北屋炕上,那不真成同居了。两个人总共就睡了两晚上,当家具拉回来之后,金月就去东屋住了。洪涛本来想说在一起挤着暖和,但脸皮显然还不够厚,这个合情合理的建议居然没敢提,只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
打扫完地下室,洪涛带着费爷几个人去鼓楼湾吃了一顿涮肉。别看和费爷这种混子已经没什么共同语言了,但聊起当年那些意气风发的时候,洪涛依旧挺兴奋,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回到小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啥屋?”费爷显然对电脑一无所知。
“怎么口气和我妈差不多……”等房门关上,洪涛才敢抬头。金月进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红晕,自己根本不敢多看,怕她觉察出来。和江竹意相比,金月的性格更温和,可是也更复杂,不容易一下子琢磨透。这让洪涛有点小小的担忧,因为有时候她那副平静的表情下指不定在如何波涛汹涌呢,而自己却全然不知。
这也就是大半夜的附近没人,否则肯定以为洪涛得了燕子李三的真传,可以飞檐走壁了!或者干脆打110报警,举报他才是那个真飞贼!
“我操!教授就是教授,游戏厅好,比台hetushu.com球厅可挣钱多了!到时候我就盯着他们上分,谁敢不给钱,我打断丫挺的腿!……啊……”这次费爷终于听懂了,电脑他是没摸过,但游戏机、台球这都是小混子最喜欢的娱乐项目,估计也没少给人家送钱。一听说自己有收钱的机会了,立刻又把混子那一套做派拿了出来,然后脚踝上立马又挨了一棍子。这次打得还是刚才那个地方,疼的这个胖子一声惨叫响彻了地下室,直接跪在了地上。
虽然并不饿,但回家之后能有人给你端碗热粥,还有好几种小咸菜,这种感觉确实很温馨,就算不饿也能喝下去,还喝的很美味。一边喝粥,洪涛一边和金月解释自己晚上为什么回来这么晚,顺便把费爷的事儿和她提提,免得明天当面介绍有些话不好说。
“我回来啦……你还没睡啊,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洪涛假装自己刚刚进院门,在进北屋客厅之前还冲东屋喊了一声。
“我去帮你找了三个员工,明天就来报道,晚上我和他们叙了叙旧。里面有个叫费林的,他和我认识很久了,以前一直跟着我混,后来我退出了,他带着一群人自己混,南岸就是他的地盘。这次我劝他也洗手不干了,来帮我一起弄电脑屋,另外两个是他的手下,也跟着他一起上岸。他们对这一片特别熟悉,有他们在可以帮你解决不少麻烦。”
金月可以干这个和*图*书工作,但洪涛觉得让她整天盯着收钱属于浪费人才,而且她也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而像费爷这样的人最合适,他们不光可以收钱,还能处理一些突发事件,有他们在这里坐镇,至少附近的小混子必须给面不来捣乱。有调皮捣蛋的客人他们也能应付,算是综合性人才吧。
能上房顶,洪涛还不太担心,但当他往下仔细看了看之后,就真的担心了。从南房的屋顶上可以顺着旁边楼房的二层水泥台继续往北走,这里就是东房的屋顶了。下到东房屋顶之后,顺着前面的廊子立柱可以很顺利的溜进院子,连梯子都不用准备。
“电脑!计算机!……就和游戏厅差不多,但比游戏厅更好玩、更高档!”洪涛连着重复了两遍,费爷眼里依旧茫然一片。干脆,也别说名字了,直接说性质吧。
洪涛转悠了半天,就是在检查自家院子还有没有防御漏洞。飞贼已经被自己解决了,但谁保证他不会有个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呢?现在自己家院子修的这么规整,万一也被当成大宅院这不就麻烦了嘛。
“你喝多了吧……饿不饿,我给你热点粥去。”不一会儿,金月穿着睡衣推开了房门,看到洪涛那双红眼珠子就知道他去喝酒了,还没少喝。她讨厌喝酒甚过抽烟,因为以前卫建国一喝多就有可能骂她、打她。不过这次她没多说,而是默默的走进了厨房。
“其实他们人m.hetushu.com不坏,就是有些坏习惯一时半会改不过来,你多忍几天,帮我一起盯着他们改。你放心,他们不会给你添麻烦,你说他们就得听,不听回来我挨个给他们上刑。”
结果还真被自己找到了一处,别看这里房子很高大,但有一根电缆从楼上垂了下来,正好处于自家房子和楼房的夹角处。一般人是上不去,但只要身手稍微不错、再有点臂力、熟悉攀爬的人,会比自己上得还利落。
“我如果现在冲进去她会不会就从我了?”洪涛在廊檐上倒着吊了好几分钟,直到自己的胳膊没劲儿了之后,才慢慢顺着廊柱溜了下来,一边往院门口走,一边在心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以前自己是没能力去帮他们,现在有了,干嘛不充分利用眼前的资源去帮帮他们呢?用老和尚的话讲,有时候做好事并不比做坏事难,何乐而不为!
另外洪涛也不觉得小混子就得混一辈子,他们和歌厅里的小姐一样,谁也不比谁天生坏多少,只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暂时走歪了。有些人自己不熟,但像费爷他们几个人自己很了解,能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能帮自己挡刀的人,再坏也不会坏到那里去。
既然想把买卖做大,那光有技术和资金还不够,没有能信得过的人手,开得越大死得越惨。电脑屋确实和游戏厅差不多,必须有人盯着,就算没有小混子来捣乱,也没人来偷偷摸摸,收钱总http://www.hetushu•com得有人收吧?这个人就必须可信,否则他一天拿点,自己成给他打工的了,有多少利润也不够这么丢的。
“她还没睡?”琢磨完了院子的安全问题,洪涛准备顺着廊柱溜下去回屋睡觉。可是刚把脑袋探下廊檐,就发现东屋里亮着灯。
当然了,如果附近有人、天色再亮一些的话,就会发现洪涛根本没功夫,他只是酒壮怂人胆再加上身手确实稍微敏捷了一点、力量大了一些,拽着从楼上顺下来的一根电缆爬上去的。
“叮咚……啪!”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洪涛切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自己正在干这个事儿,突然金月闯了进来,场景好像也并不完美,说不定会把自己直接吓得再也立不起来。即便女人不存在这个问题,但这种感觉也不会让人快乐,还是算了吧。悄悄溜到院门边上,小心的拧开门锁,然后把门拉开,这时院子里的一盏灯会点亮,同时还会撞响门铃。
这顿酒喝得正好,既不多也不少,于是洪涛又开始不安份。他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院门,也没敲门,而是围着自家的院子开始绕圈。绕过来绕过去走了好几遍,突然在南房最东面和旁边楼房交界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站了好几分钟之后开始往后退,然后猛然加速,借着助跑的惯性,踩着墙面腾腾腾几步就顺着墙面走上了四米多高的墙头,一翻身上了房顶!
“一起来!但和我对你的要求一样,你也hetushu.com别逼他们,让他们自己选。不过有一样,谁要敢阴奉阳违糊弄我,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洪涛对电脑屋的规划远不止二十台机器,梦里自己所在的网吧可是一大片机器,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既然梦里能有这么大的电脑屋,现实里就该有,这一点自打抓到飞贼之后就毫无疑问了。梦就是现实,只不过是还没发生的现实。
“电脑屋。”
“你说成就成,我没意见。以后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我去睡了,你也别熬夜。”金月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什么问题也没问,就坐在旁边看着洪涛把粥喝完,这才起身出了屋。
“我操……不要这样勾引我吧!”此时洪涛的姿势正好能从窗帘上面的气窗看到屋内,而这间房正好是金月的卧室。好奇心驱使着洪涛想看看金月在干什么,如果要是能看到出水芙蓉最佳。但等洪涛真的看清楚之后,差点一头从房顶上掉下来。
屋内的情景比刚出浴还诱人,金月居然正在影碟机里放爱情动作片,而她自己只穿了一件睡袍侧躺在床上,睡袍已经被撩开了很多,露出大半截白花花的身体,里面真空着什么也没穿。
“成,我晚上回去就去找他们说说!不过您是不是先和我说说到底打算弄什么买卖?”能带着自己的兄弟一起来投奔洪涛,费爷挺高兴,可说了这么半天,来做什么还不知道呢。就算拼着再挨一棍子的危险也得问问,否则回去怎么和兄弟交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