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4章 到货

吃过了午饭,一辆搬家公司的厢式货车停到了花坛边上,第一个下来的就是宋老板,下车之后还拿着一张纸仔细对了对门牌号码,觉得不太对劲儿,又要去找附近的人问问。
年轻人干活就是爽快,连工作服都不用,一人脱了一个光膀子,里里外外的这通擦啊。而且还都特别懂事儿,只要看见金月干什么,立马冲过去喊一声嫂子,然后把活儿接替下来。
跟着大哥混的第一条规矩就是得尊重嫂子,否则吹个耳边风啥的,大哥就得瞪眼。至于说金月是不是洪涛的对象,他们根本不问。都在一个院子里住了,还问这些废话有意义吗?而且大哥一般都会有好几个女人,这玩意问太清楚就是麻烦,嘴甜点见着就叫嫂子才最安全。
“我为啥要打他?”洪涛手里攥着一把木柄扫帚的头,抖动着木柄问唐晶和古欣,看来不回答也得给一棍子,至于是打脑袋还是脚,真不好说。
浑身肌肉的大个子叫唐晶,人和名字全完是两个感觉,他有个外号叫狗熊,是费爷手下的第一打手,打架不要命的那种。
“你知道这么清楚刚才还不拦着,成心看着老费犯规是吧和_图_书?老费,你说该怎么办?我听你的!”古欣回答得挺正确,但他准备躲闪的姿势让洪涛很不满。我打你一下你还敢躲?成,我让你看看躲的后果。
“哎呦呦……”回答他的又是一棍子,打得还是昨天晚上那只脚,还是同一个位置,力道更大了。这次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感觉骨头都快被打碎了。
“错是没错,不过我可用不起这么高档的房子,我在地下呢。走,从这边下去看看。金月,叫他们上来,准备干活儿了!”洪涛笑呵呵的否认了宋老板的猜测,现在没必要说那么明白,逢人只说三分话是没错滴。
“他们俩都犯规了,一个不该吓唬老头儿、一个不该用旧称呼!吃早饭的时候您说了,叫老费、费林都成,唯独不能再叫绰号。”古欣看到费林和唐晶的痛苦状,觉得自己脚脖子都疼。看到洪涛的棍子又指向了自己,赶紧把答案说了出来。而且他已经准备好了,不管答案对不对,自己绝不去捂脑袋,只要洪涛的棍子一动,赶紧跳起来躲过脚下才是正确选择。
“于爷爷,我要开个买卖,他们来帮我一起干活。和图书您别担心,以后他们也都学好啦,踏踏实实做买卖赚钱,不去街上瞎跑了。”老头已经八十多了,眼睛不花,就是耳朵有点聋。洪涛干脆也别凑到跟前说去了,直接喊吧,反正街坊邻居们心里都等着听呢,省了让老头再回去传达了。
“老宋,别瞎踅摸啦,就是这儿!往上看,屋顶上!”车还没停稳洪涛就注意上它了,此时他正和金月躺在门脸房里睡午觉呢。房间的玻璃都是贴过膜的,可以防晒,还能隔离一部分外面的视线。本来洪涛想拉着金月一起去后海里游泳,费林他们三个已经游上了。但金月就是不想去,实在没辙了就说今天不方便,算是勉强躲了过去。
费林也不傻,他也知道于老头是来干嘛的。这一早上街坊邻居们就和走马灯似的在附近转悠,无非就是不放心自己呗。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他也要亮亮相,告诉告诉附近的人,哥们我从良了,但别指望来踩我,谁要是有这个念儿想趁早歇了吧。
他们几个人干的热闹,附近的街坊却不太安生。都是这里的老住户,谁都知道谁的底细。光洪涛一个人大家还不担心,但是再加上和图书费林、唐晶和古欣这三个坏小子,感觉就很不好了。难道说洪涛又重招旧部,准备东山再起了?
“小涛啊,你们这是忙什么呐?”别看纳闷,一般人还真不敢过来随便问,万一有句话说不对付就得挨顿骂,呛呛起来挨揍也说不定。洪涛好说,多少还讲理,但费林三个人的名声就太坏了,从八十岁老太太到三岁小孩,他们逮着谁都得咬一口。最终还是洪涛后院的于爷爷出面了,他在这几个院子里辈份最高,为人也比较公道,洪涛老爸对他很尊敬,洪涛自然也不会和他耍混蛋。
“哦,做买卖好,做买卖好,那你们准备卖点啥啊?”于爷爷人是老了,但并不好糊弄,洪涛这番话并没消除他心中的疑虑。
“你干嘛啊,又欺负人!来来来,让我看看……别打破了!”随着一声惨叫,古欣捂着脑袋直接蹲在了地上。正在门口花坛里捡杂物的金月看不下去了,费林和唐晶挨揍她都无所谓,这两人长得就是挨揍的德性,但白白净净的古欣看着像个小姑娘似的,下这么重的手就不合适了。
这两个人洪涛并不陌生,当年他们也跟着自己混,只是年纪小、地http://www.hetushu•com位低,并不时常接触。既然都认识,那也就不废话了,把他们介绍给金月之后,大家一起去地下室接着收拾,把昨天晚上没清理到的地方再来一遍,再把楼梯间的玻璃什么的擦干净,就等着宋老板来送设备了。
文文静静的小白脸叫古欣,外号姑娘。他是费爷的狗头军师,打架连个好斗的中学生都对付不了,但脑子好使还一肚子坏水儿,爱好就是装嫩去泡中学女生,骗吃骗喝骗钱花。
“老爷子,我们跟着洪哥卖电脑!那是高科技,您不懂,还是回家歇着去吧。赶明您家孙子要是想买电脑,就让他来找我们,保证比商场里卖的好。有我们哥几个在这儿待着,您就放心睡吧,谁敢到这儿捣乱来,我费林直接给丫扔水里去,不喝饱了不许上岸!”
“打,打断丫挺的腿!”费林的疼劲儿刚过去,报仇是不想了,但也不能白吃亏,打不到洪涛能看着古欣一起受罪也成,多少也算是一种心理补偿。
第二天一大早,洪涛正和金月在家吃早点,院子里的电铃就响了,费爷带着一高一矮、一壮一瘦、一武一文两名大将前来报到。
“费爷犯规了,他不该再用以和_图_书前混社会的手段吓唬老头儿,哎呦……”唐晶来个了抢答,还没说完就发现棍子冲自己脑袋来了,赶紧一举胳膊打算档档,没想到疼的还是脚踝,和费林一个位置、一个味道。
“这个地下室也不错啊,就放二十台机器有点浪费了吧?”跟着洪涛走下楼梯,看到二百多平米的地下室里只有两排木制电脑桌,宋老板还是咧嘴加摇头。
“啊……”洪涛也真听话,费林的打字刚一出口,他的棍子就冲这古欣脑袋去了。这次是真的打脑袋,古欣的小聪明不光没起作用,还雪上加霜了。棍子打到他头顶的时候,他不光没躲闪,还跳了起来,这下真坐实,洪涛觉得手上都有震动感了。
“洪老板,这是您的店铺?我都没敢认,以为找错了呢。”看到洪涛出来了,宋老板才放下手中的纸,冲着车上一挥手,两名工人开始打开车厢往下搬货物。
“哥,是不是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免得他们以后老惦记着咱们!”于老头和费林搅合不动,拄着拐棍走了。费林还觉得不甘心,平时这些人看到自己都躲着走,现在居然敢凑到跟前询问了,这让他觉得很受打击。别人不怕自己了,以后自己咋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