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7章 她疯了

“你少说便宜话,刚才是谁求我粗暴点的!现在发泄够了吧?我去给你找件衣服。回去睡吧,睡一觉起来明天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只要你想开了,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男人和女人的反应截然相反,只要战斗一结束,立马就有提上裤子翻脸的企图。浑身除了疲惫之外,没有太多回味。
我要报仇!她咬我、吸我的血!我要把她狠狠打败,让她哭、让她叫、让她哀啼、让她瘫软、让她脱力、让她求饶!这就是洪涛唯一还能想起来的东西。通道里瞬间就变成了复仇的战场,敌人的盔甲本来就不多,随手一扫也就没了。
“你是狗啊,张嘴就咬!”当灌输完自己的思维精华之后,激烈的战事暂时平息了下来,双方各自大口喘息着,抓紧时间舔伤口。真有伤口,洪涛后背上火辣辣的疼,她的手指甲突袭成功了,同时另一只胳膊上又被咬了一口。
不想说没事儿,她为什么事儿如此痛苦自己能猜到。她的性格太要强,干什么都想拔尖,前些年她被别人踩,现在有了翻身的机会,就想搏一搏。可问题是以她的出身、背景,就算这个身翻过来了,凭空提高了一个层次,照样还是被人踩的角色。区别就是以前只能被踩,现在被踩完了还能再去踩别人发泄。问题是干嘛非要踩来踩去呢,去找自己想过的生活不好吗?被踩难受,踩人就那么舒服吗?那不是变态嘛!
“进去…和*图*书…别怕,里面没有虫子也没有老鼠,千万别出声。”把地上散落的衣服抓起来,洪涛在通道中间拉开了一扇小门,推着张媛媛钻了进去。这是上下水和暖气的管线槽,挤一挤站两个人没问题。
“正经的?你见过两个光溜溜的人藏在管道间里聊正经事儿吗?这得多正经儿的事儿才得这么聊。”洪涛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主要是自己也没想清楚,总不能说等不到江竹意了,金月也不错吧,这样也太牲口了。
“你嫌我脏?……”无辜的泪眼、极度失望的表情、经典的台词。
享受着她的服务,洪涛感觉很舒服,江竹意后来和自己在一起时也很放得开、很主动,但有些东西不是豁的出去就能做好的。什么时候轻、什么时候重、什么时候深、什么时候浅、什么时候需要停一停,张媛媛都像是能切身感受到自己的感受一样,掌握得分毫不差。既让自己享受快感,还不能让快感来的过于猛烈。
“下次你再敢冒充我妈,我真用改锥扎你,别以为我不敢!”被人听走了心里话,让洪涛非常别扭,这玩意还没法否认。
“……”张媛媛还是没法回答,但她这次是点头了。
这次交锋是静悄悄的,通道里除了粗重的喘息和时不时的呻吟之外基本听不到任何声音,两个人不光动作幅度小,频率也很慢,好像每一次都要完整体会丝毫细节,如果不完整就再http://m•hetushu•com来一次,直到满意为止。
“你已经扎过我了,还不止一次,嘻嘻嘻……好了,不闹了,说正经的,你真的要娶她,不等你的女警察了?”这时的张媛媛应该才是本来面目,笑起来居然带着几分孙丽丽的傻样,听到八卦题材就不撒嘴的毛病也挺像,怪不得她们能配合得那么完美,一类人啊。
“我劝你还是别在这一行里混下去了,钱挣多少算多啊。你也不用证明什么给别人看,我觉得你已经很优秀了,再高的阶层你上不去,上去了反而更苦恼。如果你要是闲不住,还想干点什么,就用上面的房子干个酒吧玩玩吧,不求能发多大财,只要合心意就成了,你说呢?”
“洪涛!……你不许吓唬我啊……”很快,金月的声音出现在了通道里,显然她找遍了地下室也没发现洪涛,看到通道门开着,就钻进来找了。不过她的胆子要小很多,不敢过于深入通道,只在门口喊了两声,就缩了回去。
看来张媛媛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小脑袋转得飞快,各种细节都想到了。不过她的手可一直没松开,就这么抓着洪涛下面,像是要防止洪涛逃跑,更像一种威慑,不交代就让你尝尝长指甲的厉害!
为了干活方便,洪涛一直都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沙滩裤,那只热乎乎的小手很容就找到了目标,巨大的刺激差点让洪涛叫出来。不过他还有理智在,赶紧伸http://m.hetushu•com手抓住了她的胳膊,阻止进一步动作。
“刚才那次算我发泄,这一次对我好点成不?我也是女人,也需要爱护……”张媛媛非但没起身,反倒向下滑去,身体的起伏真像一条蛇,几乎不用胳膊动作,就能行动。
“洪涛……洪涛!吃早饭啦……人呢?”就这么躺了一会儿,地下室里突然传来金月的叫声。
“嘻嘻嘻,你这张嘴如果老能这么甜,会骗到很多女孩子的。刚才我听你说要娶她,没听错吧?”张媛媛估计也折腾够了,或者说药劲儿和酒劲儿都过去了,没有再战的意思。
“你是牲口!牲口才喜欢这个姿势!我的膝盖估计都磨破了,你让我明天怎么出去……你就不能温柔点吗?”此时的张媛媛真算得上千娇百媚了,头发胡乱披散在脸上,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势伏在洪涛身上。尽管通道里很黑,但她脸上的红晕依旧能感觉出来,每说一句话都会有表情和身体的动作相辅相成,媚到骨子里了。
“嘘,别慌,先把衣服找到,然后跟我来……”地上的两个人立马就醒了,洪涛在这方面反应比较快,一把拉住想跑的张媛媛。这时候跑是最坏的选择,先不说会让金月听见脚步声,还会让她看到地上的衣服,然后自己就别想解释清楚了,傻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今天很反常,和我说说吧,到底碰上什么大麻烦了,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洪涛也不想白和-图-书享受,她肯定是有过不去的坎了,否则不会受到这么大刺激。如果自己猜的没错,她不光喝了,很可能还抽了,否则不会烧的睡不着觉跑到地下室里来瞎溜达。
“不是,现在你是喝多了,醒了以会要后悔的……”这个女人真是一颦一笑都是戏,总能恰到好处的戳到男人最软的地方。听到她这么说,洪涛只能松手,不松就是嫌弃啊,这个帽子扣得太大了。不过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点理智没被她手上的动作赶走,还得劝一劝。
“别动,就在这里聊,聊不清楚不许走!你敢走我就喊了啊……傻样儿,你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时不时就犯傻。她把你那边的门关上了,丽丽早上也是要吃早饭的人,我们这样出去她看不见?等到了8点,她会去湖边跑步,然后我们再出去,现在先和我谈谈你的事儿。你还别说,你的魅力真挺高,丽丽这个懒蛋看到你和金月去跑步,居然偷偷吃醋了,也要跑给你看,然后让你邀请她一起跑。可惜去了好几次都没碰见你,气得她回家就拿抱枕出气,都踢坏好几个了。”
“……”张媛媛没法回答,她的嘴被占着呢,只是摇了摇头。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再喝多过了,今天更不会。不管你想不想,我想了,就在这里,马上!”听了洪涛的话,张媛媛抬起头呲牙一乐,嘴唇上好像还粘着一些深色的液体。很快洪涛就尝到这些液体的味道了,有点咸、有点腥,是自己的和图书血。张媛媛把嘴唇堵在了自己嘴上,用牙齿轻轻一咬、舌头慢慢一舔,自己的最后一点理智就被吸走了。
“啥也不用吃,你就是最好的催情药,当年审问地下党的时候你是不在,否则没几个能抗住的。”现在洪涛已经没有太多欲望了,这完全是早上的生理反应。
“你不光坏,还傻!你以为不去踩别人别人就不踩你了?我和你不一样,我只能往前冲,停下来就是失败。嘘……现在不说这些,对我温柔些,我喜欢你抱着我的感觉……”看到洪涛呲牙咧嘴的德性,张媛媛终于把嘴腾了出来,慢慢游上了洪涛的身体,像一团温热的水,包裹住洪涛的身体。
和激烈的战斗相比,这种悄无声息的碰撞拖得时间更长,消耗的体力也更多。最终失败的变成了洪涛,他几乎被榨干了最后一丝力气,躺在硬邦邦的地上久久不愿意动。张媛媛也差不多,不过她要稍微舒服点,因为她身下还有洪涛垫着。
“你吃什么东西了……还这么硬?”洪涛和张媛媛面对面挤在小空间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好不容听到关门声,张媛媛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把手伸了下去,她被顶了半天了。
“嘶……”这一点头差点让洪涛直接缴枪,太深了。
不过她显然没意识到错误,还敢反抗,还很激烈,那就必须残酷镇压了,翻过来掉过去的反复镇压!围绕着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还得两只手一起抓,抓住就不撒手,还得硬,不能软!